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攻新型態、歐洲遍地烽火》華郵:伊斯蘭國全面滲透 西方維安防不勝防 

2016-07-29 12:16

? 人氣

法國教堂攻擊案兩名攻擊者在犯案前拍攝的影片。(翻攝Youtube)

法國教堂攻擊案兩名攻擊者在犯案前拍攝的影片。(翻攝Youtube)

歐洲在近兩周內陸續發生多起無差別攻擊事件,各事件與伊斯蘭國組織之間多有掛鉤。《華盛頓郵報》針對歐洲近日的連環流血事件訪問各國學者,分析伊斯蘭國對歐洲恐襲方法的轉變:過去以組織進擊的典型手法不再被奉為圭臬,如今他們透過犯下零星的無差別攻擊案,使得歐洲人心惶惶,也令當地情資單位防不勝防。

法國南部大城尼斯(Nice)14日驚傳恐怖攻擊,一部卡車衝進上街慶祝國慶日的人群,造成慘重傷亡(美聯社)
法國南部大城尼斯(Nice)14日驚傳恐怖攻擊,一部卡車衝進上街慶祝國慶日的人群,造成慘重傷亡(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柏林中心主任費歐拉(Anthony Faiola)與倫敦中心主任韋特(Griff Witte)在一篇專文中表示,從兩周來德法兩國境內一連串的隨機流血事件看來,伊斯蘭國利用分散於各地的支持者伺機發動攻擊,將歐洲早已緊繃的警力拉回地面戰,也把情報單位耍得團團轉,回顧歐洲近日的攻擊案,「沒有規則可循」。

新型態恐攻:無規則可循

費歐拉與韋特表示,犯案者包括雖然未與伊斯蘭國組織有直接接觸,但因為受到伊斯蘭國極端主義思想的「感召」而單獨犯案的「孤狼」、也有人與組織間保持一定的聯繫,受到直接或間接的指使而犯案。而令情報單位更混亂的是,除了上述兩者以外,其它還有如22日慕尼黑槍擊事件的少年兇手,至今找不出任何政治動機。

法國尼斯卡車恐怖攻擊,民眾送上鮮花、玩偶悼念(美聯社)
法國尼斯卡車恐怖攻擊,民眾送上鮮花、玩偶悼念(美聯社)

不僅如此,即便在伊斯蘭國所宣稱犯下的四起案件中,犯案者背景都是天差地遠。同時,作案兇器也都不盡相同,包括卡車、斧頭、刺刀、炸彈。 每起事件的受害者也找不出關聯:從神父、觀賞法國國慶煙火的人群、火車上的通勤者、到露天音樂會的參與民眾。至於作案地點,小至南德安斯巴赫(Ansbach)、大至法國觀光大城尼斯(Nice)都接連出事。

遍地烽火 維安警力難以配置

這種隨機、無差別的攻擊手法,使得各國維安愈來愈困難,因為潛在的攻擊目標有無限可能性,手法、凶器、犯案者背景也同樣無從戒備起。他們引用英國軍事智庫「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RUSI)的國際安全研究主任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說法,對恐攻大量擴散的高度擔憂,將使警力分配不易,敵人來自暗處的攻擊,也將削弱警方的精神力:「如果今天攻擊事件是發生在一個鳥不生蛋的鄉間,全國警力到底要怎麼分配?維安警力已經保持在高張狀態有一段時間了,這種狀態將沒有辦法維持太久,人們會感到疲憊。」

德國慕尼黑發生槍擊案,包括凶嫌在內共10人死亡。(美聯社)
德國慕尼黑發生槍擊案,包括凶嫌在內共10人死亡。(美聯社)

提供監控「聖戰」服務的美國智庫SITE負責人凱茨(Rita Katz)分析,若說伊斯蘭國有什麼規則可循,那就是他們一直努力不懈地鼓吹居住在西方的支持者們進行暴力攻擊。凱茨的團隊就偵測到,自5月伊斯蘭國的發言人阿德納尼(Abu Mohammed al-Adnani)釋出錄音檔,號召支持者在不與組織有聯繫的情況下,自主地發動「聖戰」之後,「聖戰」的發生率的確有上升的趨勢。

犯案者不見得與伊斯蘭國直接相關

凱茨表示,「與伊斯蘭國有所掛鉤的『孤狼犯案』發生數量,在西方社會中劇烈地成長,尤其是在一樁新案件發生後,其它案件會更頻繁地接踵而至。」而極端組織也愈亦投機,持續虎視眈眈地找尋新的犯案機會,例如在8月5日里約奧運開幕前兩個月,使用葡萄牙語的社群媒體與通訊工具大量湧出,而巴西政府也在近日以「預謀攻擊賽事」的罪名,逮捕了12名據信與伊斯蘭國有關的嫌犯。

86歲神父哈默爾在法國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教堂挾持案中慘遭殺害,當地民眾在教堂外放置花束與蠟燭悼念。(美聯社)
86歲神父哈默爾在法國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教堂挾持案中慘遭殺害,當地民眾在教堂外放置花束與蠟燭悼念。(美聯社)

美國官方反恐單位中一名不具名人士也向《華盛頓郵報》記者表示,近期發生的恐攻事件中,有些出自於伊斯蘭國支持者之手、有些卻不是,「我們開始把伊斯蘭國的威脅視為一個光譜。光譜的一端是受到伊斯蘭國宣傳感召的個人、另一端則是確實有在伊斯蘭國組織中的人員,受到組織的直接指使。」

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教堂內目前仍由警方高度戒備。(美聯社)
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教堂內目前仍由警方高度戒備。(美聯社)

恐攻的新型態使得恐慌蔓延全歐,人心惶惶之下,原本即已保持最高戒備的國家中,維安部門肩上所負的重擔又更形沉重,例如才剛在一週之內發生四起無差別流血事件的德國,其中的符茲堡(Würzburg)刀斧攻擊與安斯巴赫(Ansbach)音樂會爆炸事件,犯案者疑似皆有難民背景、也與伊斯蘭國有一定程度的關聯,引發人們將注意力集中在總理梅克爾(Merkel)的難民政策之上。德國最近也因為連日而來密集的恐攻威脅,而出現了要求調動軍隊的討論聲音。

(德國南部巴登符騰堡邦政府決議,增派30名警力進行反恐。)

德國當局:目前上看不出與伊斯蘭國的聯繫

德國官方相信,就目前的調查進度而言,攻擊案件與伊斯蘭國之間並沒有關係,官方尚需進一步地對兇嫌各自的偏激程度進行調查。 德國聯邦警察聯盟主席溫特(Rainer Wendt)信誓旦旦地宣稱,德國警方正到達突破點上,「我們的能力無庸置疑,」但他也點出新形態恐攻難以對付的特點,在於他們不像過去的恐攻一般有著精密的組織,不過隨後又再次強調,「如果伊斯蘭國真的在德國有巢穴,我們會有能力偵測到他們。」

(溫特:「德國擁有世界最嚴格的武器管制;我們的問題是武器的非法交易。」)

溫特也補充,德國警方的反恐監測行動,在許久之前就已經「抵達極致」了,「我所掌握到的是,德國這裡大概有40萬到50萬的難民還沒有註冊、或是使用錯誤的身分。」例如符茲堡刀斧攻擊的阿富汗兇嫌,即使文件上記載他的年齡是17歲,他的外貌年齡看起來卻老得多。 除了德國之外,法國警力也受到極大挑戰:法國官方在幾年前,為了節約政府支出、以及簡化法律執行的繁複過程等緣故而縮減警力,在匱乏的情況下,主要警力都只能集中在巴黎的反恐中心。

恐攻或仇恨犯罪?

除此之外,巴黎政府部門與司法單位之間的協調整合也是一大問題。 評論最後,引用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針對近日歐洲多起無差別攻擊事件的分析做出總結,認為這些攻擊是否出自伊斯蘭國或其他極端組織指使,至今仍然無法被證實;但即便不是,也不排除這些攻擊是出自於模仿殺人效應,「這些人(模仿殺人者)就是一些左顧右盼、期待著做些什麼,一看到時機到來就遂行其意的人。他們理解到,『事實上我根本不需要加入極端組織,我可以就做些什麼,然後把它推給其他更大的理由』。』

法國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的教堂發生持刀歹徒殺害神父的慘劇,伊斯蘭國已經承認涉案。(美聯社)
法國聖艾蒂安迪魯夫賴(Saint-Etienne-du-Rouvray)的教堂發生持刀歹徒殺害神父的慘劇,伊斯蘭國已經承認涉案。(美聯社)

潘睿凡認為,這樣子的犯案動機「開始對維安部門造成巨大的問題,」因為「有可能每個人嘴上都拿極端思想做藉口,但事實上卻不真的以此為動機。你沒辦法阻止所有神經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