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華人豬年是指家豬、日本卻是山豬!旅日作家揭台日「一豬各表」的真相

2019-01-10 11:33

? 人氣

台灣的豬年形象都是指家豬,為何日本的豬年卻是用山豬呢?(圖/pixabay)

台灣的豬年形象都是指家豬,為何日本的豬年卻是用山豬呢?(圖/pixabay)

日本生肖年按照新曆走,一跨過元旦,豬年已經到來。這個豬年,一開始就過得不太平靜。非洲豬瘟的病情從中國大陸蔓延開來,一再威脅到鄰近的台灣、日本和韓國。縱使努力宣導別帶疫區豬肉入境,但大家都隱隱不安,心底知道防不勝防,恐怕吃不到豬肉的那一天不可避免地終將到來。

如果要排行世界上最倒霉的動物之一,我想非豬莫屬。一堆罵人又懶又笨又髒的話,總有豬的份。然而,早就有研究資料證明,豬一點也不笨,而且還特別愛乾淨。豬愛乾淨的程度,也反應出牠們一點也不懶惰。曾看過一篇報導,說瑞士巴塞爾動物園做過一項實驗,把沾滿沙子的蘋果切片丟給山豬吃,結果豬豬會特地叼著蘋果片,繞去遠方的小溪將它們洗乾淨以後才吃。可見豬是被人類污名化的,明明堂堂正正的,還一天到晚被拿來罵人,躺著也中槍。

這樣的豬好不容易等到十二生肖輪了一圈,終於可以強勢回歸舞台,準備揚眉吐氣一番了,偏偏遇上破壞形象的豬瘟,真是「豬」事不順。

我們說生肖年時,都是直接以該年的動物來稱呼,比如狗年、豬年。日本不這麼說。他們很古典的,用天干地支中的十二的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來稱呼。豬排行第十二,於是豬年就是「亥年」。

一個豬年,各自表述。不僅名稱不同,其實連豬的品種也不同。說起豬年時,華人指的都是家豬,但日本所說的豬年,指的卻一定是山豬(野豬)。

其實豬這個字在日文裡,根本上就分成了兩個單字。大家喜歡吃的日式炸豬排,應該都曾看過日文菜單上是寫著「豚」(BUTA)這個字吧?那種豬就是我們一般認知的家豬。而只有在說山豬、野豬和豬年時,才會用到「豬/猪」(INOSHISHI)這個字。但到底為何中國的豬年傳到日本以後,會從家豬變山豬呢?據說是以前日本農家不會養豬,最早食用豬肉、最初認識豬這種動物的存在,就是從山林裡狩獵的野豬而來。

公司裡的前輩川桑是個很愛吃肉的肉食性男人。前幾天,聊起台灣人和日本人對於豬年形象的不同時,給了一個結論。

「說也奇怪,雖然知道山豬和家豬都是豬,但是對於我們日本人來說,彷彿『豚』和『豬』就是兩種不同的動物。」

「台灣人會怎麼吃山豬肉呢?」川桑問我。我驚訝地反問:「你去過台灣這麼多次,沒吃過台灣的山豬肉嗎?」他搖頭說沒有,追問:「好吃嗎?」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立刻貢獻了不久前回台時,才去日月潭吃過當地炒山豬肉的美味經驗。當然,記憶中花東的烤山豬肉也是不遑多讓。這話題一開啟就沒完沒了,說得兩個人都飢腸轆轆,連一旁原本在忙公務的社長也忍不住加入。

社長和川桑告訴我,若向日本人一提起吃山豬肉的話,腦海中唯一浮現的畫面,就是熱氣蒸騰的山豬肉火鍋。這火鍋除了稱為「豬鍋」(SHISHINABE)以外,還有個專有名詞叫做「ぼたん鍋」(BOTANN NABE)。因為BOTANN發音和「牡丹」相同,因此有些專門店也會美其名為「牡丹鍋」

居然從豬變成牡丹,怎麼想都覺得有種麻雀變鳳凰的荒謬感。要是沒聽過的話,到底外國人誰會看到牡丹就想到豬肉啊?就像「櫻肉」指的是「馬肉」,「楓葉肉」指的是「鹿肉」,想吃個肉也得迂迴曖昧一下,萬事以美為前提。

豬年的吉祥話該怎麼說呢?在台灣大抵不脫「豬事順心」這類的諧音造語吧?日本則會說「豬突猛進」。因為山豬的形象是衝鋒陷陣、勇猛向前的,衍伸就變成祝福別人突破萬難、精力充沛並勇往直前的意思了。

當我在給日本朋友的賀年卡上,也寫下「豬突猛進」的賀詞時,自己卻不覺得需要被這樣的祝福。人到中年,自律也好,被要求也罷,我們衝得還不夠多嗎?許多人的身體,都跟不及腦袋的思考了。總以為還能做得更多,其實忘記照顧身體的休憩。身邊不少朋友,甚至都因壓力太大,患上失眠的困擾。

所以,可以的話,偶爾也不必那麼的猛進吧。像隻我們印象中的懶豬也沒啥不好。學會輕鬆自在的調適,祝福沒滾兩下就能睡著,最好還享有懶豬賴床的時刻,那其實是對忙碌上班族的禮讚。

(原標題:豬突猛進)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