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娘的慘痛故事》嫁個會賺的老公,就一輩子不愁吃穿?

2018-09-19 09:00

? 人氣

她的問題早就存在了。只是多年優渥的先生娘生活,讓她延遲了面對問題的時間罷了。

為什麼連那樣的女人,也能奪走原本屬於她的幸福?她過得愈來愈孤單,也益發慌張了起來。她無法理解,究竟事情是從哪裡開始出錯的。

回想自己的前半生,她從小念書不上不下。選護理科,只是分數剛好夠,加上長輩認為護理適合女生,她就選了。她哪想得到會被關在醫院裡,不見天日,但同時她也發現護理站裡,勾心鬥角加爭奇鬥豔的,全因男醫師是大夥競逐的標的物。

從外貌、科別到職等,她們暗地評比、分級每個未婚的男醫師,卯盡全力,求取青睞。畢竟,搶奪好對象是有時限的,自身年紀愈大,愈難嫁為醫師娘。年過二十八,就絕對沒戲。還好,她五官秀麗又高挑,外貌占盡優勢。在交往幾個醫師之後,她嫁了牙醫,晉身醫師娘。

老公自立門戶,開設診所後,收入頗豐。置產、買車,讓她生活無虞,只需照顧兩個兒子。本來她以為自己會如此安穩終老,但卻在結婚滿二十年時,殺出了程咬金。不,根本就是狐狸精。但這樣說也不對,因為丈夫外遇的對象比他年紀還大,分明是個老黑妖。

丈夫不知去哪裡戀上這個「媽媽桑」。長得不美,渾身風塵味,哪像她保養得宜,且維持著苗條的身材。但他就是為那個女人痴狂,逼她離婚。她雖然百般不願,但因為經濟都靠他。如果不同意離婚,他就連家用也不給。她無奈地搬出去,每個月拿贍養費生活。

丈夫火速與那個女人結婚後,那女人卻拒絕搬進來,而是要丈夫在外地置產給她住。要丈夫有假期時,就去找她,兩人再開車出遊。所以,丈夫堅持要兒子的監護權,卻又不照顧他們的生活,這是怎樣的父親啊!

那女人對她這個前妻卻防堵得很嚴密,連診所的員工都被下令,不准讓她進入。她原本的生活就是家庭與診所,立刻頓失重心。她想去上心靈成長課程,或許能開悟,變快樂一些,然而前前後後花費了幾十萬,她還是沒有找到人生的意義,除了認識了個男友。

這男友也是心靈成長課程的常客。兩人相遇多次後,覺得彼此還聊得來,就開始交往。但他的收入只有她前夫的零頭,她光拿贍養費,就等同他的收入,兩人的生活經驗相差甚多。

他年過不惑還未婚,自然希望結婚、生子,但她的兒子都上國、高中了,她不想再生,況且也生不出來了。她只想找個人相伴,而他想成家。兩人開始經常爭吵後,她發現他的情緒容易失控,一衝動就暴走。

雖然,他沒傷害到她,但看他崩潰、自傷,也很嚇人。為何他談過多段感情,卻都無疾而終,為何他會去上那麼多課程? 她似乎有點理解。

她還是忍不住去打聽前夫的近況,得知那女人一直狂花前夫的錢,但周遭新開的牙醫診所,也瓜分走病患,前夫好像沒有以往的闊綽了,還開始挑剔起兒子的花用,給她匯款,也常延誤,甚至暗示她去找工作。

「他不知道我離開護理那麼久,根本回不去了嗎?再來,那女人為什麼不必工作?每天打牌,鬧著他,帶她出去玩,占盡便宜。那本來應該是我的啊!」她說。

她最捨不得的還是那個「家」,房子的裝潢、擺設都是她的心血結晶,但卻因為乏人照料而染塵。她偶爾回去看兒子們時,對此感嘆萬千。但兒子們卻不以為意,畢竟,對青少年而言,房子只是睡覺的地方,父親只要給錢就好。

沒過多久,她與男友分手了,加重憂鬱症狀,因而住院。

她在病房裡格外出眾,但卻散發著「閒人勿近」的氛圍。她還是盼望著前夫能想起她的好,與她破鏡重圓。但前夫就是寧可與那女人互相糾纏,吵鬧、爭執到影響工作,陷入病患流失的惡性循環裡。兒子們也只顧著自己,想著長大到外地念書,離開就好。唯有她孑然一身,眼看著就要孤單終老……

某日,她突然找我,對我說:「醫生,我昨晚做了個夢。我搭著火車,前夫站在月台上,火車開動了,愈離愈遠。但我看到他的臉,依然很清晰,目送著我。你說,這夢是什麼含意啊?是說,我要跟他告別了嗎?」

很可惜,我的專業能力並沒有「解夢」這一項,所以這個問題,無法鐵口直斷。我只能反問她:「你真心想與前夫斷絕嗎?」如果能從內心與前夫切割,她因婚變而停擺的人生,才可能重新啟動,駛向下一站。否則,在怨婦的泥沼裡陷得愈久,愈難以脫身。

其實,面對她的詢問,當時,我沒講出口的是──「你的問題早就存在了。只是多年優渥的先生娘生活,讓你延遲了面對問題的時間罷了。

她本來就沒怎麼思考過自己的人生,沒有定見而隨波逐流,得過且過,怎麼好,怎麼過之下,被別人決定自己的命運,恐怕是無可避免的宿命。此外,居安沒有思危,潛在風險就是缺乏「應變能力」,遇到婚變,就無法反擊。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人心最不可靠,且天有不測風雲。對方不變心,也可能出意外。女人千萬別以為婚姻或感情能保障自己,能依靠的,還是自身的能力與財力

此外,沒有什麼是「本來應該都是我的」。別人賺的錢,想與誰分享是他的自由,何況都已經離婚了,前夫、前妻就只是熟悉的路人甲,沒有責任與義務。猶如合夥人一旦退出公司,就不應該再把公司後來賺的錢,都當成自己的一樣。

所以,或許她只能當成託前夫的福,多過了幾年,並非她原本能負擔的優渥日子。緣分盡了,她只是回到原點而已。

其實,她前夫可能還最悲哀。上半輩子賺錢養老婆、小孩,下半輩子賺錢給第二任太太。此生就是念書、工作、換個供養的對象。

有人關心前夫工作一成不變、無趣嗎?在高收入的背後,有同等的幸福、快樂嗎?從她的自白裡,能聽出她的算計與不甘,但卻缺乏對前夫的疼惜和了解。

又為什麼前夫會臨老入花叢,寧可去歡場做火山孝子呢?或許,前夫根本就沒有自我。像這樣休妻另娶,通常下場都很慘,元配撐久一些,就能看得到負心男的「現世報」。畢竟私人生活會影響到專業表現,絕對會陷入惡性循環。

是否因她前夫的「劫難」臨頭,後面不關她的事,上天才安排他們分開?那夢境也或許在暗示,前夫已陷入瘋狂,她應該將他留下,自己繼續前往人生的下一站。

至於她那位男友,只能說到了某種年紀,誰的人生會沒有故事。不管認識之後發現到什麼,事實上,都不需要太過訝異。情緒問題或許是男友還單身的原因,但兩人最大的問題是「人生階段不同」。交往或許可以,但要當人生伴侶就嚴重不合拍。

然而,對於與情緒有狀況的對象交往,因女性在身體上相對弱勢,所以若要分手,必須多留心、注意,別傷害到對方脆弱的內心。最好將分手時間拉長,逐漸遠離為宜,以免因分手過快,激發出「恐怖情人」,就更難處理了。

精神科醫師教你突圍

有很多女性認為靠美貌嫁進豪門,或是獵取會賺錢的老公,是飛上枝頭做鳳凰的捷徑。但從她的案例可以看出,別以為此類婚姻就是「高收益型」的「終身飯票」。外貌是會隨時間流逝,快速貶值的資產,而賺錢的「能力」不屬於她。一旦對方變心,飯票不僅有期限,還會被片面解約。

不過,如果反過來,自己有能力、有收入,就不用擔心哪一天成為怨婦,或許還可以給犯了失心瘋的丈夫當頭棒喝,狠狠敲醒他。

例如,如果她早就做好財務規劃。一旦丈夫外遇,他就只能淨身出戶。光是這樣,丈夫就不敢亂來。而如果她懂得法律,知道要蒐證、抓姦,還能先提告,順便要求精神賠償。即使要離婚,善用律師的話,她哪會只拿月給的贍養費。大可直接將婚後增加的財產對分,一次就把丈夫的身家砍半。

這是結算的概念,她協助他所累積的財富,等同她在婚姻中的付出。這種方式,也可以讓奪夫的小三即使扶正,也無法得到原本覬覦的資產。至於往後,那就是他與後妻的造化了。

另外,關於爭取子女監護權,如果她能舉證平常孩子都是自己在照顧,那麼,法官通常會視狀況,將監護權判給母親。前夫則擁有探視權,並負責支付兒子的生活費、教育費。

請記住,並非經濟權在丈夫手上,離婚就得照丈夫的意思。況且,她如果能均分財產,加上擁有專業證照,去二度就業,那麼,對她爭取監護權也就更有利了。法律向來是保護懂得法律的人,即使是主婦,也需要好的律師朋友。

但在情感面,因丈夫外遇而離婚,幾乎會讓元配相當難堪,感覺被狠狠地否定。像她最大的疑問就是:「她哪裡比我好?」「他寧可選擇她,意思是,我比那樣的女人還差?」

事實上,並非如此。重點不是「誰好,才選誰」,而是「不是她」就好。

他們夫妻之間可能早就出現問題,但她毫不知覺,或者丈夫認為與她之間的問題,除非「換人」,否則無法改變,所以往外發展。這時候,小三哪需要比元配好,只要是「別人」就好。

另外,也可能丈夫當時想要的、需要的是別種類型的女人,就像有人肚子餓,卻寧願買飯糰,即使家裡有馬卡龍,也不考慮吃,是一樣的道理,而這可不代表馬卡龍比較差喔!

如果,她前夫只是一時暈船,想改吃飯糰,那為何沒和後妻很快分手呢?

兩個人會分手,有其原因;即使不分手,也必定有其原因。但最重要的是,這已經都是別人夫妻的事了。她應該停止追蹤與猜測,甚至別被牽著情緒走。否則,她根本沒真正離婚,還在心裡為前夫守貞。

她會繼續探聽前夫的動態,恐怕是期盼他哪一天想起她的好,會再度離婚,與她復合。最好前夫會痛哭流涕,下跪懺悔,將她迎回原本的后座。那麼,她的世界就可以回到正軌,全家也會幸福直到永遠。

如果她心裡還有這種想法,那真是大錯特錯了。因為,她會發現即使把前夫回收了。經過這些時光,前夫早已變成另一個人,她不見得還看得上。

再者,她對前夫的信任早已崩毀。復合就是猜忌與擔憂的噩夢的開始,兩人終究難以長久。既然覆水難收,那麼,她就別再盼望破鏡重圓了,早早認清往昔的良人已死。有這覺悟之際,就是她重生之日。

最後,她會拿前夫的收入去偷偷衡量交往的男友,這雖然是人之常情,但卻可能造成某些問題。因為,百分之九十九的男性,都會被她先在內心裡打叉叉,怎樣她都不滿意,那麼,她能選擇的人恐怕所剩無幾。

況且,如果只是想找個伴侶,其實對方有正職就行了。她絕對要放棄以往的主婦,甚至是貴婦的心態,以為能讓對方負責所有家用,甚至是她的個人花費。以現在的狀況來說,一般人能顧好自己就算萬幸了,哪還能在家裡供著女王呢!

如果她不想要孤單終老,那麼,她必須改變心態。她需要更開放地去尋找與欣賞異性,別故步自封。因為,如果錢賺得沒有很多,但真的愛她,又對她好,應該更重要吧?

作者介紹|賴奕菁

精神專科醫師,公衛碩士,醫學博士。擔任過醫學中心精神部主任,做過多年學術研究,國際期刊論文數十篇,目前隱於診所開業。理科訓練下的文科腦,人妻、人母,婚姻經驗只比醫師資歷少三年,務實滿滿,浪漫退散。

著有《守護仁者心》,合著有《美麗心境界》、《別怕安眠藥》。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寶瓶文化《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原標題:成為醫師娘,就一輩子無憂?)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寶瓶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