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抱著我的腿,哀求我救他們的孩子」他救遍世界災後現場、看盡生死,被譽為「活菩薩」

2019-09-19 11:52

? 人氣

約翰監控著全世界發生的地震,若是地震引發大樓倒塌等需要救援的情況,他和團隊就會出動到達現場。(圖/取自網路)

約翰監控著全世界發生的地震,若是地震引發大樓倒塌等需要救援的情況,他和團隊就會出動到達現場。(圖/取自網路)

走進約翰霍蘭德(John Holland)位於英國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的家,會先被客廳裡的獎盃櫃子所吸引。櫃子裡頭擺滿一枚枚勳章和獎盃,並不是這名前傘兵在比賽中所得的獎項,而是他30多年來在世界各地救災後所得的感謝狀和感謝盃,來自台灣的一座「活菩薩」也在其中。

約翰拿出一張由許多照片拼湊而成的巨大紙板,上頭有著他走遍各國的足跡。照片中不是各國的觀光景點,而是一堆堆破碎的瓦礫。他指著圖片說:「這是2004年在印尼,這張、這張,還有這張都是在台灣。」

照片裡看起來都是類似、破碎傾倒的混凝土建築,但約翰可以清楚一一分辨出來,因為那些都是他親身經歷、不眠不休救災的現場。

30多年來,災難帶著約翰到過不少國家,但不管在哪裡,面對的都是類似場景、類似同樣絕望的人們。他說,家人跟他聊天時會問:「那個某某國你不是去過嗎?風景怎麼樣?餐廳、海灘怎麼樣?」他只能回說:「我只有去災後現場救人,見到的都是倒塌的大樓。

許多年奔走,料想約翰應該救出不少人,但一問之下,他說:「大概24、25人吧。」

若加上協同其他團隊救助出來的人,數字應該更高,但這麼少的人數,更令人驚覺天災的可怕,而奔走各地救災的救難人員,相比於拯救的生命,更常面對的是生命的逝去。

約翰淡淡地說:「看過太多太多了。還有人抱著我的腿,哀求我救他們的孩子。」

這就是救難人員的宿命,他說:「培訓時,我們會拿出很多遺體照片讓學員看,告訴他們,你們在現場看到的就是這些。如果你不喜歡看到這些照片,到現場更不會喜歡你所見。考慮一下,這是否是你想要做的事情。」也有一同救災的夥伴無法忍受下去,決定退出。「我都會跟他們說,你選擇退出,也是一種勇氣。

當過傘兵、去過戰場的約翰相較下較能夠調適。他說:「我比較好一點,雖然也會難過,但可以克服。」但他也說,在菲律賓曾看過上百名孩童被埋在校園廢墟裡,那次讓他久久不能平復。

約翰監控著全世界發生的地震,若是地震引發大樓倒塌等需要救援的情況,他和團隊就會出動到達現場。

他表示,出動的最高原則就是要快,設備再先進也比不過即刻救援,因此他們秉持的是最精簡的菁英人馬,最好在地震發生後的48小時內抵達現場。若是因為簽證、班機等原因必須把時間拉長,就需要評估現場究竟需不需要他們,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41歲的約翰和他團隊一行6人在隔天就立刻抵達,展開4天救援。他解釋,通常團隊會有15人左右,有時甚至會派出20人,但1999年世界各地災難頻傳,隊員分身乏術。

抵達現場後,每個國家的團隊通常會被分配到不同的倒塌大樓,展開搶救。6人小組的主要工作是搜尋倖存者動靜。

搜尋在震後現場非常重要,因為「如果找不到人,就無法救人」,一旦發現倖存者,後續會有救難隊投入施救。由於豐富經驗,約翰可以憑藉建築物材質和倒塌方式,評估出是否有生還者的可能性。

他指著照片中一棟傾倒的大樓說:「這就是我們被分配到的大樓。」雖然無法分辨出這是九二一大地震倒塌的5萬多棟房屋當中的哪一棟,但約翰說,大樓位在台中。

除了在這棟大樓救援外,約翰說,台灣政府也派人帶他們去了一個山間部落,看看是否可以施救,但他站在完全看不出任何房屋痕跡、已經完全被掩埋滅村的災後現場,只能說「很抱歉,我們幫不上忙。」

約翰已在今年退休,目前擔任消防顧問,並著手把30多年來的救難故事寫著成書。

他過去救災的足跡遍及俄羅斯、伊朗、菲律賓、日本、土耳其、台灣、哥倫比亞、巴基斯坦、印度、秘魯、印尼、莫三比克、宏都拉斯、盧安達等,並在2006年於白金漢宮獲得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頒贈大英帝國官佐勳章(OBE),是英國國際救難隊中獲頒此榮耀的第一人。

文/戴雅真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