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孔令信觀點:豬瘟防疫,不能坐等中國「已讀不回」

作者認為,政府應主動了解疫區的詳細資訊,不能再被動等待中國方面「已讀不回」的政治態度;兩岸若是能針對疫情做防疫交流,建立起兩岸防疫機制,相信這才是最佳的防疫政策。(資料照,取自雲林縣政府)

作者認為,政府應主動了解疫區的詳細資訊,不能再被動等待中國方面「已讀不回」的政治態度;兩岸若是能針對疫情做防疫交流,建立起兩岸防疫機制,相信這才是最佳的防疫政策。(資料照,取自雲林縣政府)

豬瘟防治工作,小英列為施政優先重點,不過,農委會等相關防疫主管機關似乎 還只是在談SOP,顯然是還沒有意識到「防疫從嚴」的基本原則。任何線索當然是要依照SOP來進行處理,像北市大安區出現「豬大體」,柯P說一隻豬病死不代表豬瘟來了!邏輯是對的,但是,在北市都會地區出現病死豬,顯然是需要馬上進行調查是個人寵物養殖?還是大安區內真的有養豬廠?是否還有其他豬隻感染?有沒有進行防疫相關的維護?還有最重要的檢驗就是這隻病死豬是否感染非洲豬瘟?周圍環境的消毒何時進行?

柯P一席話,只是在安撫人心,不過北市相關防疫單位是否啟動了完整的SOP?這才是防疫最應該做的措施。

台灣的養豬戶或養豬場,農委會是否已經完全掌握並列入管理?個體戶的養豬人家是否也應列管(包括養寵物豬)?豬瘟防治要做就是得全面普查,全面防治,不然的話,任何一個地方疏忽就有可能造成全國最大的損失,1997年的口蹄疫大流行就是最好的教訓。

再者,非洲豬瘟是從何種管道傳染?它的傳播模式又是怎樣?政府在這方面的宣導還沒有看到,倒是民間有心人士自動推出的動漫與影音專輯來提醒豬農應該注意防範的相關事宜。這時候的農情與疫情宣傳真的是非常重要,蔡政府應該在這方面多著力才是抓到防疫重點。

還有這個豬瘟是細菌傳染?還是病毒傳染?除了豬隻會受到感染之外?其他的牛羊等牲口是否也會被波及?家畜與家禽是否也會被感染?這些相關的疫情資訊正是農友最迫切需要的,農委會若是可以在最短時間就傳播給農友們,相信對防疫工作一定有很大的助益。

至於比較可以確定的是廚餘養豬是傳染豬瘟的主要途徑之一,台灣特別是黑體豬養殖戶最喜歡用廚餘來餵豬,可是從中國大陸的經驗來看,廚餘正是傳染非洲豬瘟的重主要管道之一,那麼在當前的防疫政策上是否就應該優先採取斷絕廚餘養豬,改採飼料餵養,既可避免傳染又可確保豬隻品質上的管理。

20190104-行政院長賴清德4日出席「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第2次會議」。(顏麟宇攝)
20190104-行政院長賴清德4日出席「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第2次會議」。(顏麟宇攝)

雲林縣長張麗善最早提出縣境內禁止廚餘養豬,結果換來賴揆的一席風涼話,然而事實證明她的主張是沒有錯的,防疫作戰本來就是專業性的對抗瘟疫,根本沒有什麼政治立場或藍綠對立的問題,不要讓豬瘟進入台灣才是防疫最高指導原則。

農委會表示半年內設立中央廚餘中心,統籌處理廚餘再供給養豬戶,立意是好的,可惜的是從蒐集廚餘到送往中心再處理,處理完之後再分送給各個養豬場,試問真的保險不會有傳染豬瘟的可能性?更麻煩的是若是已被汙染那麼在傳送過程是不是反而增加了更大的感染可能性?還有蒐集廚餘桶,一再重複使用,若是已遭感染這些桶子本來就應該銷毀的,若是每用一次就銷毀,那麼這筆龐大的預算誰來支付?

已有不少農友對於政府在禁絕廚餘養豬上態度搖擺不定非常不滿,有意在17日上台北抗議;當然也有不少傳統處理廚餘的廠商,對他們來說若是全面禁絕採用廚餘餵豬,當然會是他們的利益損失,政府自然也需要幫助他們來轉業或者給予適當的補償,這就是相關的配套措施。

然而,最大的問題還有兩個,一個就是如果決定不再使用廚餘養豬,廚餘如何處理?這會是各縣市每天要面臨的問題,這個問題不是農委會所能處理得來,還需要跨部會請求環保署等單位來協助善後,不然廚餘氾濫對環境與衛生同樣會造成傷害。

另一個問題就是禁絕了廚餘改採飼料養豬,飼料進口來源是否同樣也應該加以管理,大陸的飼料來自疫區明顯地不宜採用,來自歐美等地的品質是否真好?還是需要管理。更要緊的是農友可不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接受這樣的改變?同樣豬隻在吃下飼料的反應是否正常?這些同樣也得注意,不然豬隻的品質因為餵食方式改變而造成水準下滑的話,對農友來說當然還是重大損失啊!

20190104-總統蔡英文視察金門水頭碼頭非洲豬瘟及相關疾病入侵作為。檢疫犬。(總統府提供)
20190104-總統蔡英文視察金門水頭碼頭非洲豬瘟及相關疾病入侵作為。檢疫犬。(總統府提供)

基本上,在豬隻出現問題的通報上,從金門出現第一隻呈陽性反應的病死豬一直到目前為止,速度上沒問題,各縣市政府與農委會馬上會開記者會做相關豬隻的檢驗報告,讓這些疑似疫情馬上澄清,對於疫情防治是絕對有正面效果的。傳統養豬戶還是有部分的習是將病死豬「放水流」,顯然若是還讓這樣的現象發生的話,那麼對於疫情的管理與防治是不利的,政府是否也應該在這方面列入管理與提醒農友呢?(大陸漂到金門塢丘的病死豬,很可能也是和台灣農友的習類似,讓病死豬「放水流」這同樣只有擴大傳染疫情的可能,當然需要和大陸進行相關協商訂立兩岸防疫機制,才有可能杜絕豬瘟傳染入境)

至於在機場空港、海港等入境時對於豬肉或豬製品的查察,在防疫犬有限,工作負擔沉重,又得兼顧這些防疫犬在執勤30分鐘後就得休息,因此,長期下來牠們的嗅覺能力同樣也會出問題,這些看似小事,可是卻同樣不能疏忽。在此還要提醒的是這些防疫犬在紅眼班機時段是在休息無法執勤的,那麼這段時間的防疫任務可能會出現空窗期,防疫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這點真的不能疏忽啊!

歸根究柢,豬瘟疫情既來自大陸,最根本的防治疫情,從情報交換一直到防疫機制的建立才是最迫切與當務之急。2003年的SARS(非典)疫情,台灣第一例是一位台商在台大就醫時被篩檢出來,當年中國在防疫水準與能力上明顯地是有缺失,以致於造成從廣東順德爆發開來,廣東省政府不但沒有公開疫情,反而避談,造成後果不堪收拾。中國政府也未在第一時間就通知世界衛生組織,而當時正逢大陸春節春運,人潮正好將病毒擴散傳播到各地,一發不可收拾。如今中國是否還是如同2003年時一樣封鎖疫情?應該由動物衛生組織(OIE)來向國際說明!

台灣在SARS流行期間,有兩個重災區,一個是一名婦人從台北南下在國光號造成的傳染鏈,另一個則是北市和平醫院的院內感染,後者還動用封院隔離處理方式,結果造成73不幸病故。當時在缺乏對於SARS的認識與了解,因此不太容易篩檢出帶原病人,後來各大醫院在入院處建立起發燒快篩的管道,才讓疫情得以控制,這些痛苦的教訓,提醒著我們在防疫工作上絕對不能隱瞞,有任何疑似案例馬上就要全面戒備,相關疫情與傳播途徑一定要公開透明讓民眾馬上理解,以免似訛傳訛造成不必要的困擾。(SARS期間人人自危,有人搶購口罩,竟然造成部分醫院買不到口罩而讓醫護人員曝露在高傳染的工作環境下)

台灣目前在大陸豬瘟的疫情掌握上可以說是,只能看大陸相關機構的官網與媒體報導,但是這是不夠的,而且又是屬於被動的。為何不能轉為積極主動?主動向北京要求更多的疫情公開與透明化,我們不想被動等待!

國防部召開「非洲豬瘟管制會議」,針對疫情防治做出指示。圖為是陸軍司令部4日進行非洲豬瘟防疫消毒作業演習。(陸軍司令部提供)
國防部召開「非洲豬瘟管制會議」,針對疫情防治做出指示。圖為是陸軍司令部4日進行非洲豬瘟防疫消毒作業演習。(陸軍司令部提供)

首先,放下所有政治或主權上的論辯,防疫無涉於國家界域或主權,這是全球任務,既是如此就應該先向OIE反映,要求中國詳細公布疫情,並且即時更新,以利周邊各國進行防治措施。我們不在此時向國際發聲爭取,還要等待何時?

其次,爭取到大陸疫區了解更詳細的非洲豬瘟所有資訊,不能再被動等待中國方面「已讀不回」的政治態度,應主動向大陸申請派養豬專家與防疫專家組團前往疫區詳細觀察,愈是詳細才更有可能做出精確的防疫對策!若是北京拒絕,對方就得負起造成瘟疫擴散的「罪責」,我方還是繼續向國際發聲爭取各國組團到疫區實際了解疫情。

最後,兩岸若是能夠從疫情到防疫交流與交換經驗,進而能建立起兩岸防疫機制,相信這才是最佳的防疫政策。我們應主動要求北京坐下來協商此事,而不是讓北京來逼我們做政治協商啊!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