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輔導課能改變家暴男行為嗎?防治家暴究竟有多困難?

2018-10-09 10:59

? 人氣

施暴者有矯正的可能嗎?(圖/BBC中文網)

施暴者有矯正的可能嗎?(圖/BBC中文網)

編按:家暴在許多社會中都是相當嚴重的問題,暴力造成家庭失能,受到傷害最深的家庭成員,就此失去了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依靠。除非施暴者能夠思過、改過,但是這有可能嗎?

在英國,每年有超過100萬人受家庭暴力(domestic abuse)之苦。處理這一問題時,重點通常會放在幫助受害者尋求安全上,但加害者呢?是否也應該對他們提供幫助?他們能被改變嗎?

當安德魯(Andrew)發現自己可能會失去家庭時,他想要做出一些改變。在此之前,他長期虐待伴侶艾瑪(Emma),導致她多次受傷。

他的暴力行為升級後,安德魯從家裏搬了出去,艾瑪則想辦法照顧他們的孩子。而他們的孩子後來不再由二人撫養。

行為變化

安德魯接受了針對施害者的輔導。(圖/BBC中文網)
安德魯接受了針對施害者的輔導。(圖/BBC中文網)

艾瑪接受了課程輔導,以幫助她從家暴關係中走出來,重塑自信。但安德魯找到了一些針對他自己的東西。

想要停止虐待伴侶並尋求幫助的他找到了菲尼克斯家庭暴力服務中心(Phoenix Domestic Abuse Service),在那裏接受每周一次的輔導。這個中心旨在幫助男性直面他們的行為並,為之做出改變。

安德魯記得,第一次上課時,他走進一間房間,裏面全是「大塊頭,長得很兇的大塊頭」,而他腦子裏在想,「天啊,我都做了什麼?」但課程開始七個月後,他已經融入到這個團體,說自己開始去理解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影響。

每周課上,安德魯的行為都會被質疑,使他不得不面對自己的舉止。通過角色扮演、任務解決及挑戰性的討論等方式,這個課程教導男性認識他們行為造成的後果。「我不為過去的自己感到驕傲,但我為現在的自己感到自豪,」安德魯說。

安德魯的伴侶艾瑪加入了針對被害者的支持團體。(圖/BBC中文網)
安德魯的伴侶艾瑪加入了針對被害者的支持團體。(圖/BBC中文網)

艾瑪表示,她已經看到了安德魯的改變。「他不一樣了。我們會說更多的話,他也會傾聽了,」她說。

他們分居兩年,現在重新住在一起,並努力讓他們的孩子也回歸家庭。在課堂上幫助安德魯的麗蒂亞(Lidia)稱,干預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沒人對那個人採取任何行動,他們便會繼續這樣的行為,並尋找下一個受害者。」

「他們在下一段關係很有可能會繼續施暴。」

菲尼克斯中心每周都會與家暴關係中的雙方見面,因為他們認為,如果加害者和受害者希望打破暴力循壞,那麼他們雙方都需要幫助,不管是以一起的方式還是單獨進行。

「非常惡劣的暴力」

縱使只有施暴者的剪影,看起來依然令人恐懼。(圖/BBC中文網)
縱使只有施暴者的剪影,看起來依然令人恐懼。(圖/BBC中文網)

但不是每個接受家暴輔導課程的人都見到了積極成效。薩拉(Sarah,化名)的伴侶曾對她施暴,後來男方被當地政府介紹接受輔導,但卻沒有任何好轉。「如果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輔導讓他更加憤怒,」薩拉說。

而在課程進行期間和結束之後,男方的暴力行為一直在繼續。「(那是)非常惡劣的暴力行為,」她說。「勒你脖子,拽著你頭髮把你拉起來,把你從房間一邊扔到另一邊,拿你的頭撞牆。」薩拉認為,這些課程不足以做出實質性改變,加害者只有通過多年的治療才能改進。

「他們需要改變整個大腦。必須進行長期的心理健康干預治療,六周的輔導課程不會有用,因為他們太熟悉控制別人了,他們會在別人面前演戲。」她對這個體系感到失望。

一些接受輔導的施害者寫下的話。(圖/BBC中文網)
一些接受輔導的施害者寫下的話。(圖/BBC中文網)

薩拉說,她沒有得到任何重要的支持以保護她免遭伴侶毒手,他的伴侶知道她的住處,一直在騷擾她和她的孩子。她認為所謂的加害者項目並沒有讓對她施暴的人承擔責任。

據估計,英國每年有超過3千人參加這類課程,且這一數字每年都在增長。去年,英國兒童和家事法庭諮詢支持服務署(CAFCASS)共轉介800個案例,是五年前的四倍。其中絶大多數是男性。

暴力循環

這些課程的成本以500英鎊起步,金額由地方當局或當事人個人承擔。

有的課程僅針對施暴者,有一些則對施暴者和受害者開設平行課程。然而,外界對於哪種方法最為有效一直爭論不休。吉恩·費德(Gene Feder)博士正在為一個施暴者課程進行第一次臨牀試驗。

「如果你忽略施暴者,那你就是在無視這個問題的上游根源,」他說。「如果你只對被害者作出回應,那某種程度上你是在助長不斷重覆的暴力循環。」

瑞秋曾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現在為倖存者積極發聲。(圖/BBC中文網)
瑞秋曾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現在為倖存者積極發聲。(圖/BBC中文網)

瑞秋·威廉姆斯(Rachel Williams)是家庭暴力的倖存者,她與丈夫在一起18年,期間她所遭受的暴力不斷升級。

二人分開後,她的丈夫來到她工作的理髮店,拿削短型霰彈槍近距離射中了她的腿。瑞秋現在積極為家暴倖存者發聲,也見到很多女性尋求幫助。

她聽說,有施暴者在法庭上以這些輔導課程為例子,稱他們已經改變,但事實上卻仍在繼續施暴,繼續操控他們的伴侶,甚至還責怪伴侶讓他們接受輔導。

她認為,人們不了解家庭暴力的真正影響,也不清楚施暴者會有多聰明,多麼有手段。「我們需要一直監控他們。唯一能判斷他們是否改變的人只有他們的伴侶。」

丹尼斯認為需要給施暴者改變的機會。(圖/BBC中文網)
丹尼斯認為需要給施暴者改變的機會。(圖/BBC中文網)

丹尼斯(Denise)負責的施暴者課程已經運行超過20年。她說,應該給那些想要改變的人一個機會。

「由於種種原因,會有一些人無法改變,也會有人不想改變。但對想要改變的人來說,他們需要一個機會,我認為這些人是可以改變的。」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BBC中文網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