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們禁不起轉型的痛苦而瓦解:《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選摘(2)

2019-07-14 05:10

? 人氣

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何以中、東歐國家走向民主化改革浪潮時,步調不一,但總算開花結果?何以蘇聯這個紅色帝國擁有那麼豐富資源,又能在戰後東西方冷戰之際,發號施令,但竟然經不起轉型的痛苦栽跟頭,而告瓦解?《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這本書,基本上對上列問題已找出客觀的解答。在此,謹就這個紅色帝國縱橫半個世紀之後宣告落幕,其前因後果可歸納如下:

首先,就外在國際環境來看,自1950年代中期以來,以計劃經濟為導向的蘇聯、東歐國家才開始體認到,其經濟成長已遠不如以自由市場經濟為導向的西方集團。僅僅在數年內,東西方兩大經濟體系—歐洲共同體和經互會孰優孰劣,勝負立判。代表社會主義一方的蘇聯不但無能為力加以改善,還企圖從中、東歐小國謀取利益。當中、東歐國家看出蘇聯老大哥不懷好意,乃痛下必須自求多福的決心。從1950年代起爆發一波又一波的改革浪潮,莫斯科也束手無策,最終阻擾皆以失敗收場。

其次,在共產黨政權統治下的國家內,人民普遍有不同程度的「三信」危機心態。以當年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歷史發展為例,即可看出共產黨的真面目,佔有比例頗高的共產黨員幾乎都患有「信任危機」、「信仰危機」和「信心危機」等三種疑難雜症。不是對共產主義的崇拜一知半解;就是對共產黨的信仰,過於天真,乃求自保為先;至於「信心危機」,黨員明知集權的社會主義不具有改造性,反而麻木未醒,任由共產黨擺布。簡而言之,「蘇東波」(蘇聯、東歐改革波潮)之所以那麼戲劇性收場,除了中產階級的興起外,完全歸功於國際資訊快速流通,無論質與量都足以改變人類習以為常的舊思維,共產政權統治者即使刻意在社會橫加重重障礙,也難逃一劫,而遭穿透。

總體觀察東歐的變革,雖然各國的歷史背景、社會條件和改革模式各有所本,不盡相同,但仍可發現某些通則命題:

第一、集權的社會主義體制不可改造性:

如前所述,實踐是檢驗體制可行性不可或缺的準則,從東歐各國的實證經驗即可找到明確證據,證明「社會主義體制的不可改造性」。從1950年代南斯拉夫試行甚引世人側目的「市場社會主義」,1960年代匈牙利推行務實的「新經濟機制」改革模式,也一度受到西方國家矚目;乃至1980年代中期,以「新思維」改變戰後東西方冷戰關係的蘇聯新一代領導人戈巴契夫,試圖「改造」社會主義,來挽救蘇聯經濟停滯沉疴,以及東歐各國也曾先後進行不同程度的改革,但均告失敗;戈巴契夫甚至被他們掀起的劃時代改革浪潮所推倒,凡此事實不就說明社會主義體制的不可改造性,唯有全盤搬進西方的政經制度,始能帶動東歐的生機。

前蘇聯、俄羅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cv)(AP)
前蘇聯、俄羅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cv)(AP)

第二、集權獨裁程度愈極端,其民主化進程也相對地緩慢:

觀察東歐前社會主義國家演變而來的14個新興民主國家當中,予人有深刻的印象,共產黨「一黨專政」愈徹底,愈獨裁,其轉型過程也愈顯得遲緩,較不穩定。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和南斯拉夫等國,在共產黨統治時期,採史達林主義的恐怖模式,致使其民主化進程遠比其他中、東歐國家緩慢,即是明證。

第三、愈富有改革思想或自由化運動經驗的國家,民主化進程較具穩定性;反之,民主化步伐則欠穩定性:

匈牙利、波蘭和捷克在1950年代到1980年代都曾先後出現自由化運動或要求改革呼聲,如1956年匈牙利抗暴事件,1956、1970、1976、1980年波蘭多次發生工潮,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等,使改革和自由民主思想深植人心,提供爾後民主化不可或缺的民意基礎。因此,匈牙利、波蘭、捷克三國的民主化發展,要比其他東歐國家來得穩定。反觀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等國,則欠缺改革思想,民意屢遭踐踏,導致其邁向民主化路途較為坎坷。

第四、信奉伊斯蘭教和東正教為主的國家,比信奉天主教、基督教為主的國家,民主化腳步顯得相對緩慢:

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南斯拉夫以信奉東正教居多數,阿爾巴尼亞和波士尼亞則以信仰伊斯蘭教居多數,其民主化進展卻遠不及信天主教居多數的波蘭、捷克和匈牙利。這裡正說明,宗教與地緣政治也有某種程度的微妙關係。

20190703-羅馬尼亞,什泰伊,東正教教堂(magyi@pixabay)
羅馬尼亞,什泰伊,東正教教堂(magyi@pixabay)

第五、地理位置愈靠近西歐,和西方文化接觸愈頻繁的中、東歐國家,民主改革績效也就愈彰顯;反之,民主改革成效較為遜色:

波蘭、捷克、匈牙利、斯洛維尼亞等國與西歐毗鄰,宗教信仰也和西歐相似,受西方文化的影響也較深,在這種地緣因素的激盪下,使得波、捷、匈等國的民主改革穩健發展。相反地,俄羅斯、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等國位處西歐邊陲,自然與西歐較為疏遠,所受影響不深,多少削弱其推動民主改革的助力。

第六、東歐國家民族主義浪潮的強弱,與民主化程度成反比:

觀察後共產主義時期東歐民族問題的發展可以發現,境內民族主義越高漲的國家,其民主化進程就越緩慢;反之,民族主義越是平和的國家,其民主化進程也就相對的順利。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與波赫等巴爾幹國家境內極端民族主義高漲,造成種族對立,內戰不斷,因而其民主化進程停滯不前,而斯洛伐克也因內部民族問題,其民主化程度遠不如鄰近的捷克;反觀波蘭、捷克與匈牙利境內民族問題較單純,野心政客較不容易挾民族主義推波助瀾,故其民主化進展得以不受民族主義阻礙,平和發展。不過時勢所趨,在東歐國家逐步邁向「歐洲化」進程中,極端民族主義將會在歐洲統合的制約下逐漸消退。

第七、政治民主化有利經濟發展再次得到驗證:

從中、東歐二十多年的經濟改革進程檢驗比較,證明政治民主化有助經濟持續發展,波蘭、捷克、匈牙利和斯洛維尼亞最為顯著;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阿爾巴尼亞等國的經濟發展之所以遠不如波、捷、匈、斯洛維尼亞等國的表現,乃係歸因於:其一,1990年代初期仍由共產黨原班人馬掌權,充其量僅算是共產黨改革派,猶存相當程度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致使改革腳步遲緩;其二,邁向市場經濟的經濟改革搖擺不定,導致績效不彰;其三,長時期在共產黨高壓下,欠缺改革思想,熱衷權力鬥爭。不過,這些國家歷經摸索和經驗教訓,在政治民主化逐漸穩定後,也勢必帶動經濟發展。

20190703-《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書封。(三民書局提供)
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書封。(三民書局提供)

 *作者慕尼黑大學哲學博士,歷任世新專校副教授,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研究員、第一所所長,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兼任教授等職。本文原自作者新著《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三民書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