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會陰與血崩之外……母親們的焦慮危機:產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2019-05-30 09:50

? 人氣

孩子燦爛笑容的背後,往往流淌著媽媽辛酸血淚(AP)

孩子燦爛笑容的背後,往往流淌著媽媽辛酸血淚(AP)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是一種因為經歷極度駭人、緊繃或痛苦的事件導致的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創傷的痛苦可能經由噩夢或記憶閃現而不斷折磨患者。PTSD在20世紀兩次大戰期間被稱作「砲彈休克症」(shell shock),許多一戰期間目睹戰壕慘況的軍人復員後出現PTSD症狀,引起人們注意。直到現在,PTSD仍多與戰爭和男性患者連結,而另一群患者承受的痛苦則較不被注意。

英國廣播公司(BBC)專文指出,全球有數百萬女性PTSD患者,她們的創傷不只來自戰場,更來自分娩。歐布萊恩(Patrick O'Brien)是倫敦大學學院醫院(University College Hospital)孕婦心理健康專家,也是英國皇家婦產科學院發言人(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他表示,曾遭遇創傷的女性會因為這經歷而感到害怕、無助或恐懼,並承受反覆出現、有關分娩的回憶和噩夢。生活中的事物可能觸發她們的創傷經驗,使這些女性感到焦慮或恐慌,因此她們會迴避這些事物,甚至避免談論生產。

孕婦,懷孕(Petar Milošević@Wikipedia / CC BY-SA 4.0)
孕婦,懷孕(Petar Milošević@Wikipedia / CC BY-SA 4.0)

產後PTSD病例難以統計 估計三分之一產婦為患者

儘管1920年代復員軍人的砲彈休克症便引起注意,但直到1990年代,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y Association)修改創傷性事件的描述後,產後PTSD才被正式承認。原本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定義PTSD患者是因為經歷「超出尋常人類經驗的事件」才出現後遺症,經修改後,由於「目擊或面臨自己或他人遭遇的嚴重人身威脅或傷害」,這個人便可能感到懼怕和無助。

這意味著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修正創傷性事件的定義以前,儘管孕婦在生產的過程中可能遭遇重大傷害、甚至死在產床上,人們普遍認為分娩只是再尋常不過的經驗,不會造成嚴重創傷。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調查,每一天都有803名女性死於懷孕和分娩的併發症。

許多女性因為經歷創傷性分娩而罹患PTSD。(Kala Bernier@Flickr / CC BY 2.0)
許多女性因為經歷創傷性分娩而罹患PTSD。(Kala Bernier@Flickr / CC BY 2.0)

產後PTSD的官方病例數據非常少,而且大部分人對病徵等資訊缺乏認識,因此很難釐清產後PTSD到底有多普遍。世界銀行(World Bank)統計,全球每年有1.3億新生兒,一些學者估計4%分娩會導致產後PTSD病例。2003年一份有關產後創傷壓力的研究指出,約三分之一孕婦罹患產後PTSD,她們的共通點是曾經歷「創傷性分娩」,在生產途中歷經併發症、醫生使用器具輔助分娩,或者瀕臨死亡。

創傷記憶進入杏仁體 患者永遠感覺身處危險

然而,並不是所有非順產的女性都會罹患產後PTSD。根據倫敦瑪麗王后大學(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芙特(Elizabeth Ford)和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的艾爾斯(Susan Ayers)的研究,產後PTSD的成因與女性對於自身經歷的感受有非常大的關係。兩位學者指出,在分娩過程中感到事情不受控制,或者未得到妥善照料與幫助,女性得到PTSD的風險會提高。在東倫敦英國國民健保系統(NHS)機構服務的產期精神科醫師茉爾(Rebecca Moore)說,有創傷歷史(如童年性侵),或曾罹患PTSD、憂鬱症或焦慮症的族群,得到產後PTSD的機率更是其他孕婦的5倍。

分娩對許多產婦來說是創傷性經驗。(Timo Nurmi@Flickr / CC BY 2.0)
分娩對許多產婦來說是創傷性經驗。(Timo Nurmi@Flickr / CC BY 2.0)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絲萬貝格(Emma Svanberg)表示,產婦經常提到婦產科護理人員不友善或者缺乏同理心。愛丁堡納皮爾大學(Napier University)學者帕特森(Jennifer Patterson)主持的研究顯示,儘管助產士都知道分娩可能造成創傷經驗,但她們往往太忙而無法提供適當幫助及資訊。

一般情況下,記憶是被儲存在大腦的海馬迴(hippocampus)中,但遇上創傷性經驗,大腦中有關恐懼和危機應變的杏仁核(amygdala)便會啟動,而創傷的記憶就會困在杏仁體。這代表產後PTSD患者若看到電視上出現生產畫面,相關的回憶會變得不太像回憶,反而讓她覺得自己仍身處危險,進而導致恐慌發作等生理反應。茉爾解釋,大腦的存檔系統故障,「就像你一直困在循環的記憶中」。

PTSD也可能造成大腦結構改變。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學者掃描分析89名患PTSD的現役與退役軍人的大腦,發現PTSD患者的杏仁體右半部的體積比一般人大6%。

精神疾病的污名妨礙患者求助

目前尚未清楚女性PTSD患者的大腦是否也會發生類似的變化,但杏仁體的研究提供了一種篩檢的方法。產後PTSD患者的症狀多樣而複雜,往往造成診斷延誤甚至誤診。此外,產後PTSD的汙名也是阻礙診療的因素,部分女性對於談論痛苦與焦慮很不自在,也害怕被視為失職或者厭棄孩子的母親。

有創傷歷史,或曾罹患PTSD、憂鬱症或焦慮症的女性,得到產後PTSD的機率是其他孕婦的5倍。(United Nations Photo@Flickr / CC BY 2.0)
有創傷歷史,或曾罹患PTSD、憂鬱症或焦慮症的女性,得到產後PTSD的機率是其他孕婦的5倍。(United Nations Photo@Flickr / CC BY 2.0)

絲萬貝格認為,分娩創傷是女性主義議題,女性的痛苦普遍遭受懷疑,邊緣、弱勢的女性更是如此,許多學者認為,女性的聲音總是不被傾聽,她們也無法得到足夠的資訊,來為自己或家人做出最佳決定。茉爾說:「在懷孕期間,為孕婦說明不同的分娩方式並不可怕,反而能增加她們的自主權。女性有能力自己做決定,但一遇到生產,她們就很少充分了解風險和治療過程。」

茉爾認為,產後PTSD的污名更是社會問題,「女性在孕期間往往受到公主級別的待遇,但孩子一出生,所有人都圍著孩子轉」,而罹患精神疾病的新手媽媽的需求則不被關注,這讓尋求幫助更加困難。根據估計,生產前後出現心理健康問題的女性裡,有一半都沒有獲得診治。茉爾說:「尋求幫助仍被視為羞恥的事,而痛苦的女性經常害怕被批評指責。」

產後PTSD危及親密關係

受產後PTSD折磨的,不只親身經歷分娩的女性,一些研究發現,男性也可能因為目睹伴侶經歷創傷性分娩而罹患產後PTSD。薩塞克斯大學主持的一項研究指出,產後PTSD會對患者與伴侶的關係產生負面影響,包括性功能障礙、爭持衝突以及圍繞生產相關事件互相指責。母子關係也會受到嚴重影響,在研究報告紀錄的女性中,幾乎所有人最初都排斥孩子,研究的結論也寫,與分娩有關的PTSD可能對女性和她們的親密關係造成「嚴重且持久」的影響。

產後PTSD可能對伴侶關係和母子關係造成負面影響。(MIKI Yoshihito@Flickr / CC BY 2.0)
產後PTSD可能對伴侶關係和母子關係造成負面影響。(MIKI Yoshihito@Flickr / CC BY 2.0)

產後PTSD也可能攪亂患者的職場生活。來自英國蘭開夏郡(Lancashire)的唐恩絲(Leonnie Downes)在生產途中因敗血症(sepsis)而害怕自己因此喪命,在那之後她便罹患產後PTSD。「我腦中常出現鮮明的生產景象,一直覺得遭受威脅。」唐恩絲曾在救護車服務中心任職,但現在不得不辭職在家接案,她的妻子也必須辭掉工作照護她,目前兩人得靠殘障津貼過活。

助產士薇柏(Lucy Webber)在2016年產下兒子後便患上PTSD,她出現強迫行為且變得極度焦慮,她說:「我不能讓我的寶寶離開視線,也不讓任何人碰他。我覺得會有壞事發生在我愛的人身上。」她也因為創傷後症狀太嚴重而無法重返職場,「我無法給予產婦需要的幫助,我無法面對這件事」。

產後PTSD患者與治療的距離

目前確實有針對產後PTSD的療程,大多採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CBT),藉由談話治療改變人的想法與行為方式。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療法(eye movement desensitisation and reprocessing,EMDR)也是一種療法,藉由醫師的引領而正視、更新創傷回憶,讓患者不再被困於創傷的當下。

 有認認為,提供助產士和婦產科醫生更好的培訓,可以預防女性罹患PTSD。(National Center for Advancing Translational Sciences@Flickr / CC BY 2.0)
有認認為,提供助產士和婦產科醫生更好的培訓,可以預防女性罹患PTSD。(National Center for Advancing Translational Sciences@Flickr / CC BY 2.0)

絲萬貝格表示,治療分娩創傷並不棘手,但患者及伴侶很難得到適當的幫助,英國國內部分地區很難透過NHS進行PTSD治療,而在美國等國家,PTSD治療費用高得嚇人。此外,有些患者可能被誤診為產後憂鬱(postnatal depression,PND),造成治療阻礙。

也有許多人認為應從根源著手,提供助產士和婦產科醫生更好的培訓,可以預防女性罹患PTSD。茉爾說,整個制度系統也是創傷的成因。在第一線照料產婦的醫護人員本身就已精疲力竭,無法展現足夠同理心。但一些小小的改變,例如減少使用專業術語,就可能避免產婦出現生理與心理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