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奈川大規模殺人案》日本學者:建立情報網、活用制度 才能避免悲劇重演

2016-07-29 08:21

? 人氣

民眾在「津久井山百合園」外獻花致哀。(美聯社)

民眾在「津久井山百合園」外獻花致哀。(美聯社)

日本神奈川縣專門照顧智能障礙者的公立設施「津久井山百合園」,26日凌晨發生大規模兇殺案,目前警方仍在持續調查詳細案情,日相安倍晉三也於28日下令全面徹查、盡速制訂防範對策。日本大學危機管理學系教授福田充也接受《BuzzFeed Japan》專訪,分析兇殺案的背景、嫌犯心理,並對防範對策提出建議。

恐怖主義及仇恨犯罪的融合

福田教授指出,這起大規模兇殺案的背景主要分為兩個面向,其一為兇嫌在政治面上帶有恐怖主義色彩,想向社會宣告自己犯行的正當性。NHK稱,據嫌犯2月入住的病院透露,植松聖曾說自己是共濟會(最早在18世紀的西歐興起,是一種類似宗教的兄弟會,會員包括許多著名人士及政客)的信徒,還說自己曾受到希特勒思想洗禮,言行十分可疑。 

其二則是以障礙者為下手目標的「仇恨犯罪」(日稱「憎悪犯罪」)。《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記者保坂展人表示,很多媒體都把重點放在植松聖遞交給眾議院議長的陳情書上,但卻沒有明確點出他的極端主張到底錯在哪,很有可能引起連鎖反應。保坂記者還舉過去日媒大肆報導青少年自殺事件,引起大量年輕學子模仿為例,透露對同類犯罪擴散的擔憂。

扭曲的自我主義 使兇嫌走向極端

福田教授指出,這起案件和2008年發生的「秋葉原殺人事件」不同,當時的兇嫌加藤智大聲稱自己「在網路上和現實生活中都很孤獨」,想做出一番大事業、被大眾所知,即使毀掉自己的人生也無所謂;但這次的兇嫌植松聖不但精神上有問題、吸毒、人際關係複雜,甚至還堅信自己的犯行是在「行使正義」,向眾議院議長要錢,準備出獄後繼續生活。

這種扭曲的自我認同感、表現欲進而轉化成仇恨犯罪、恐怖主義情緒,不能單單只和工作環境、生長家庭做連結,植松聖本人也要負起很大的責任。福田教授說,在政治面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這類人,通常是因為受到挫折、人際關係不順等自身因素導致的,像日本民間邪教奧姆真理教、伊斯蘭國(IS)都有類似特質。 

相對於部分專家擔心這起事件將引起連鎖反應,福田教授認為,在國際上大眾對障礙者已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加上過去希特勒主義的慘痛教訓及民族主義普及,應該不至於衍生出更多同類案件。

學者:活用制度才是重點

福田教授指出,植松聖在犯案前曾向眾議院議長遞交陳情書,宣告殺人犯行,當地政府而後也將其強制入院,到這裡防範工作都做得很好,但問題就出在後面,院方在觀察幾日後,評估兇嫌已無傷人危險,決議讓他出院,也沒有持續追蹤後續,行事上過於草率,更何況嫌犯都已在信中講出犯案對象、地點等,相關人員應更加謹慎才對。

值得注意的是,在案發之前園方曾加裝16隻監視器,卻仍未能阻止這起慘劇發生,福田教授說,日本雖有家暴、騷擾及跟蹤等相關法制,卻還是有不少受害者不幸逝世,像日前發生的少女偶像團體成員刺傷事件長崎騷擾殺人案都是很好的例子,點出重要的不是人力、裝置有多少,而是會不會活用。

但福田教授也強調,任何社會都存在風險,如果花費大筆預算,裝設一堆監視器,每家大門都上好幾道鎖,民眾不一定就過得幸福、安全,重要的是要保持資訊流通,必要時才能及時採取應對政策。比起加強所有障礙者設施、學校的警備系統,不如根據現有資料評估風險,在高危險群的設施加裝人體感應器、增加警備人力。 日相安倍晉三28日在閣僚會議上除對逝世者表示哀悼外,也下令要徹查案件,制定預防政策、全力確保障礙者的安全,並針對修改強制入院的相關制度進行討論。

➤加入〈風傳媒看世界〉,看見有生命力的國際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