除了講鬼,還趨過魔!司馬中原重出江湖,親述85年「鬼怪奇遇」

2018-08-24 15:58

? 人氣

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

訪問司馬中原前就曾聽說,這位老先生自己就是個怪談,所以當他講自己生平時,他妄言,我們便姑且聽之。但司馬中原不愧是台灣最精彩的說書人之一,我們不知怎的就入了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司馬中原是台灣最知名的鬼故事作家之一(中央社記者蘇聖斌攝 2002年7月12日,文化+提供)
司馬中原是台灣最知名的鬼故事作家之一(中央社記者蘇聖斌攝 2002年7月12日,文化+提供)

據說,人死後前往陰間路上,過奈何橋之前,必須喝下一碗孟婆湯,好忘掉前世記憶才能投胎轉世,要是騙過孟婆沒喝湯,下輩子便能帶著前世的記憶出生。傳說北宋詩人蘇東坡、黃庭堅都是這麼降世的。司馬老先生好聽鬼唱詩,也好談精怪,他說,他自個兒也沒喝那碗湯,即便現在老了、中風了,有些事也忘了、混淆了,但上輩子那些事,他卻記得一清二楚。

「我生下來就會說話,上輩子是青樓妓女,為財誘死男人,三天就認得字,五歲讀《濟公傳》,六歲讀《西廂記》,七歲讀《紅樓夢》,生下來第一句話『我的手怎麼這麼小』,家人說我是妖怪,要把我殺掉。」

人生記憶 亦假亦真

老爺爺住在辛亥隧道附近山坡上,正值7月,還好是國曆不是農曆,也還好日頭當中,艷陽很曬,鬼氣不濃。司馬中原駝著背,和兒子一起站在老宅門口迎客,房裡頭亂,沒見到夫人,聽說她臥病在宅裡一個房間房床上。

「我喝過人血,也吃過人肉。」司馬老爺爺一坐下來,就想嚇我們,又幽幽地談起自己的故事,鬼故事。他生了對招風大耳,房裡沒冷氣,電風扇的風卻吹得他耳垂輕晃,即使他笑著,語氣聽起來還是陰惻惻的。什麼人肉、人血?「那時候在打仗!」他二兒子坐在一邊,輕輕搖了頭,向我們示意有些故事非真,但也非假。

(圖/文化+提供)
(圖/文化+提供)

司馬今年80有5了,本名吳延玫,生於南京,1949年隨國民黨政府遷移來台。他從30多年前就是現在這副模樣,天庭飽滿、鼻子英挺,有著渾圓的大眼,唯獨髮際線高至頭頂,銀白的頭髮隨著頭顱兩側稀疏爬出,無論春暖秋涼、夏炎冬寒,始終唐裝不離身。幾年前他中風,大病一場,喪失近8成的記憶,這些日子才慢慢恢復。

「我家裡開酒坊,生長環境非常好,父親還是孫中山的幹部,他的學生是周恩來、毛澤東,現在淮陰還有我父親的官墳。」新聞寫作講求確實,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都只是「傳說」,非得要從本人口中說出的才是「事實」,但眼前這位慈眉目善的爺爺讓我栽了跟頭,從他口中蹦出來的彷彿真有其事,卻更像是「謠言」。

寫鬼是為了養家

馬中原的二兒子吳融賁為了留給父親面子,悄悄的把我拉到一旁,「父親中風後記憶力減退,有時把外公的事蹟說成是自己的。」司馬中原和夫人同姓吳,據吳融賁所言,外公曾是蔣介石的機要秘書,司馬中原真正的爸爸曾是鎮長,為人豁達開明,善於幫地方排解糾紛,在司馬中原9歲時便過世。司馬中原在戰亂中與母親走散,15歲參加國民黨軍隊來台,落腳於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