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一個人時只能偷偷摸摸」他用畫筆揮灑出台灣之美,卻也道盡了一生的愛與傷…

2017-10-27 08:30

? 人氣

才華縱橫的席德進,是天生的藝術家,他的生命即是藝術,為我們留下寶貴的藝術資產,豐富了台灣這塊土地;然而,生命不斷漂泊的他終其一生都「想要有個家」,他生前曾遺憾地表示:「這個世界很可惡!我們恨一個人時可以公開的罵他、打他,然而我們愛一個人時只能偷偷摸摸,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愛。」

「做一名戰士,要死在戰場;做一名畫家,要倒在畫架旁。」──席德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席德進,是台灣最具特色的畫家之一。他出生於中國四川的富裕之家,父親曾任鄉長。席德進5歲就入私塾念書及學習書畫,他在美術方面特別有天分,中學即獲校內美術比賽第一名。

而後席德進就讀成都技藝專科學校,他在這裡接觸到畢卡索和馬蒂斯等畫家的作品,決心走上美術這條路。他轉學就讀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成為繪畫大師林風眠的弟子。

連年的烽火沒有擊退他堅持走繪畫路的理想,艱辛學畫的歲月,他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台灣「光復」之後,1948年他來到台灣,此後他鄉成為他的故鄉,他的畫作常以台灣在地風土為元素,展現濃厚的台灣之美。

席德進隻身來到台灣,舉目無親的他先到嘉義高中任教,熱情的海島氣候和鄉野體驗,是過去他在中國從未感受過的。

席德進在嘉義高中教了三年半,堪稱天生藝術家的他,很快就無法再過如此平淡的教員生活。他在內心吶喊著:「我不想當教員,我只想當畫家!」

30歲而立的席德進,毅然而然辭去穩定的教職工作,他離開純樸的嘉義,北上到繁華的台北都會,成為大時代下的「台北人」。

來到台北的席德進,開啟「以畫為生」的嶄新生活,作品發展出濃厚的個人風格。

他畫人物畫,也畫台灣各地風景,還有台北的房舍街道。席德進用畫筆,紀錄著台灣的變遷與發展。

除了寫實的具象畫之外,席德進也開始畫抽象畫。他說:「畫寫實的對我是一種享受,畫抽象的對我是一種發洩。」席德進全然地陶醉在他的繪畫世界之中。

很快地,他在1957年舉辦個人第一次畫展,展出的作品幾乎全被收購,不只打響第一炮,更因此奠定他在台灣畫壇的重要地位,也使得他能夠不為五斗米折腰,當個全職的畫家。

從中國跨海來台,再從嘉義鄉村來到台北都會,席德進的眼界不止於此,他更放眼國際,由於他的出色表現,獲美國國務院邀請赴美訪問,他從台北飛向紐約。

赴美的前夕,他遇見一位還在念高中,濃眉大眼的年輕少年,讓席德進第一次見面就深深著迷,他想為他畫像。席德進甚至寫信給他:「我一見到你,你就使我發生興趣,想畫你......」他共花了五個早上的時間為少年畫像,這幅畫就是席德進的代表作--《紅衣少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