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她愛開黃腔、緋聞不斷,卻在標榜清純的偶像界4度稱王!指原莉乃的成功模式沒人學得來

在撕下「偶像」這張黏得最牢的標籤之前, 所背負的壓力, 是多麼的沉重。

卻是這些「痛苦」,讓一個平凡的女孩蛻變成女皇。

她兢兢業業地上台。

爭議性的人物在一年一度的AKB48氣總選舉,贏了四次第一名,每一次幾乎都是逆轉式的戲劇性翻轉。粉絲們在她的身上投注了數十萬張票, 那是多麼驚人的經濟效應, 充滿讓人難以捉摸的變化, 就像, 她的身上總擁有數不完的標籤,撕掉了幾張又注定被貼上了幾張,不停地改變。

「逃學的家裡蹲」、「常上2ch嘴炮打筆戰的偶像宅」、「被八卦雜誌爆出緋聞的當紅偶像」、「全日本現在最紅的女性綜藝主持人」, 會走到這一步,她自己不知,一眼看中她的才華的秋元康不知,也沒有人料到。

在偶像團體中, 她不是最漂亮的人, 也沒有吸引人的身材( 能留一點美麗偶像尊嚴的部位只有自認為好看的腿) , 但就是這樣的偶像, 站上了偶像的頂點, 不靠外貌。認為自己能生存在日本演藝圈的最好條件, 就是腦筋動得飛快, 可以不停說出笑哏的臨場反應。所以她成名後的演藝生涯, 生存的方式不似常見的偶像, 即使已經得了粉絲票選的第一名, 有些人不認為她是可愛偶像, 因為這個在電視綜藝節目上喜歡開黃腔的女孩, 沒有包袱也沒有形象,大眾對於「偶像」該有的清純,在她身上看不到蹤跡。

偶像這樣的身分, 是個美好又脆弱的存在, 台下的觀眾一方面執迷於她們的可愛, 一方面卻又不敢面對她們的真實: 她們必須是完美的, 是最美麗的,是超越一般人的存在,卻又是什麼都不行的存在。

如果能投入情感進入角色, 就去當演員吧, 如果歌聲嗓音很好聽, 就去當歌手吧, 換句話說, 待在這裡努力當著偶像、維持美好形象的人, 到底又在執著什麼?

而清純偶像表現在世人面前的可愛樣貌,到底又有多少是自己的本質?

她們必須先捫心自問這一道難解也沒有人會告訴她們答案的難題, 自己考慮要摻進幾分真幾分假, 最後穿上美麗的可愛服裝, 站上被鎂光燈照著充滿熱氣的舞台, 露出粉絲想看的閃亮笑容, 祈望舞台下的歡呼聲, 會比自己拿著麥克風唱出的歌聲還要響亮。

女皇深知這一切的真與假,所以,她總是先自嘲。

嘲笑自己身為清純偶像, 卻總是在說色情話題, 嘲笑當年剛跨進偶像世界的自己真的很醜, 嘲笑自己什麼都不會, 運動不行, 唱歌不行, 跳舞不行,演戲也不行, 她知道總是有人鄙視著這樣的自己, 這樣總是笑臉迎人裝可愛嘟嘴的偶像, 這樣在不經意之間把內褲露給底下觀眾看的偶像, 但是不得不做,這是她的夢想,也是她的宿命。

她必須用這種方式,表現出自己閃亮的這一面,再用另一種方式去澆熄大家期待的、渴望的,美麗火花,因為迸發出閃耀底下的陰影,才是真實的自己。

在這幾年間, 秋元康一手打造的巨大偶像王國,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粉絲們看見偶像一步步地成長,她們從零開始一點一滴地累積自己的舞台魅力, 讓世人親眼目睹, 她們是如何從一個普通女生變成閃亮明星, 她們努力擁抱群眾獻給她們的巨大愛意,卻也努力對抗群眾丟給她們的沉重壓力。

驅使她進入這個巨大偶像王國的動力, 是因為當時望著舞台上充滿魅力的「早安少女組。」, 覺得她們真是太棒了, 心生「說不定我也能跟她們一樣」的想法。但參加早安少女組的甄選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最後, 乘著秋元康再度掀起的這個國民偶像熱潮,給了她一絲絲的希望,夢想起飛了。

雖然一開始並不是像自己想像那樣閃閃發亮, 但她卻透過舞台與電視這樣的虛構媒介,找到自己的真實,即使,這條追求夢想的路途,充滿汗與淚。

在自己一手策畫的演唱會上認真跳著迷戀過Ayaya(早安家族的松浦亞彌)的名曲<Yeah! めっちゃホリディ>,最後,還是跟著諧星春菜愛一起搞笑起來。就算前一天食物中毒臉色慘白, 隔天還是要起了個大早去參加大牌諧星主持的運動會,被人一次又一次的吐槽跑步姿勢很好笑。就算得了個第一名又怎樣, 好不容易能留在老牌綜藝節目《森田一義アワー笑っていいとも!》的MC,但節目說收就收,她難受後繼續被笑。

因為無論如何,還是要露出微笑給觀眾看,她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觀眾開心。

二○ 一七年, 這個站上頂點的偶像女皇第四次拿到冠軍獎杯時, 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請大家不要對AKB48見死不救。」是不是這個迷戀數年前輝煌過沒落過的偶像團體「早安少女組。」的狂熱粉絲, 在面臨前輩後輩不停離開著的難關之時, 深刻地理解這個倚靠眾人才能存在的巨大偶像王國,終將消逝。

就像是讀到最後一章的《紅樓夢》,角色必定離去,大觀園必定沒落。

這些年來,在AKB48裡走著與她完全不同路線,另外一個偶像頂點,堅持維持正統完美偶像形象的渡邊麻友, 也在二○ 一七年的這個舞台上告訴所有粉絲, 她要離開這個團體。這位得了四次第一名的偶像非常驚訝, 因為她知道如果沒有堅持完美、堅持清純的渡邊麻友, 這個走旁門左道偶像之路, 充滿爭議性的自己, 待在這裡可能不會如此平順, 也可能不會達到一般清純偶像難以觸及的巔峰。

她們在每一年的年度總選舉裡,競爭了很多年,交好了很多年,相知相惜很多年,最後,渡邊麻友卻選擇比這個非正統的偶像女皇,還要早離開這裡。

也許, 渡邊麻友是看到了這個原本不被其他人所期待的女皇, 一步一步地拓展著自己的事業, 超出任何人的想像, 在她身上看到了耀眼的能量, 所以最終, 選擇突破自我, 選擇走出自己原有的正統偶像頂尖之位, 準備邁向更遼闊的新世界。

更或許渡邊麻友在女皇身上, 看到「不畏懼未知的困難」的勇氣, 也是我們能在女皇身上學到,她身體力行著的深刻道理。

兩位風格與氣質完全不同、卻在同一個團體站上偶像頂點的女孩們,在一起努力撐住所有人不停離開著的閃亮舞台上, 女皇拿著麥克風準備要說得獎感言,看著渡邊麻友想說些鼓勵的話時,一句「麻友ちゃん」,她泣不成聲。

傷心是, 捨不得同甘共苦的伙伴一一離去, 要離開已經逐漸沒落的王國,雖是成長的必然過程, 但女皇最捨不得的是, 在迎接成功的漫長過程中, 所被貼上的標籤是多麼的難以摘除, 在撕下「偶像」這張黏得最牢的標籤之前, 所背負的壓力, 是多麼的沉重。卻是這些「痛苦」, 讓一個平凡的女孩蛻變成女皇。

她單純地期許渡邊麻友, 能一帆風順, 能在茫茫未知的人生, 找到前方的道路。而我們相信,她們一定能夠克服苛刻的痛苦,然後,繼續創造自己的奇蹟。一個佈滿標籤貼痕的女皇奇蹟。

指原莉乃

二○○七年參加偶像團體AKB48的甄選合格,二○一二年在總選舉獲得第四名, 數日後雜誌《週刊文春》報導, 曾在加入團體後違反「戀愛禁令」, 總製作人秋元康宣佈將她移籍至福岡地區姐妹團體「HKT48」。

二○ 一七年, 成為秋元康旗下所有團體裡, 第一位在總選舉四度封后、同時也是第一位達成總選舉「三連霸」的人氣偶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出版《有故事的人》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