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貴婦團案之教訓—請嚴部長重啟中正預校三長懲處案

2019-09-19 05:30

? 人氣

國軍。(國防部提供)

國軍。(國防部提供)

〜有人謔稱國軍重大案件的懲處標準,是隨著媒體報導多寡而訂。〜

先舉兩案說明:第一案是從國軍建軍以來,第一位被懲處的參謀總長,就是2015年因阿帕契直升機頭盔案(俗稱貴婦團案)。因被媒體炒作的沸沸揚揚,讓嚴德發上將被震怒的馬總統記過乙次,陸軍司令以下族繁不及備載的幹部們,就不多贅述了。

第二案是更荒謬的《洪仲丘案》,讓驚慌失措的馬總統裁軍法、廢軍監,並把人在國外參訪的高華柱部長拉下來陪葬。這兩件驚天動地重創國軍形象的大案,有哪一案不是經由公正且冗長的「司法」審判,最後兩位旅長都三審無罪定讞;另飛官勞乃成等十五人也全都不起訴。這兩案的法官,把賺飽通告費的名嘴們全部打腫了臉,也把未審先判的媒體,通通再判「重修」新聞道德學分。

但回首前塵,有誰會記得真正的受害者是誰?是被張友驊罵得最慘的「鬼眼佐憲」?還是已經妻離子散慘退、飛行技術堪稱全旅第一的種子教官〜勞乃成中校?范士官被媒體黑成經營地下錢莊、貪汙賣油買重機(調查局已還其清白);勞中校被黑成是貴婦紅酒派對的「痞子咖」,只因帶頭盔回家給餐敘親友拍照上傳,結果「花花飛官」的帽子從此套牢,旋即身敗名裂。

1427962749912-1-李蒨蓉參觀AH-64E阿帕契直升機的修護廠房-取自李蒨蓉臉書
2015年阿帕契直升機頭盔案,藝人李蒨蓉(見圖)在前中校勞乃成的帶領下參觀AH-64E阿帕契直升機的修護廠房。(取自李蒨蓉臉書)

今事過境遷,激情不再,攤開當事人所受之懲處,對照事實真相,不覺得悲從中來。空騎601旅基地算甚麼「要塞堡壘」?每年不都是開放營區敲鑼打鼓邀人參觀嗎?阿帕契直升機被當成佈景任人拍照嗎?所以飛行頭盔又算啥子機密的「軍事武器」?遇陸軍官校重大慶典前夕,阿帕契直升機先飛至大操場,俟停妥後飛官拎起頭盔放入「專用袋」走人,明天回營區時戴上頭盔展開飛行表演。

這些名嘴們把頭盔說的神祕兮兮,殊不知它不過是屬於個人的「軍用物品」罷了(比較昂貴的鋼盔)。據聞,美軍教官聽說當年受訓的績優學員勞乃成因此而被拔官,參謀總長還因此被記過,都驚嚇到彷如遇到「刺針飛彈」Lock-on般。是以本案只是因為李蒨蓉是明星、是美貴婦。今換成是一位長相平庸善良的平(貧)婦,同樣搔首弄姿拍照上傳,只會讓網友直接刪除跳過,而媒體根本就懶得報導。

20150406-Y00001-勞乃成-取自Joyce Chang臉書.jpg
前中校勞乃成。(取自Joyce Chang臉書)

洪勞兩案,讓多少無辜的將校,殆司法還其清白之日,半生戎馬、三十功名,已成塵土,只能怪馬是一位Low stress resistance的總統。2017年,美國海軍三個月內連撞三艘最精銳、昂貴的《阿利伯克級》飛彈驅逐艦(官兵死傷十餘位),而被撤換的層級也不過到第七艦隊司令歐科因中將為止。真是TNND!人家的三軍統帥川普就是大氣,沉的住氣,一律以「個案視之」,決不先誅連無辜幹部。

莫忘軍中冤案多

繼上述兩慘案後,今年又出現一懸疑怪案-「中正預校三長同時調職案」。該校自1976年成立至今已屆43年,從未見過校長、教育長、政戰主任同時調職之紀錄(降調),畢竟這在軍事院校算是非常特殊的案件(戰鬥部隊亦相當罕見)。是以三長犯錯事由真如0818日媒體所報導:「餐會找女主管作陪行為失當,及未依規定輪值高勤、在KTV飲酒等情事」,則三長之懲處概符合比例原則。

物不得其平則鳴,草木之無聲風撓之鳴,水之無聲,風盪之鳴。〜韓愈《送孟冬野序》〜

惟0906《聯合報》又對本案做了平衡報導(略以):經當事人(政戰主任)陳書國防部長後,國防部證實「三人單純是因為夜間在校內中興會館KTV飲酒」,行為失當,違反學校使用規定而遭調職,非因邀宴女主管等情。如本案真如國防部澄覆所述,案情單純若此,則先前懲處事由就顯得非常「兒戲顢頇」。

眾所皆知,預校三長皆遴優調任,僅以校長陳嘉生少將為例,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美國海軍研究院碩士。其待人謙遜自牧,處事公平細膩、堅守原則,在中正預校四期同學風評中,皆給予正面肯定的「儒將」評價。最難能可貴者在國軍各級部隊中,主官與副主官及政戰主管能肝膽相照者、實屬鳳毛麟角,而陳就是鳳毛之一。另湊巧者,三人皆住中北部,故下班後皆留校住宿。

2018年10月,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中)主持中正預校校長交接典禮,陳嘉生少將(左)交接印信予余劍鋒少將(右)。(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2018年10月,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中)主持中正預校校長交接典禮,陳嘉生少將(左)交接印信予余劍鋒少將(右)。(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軍中最惡劣的監察幹部就是少數自命清高,自以為是,不食人間煙火,用別人的血暖和自己的酷吏〜

 據了解,本案肇生關鍵因素之一,就是緣起於陳校長欲將其久任一職的校辦室行政官,調回原政戰本職發展,致該少校心生不滿所肇生。因此建議國防部長能抱持「同理心」及「毋枉毋縱」精神重新調查。筆者拙見有七:第一、更換專案小組重啟調查,不要再用同一批來俊臣、周興等酷吏,改換狄仁傑等良吏,相信絕對會有不一樣的調查結果。

第二、「強邀女部屬餐敘」等詞句,是誰授意簽給部長核批?這種輕佻率性、毀人名節於無形,陷長官於不義之舉,怎會在國軍最高軍紀監察單位發生?為何不慎重事先約談主計室女中校、醫務所女少校?如果不懂查案道德重點,為何不去請教田樹勳、陳恆圭、楊文賢、黃仲天、劉泓志等幹練的軍紀監察典範學長。

少數惡劣的監察幹部常拿雞毛當令箭,曲解長官用意,造成怨懟,致陷長官於不義

 第三、三長中除校長不值高勤,另二人當天是否輪值高勤(輪值表均排定公布)?如無高勤,上下班單位何來不假外出?。第四、下班期間校長邀請教育長及政戰主任,至圍牆外的學校招待所KTV聊天唱歌,請問要向誰報備申請?向參謀總長還是國防部長?用書面還是打電話報告?

功過是非,豈容模糊

第五、三人喝二罐啤酒,約莫在十二點左右結束,走回辦公室就寢(套房),這算哪門子深夜飲酒作樂?損了甚麼樣的官箴?羅織罪名,莫此為甚!(把監視器調出,真相一目了然)。第六、歷年三年級畢業旅行是否由特定文職老師所把持?住宿及交通是否合乎CP值?陳等三人把此「潛規則」改成「公開招標」後,是否立刻引來匿名信函攻擊?三長此舉是功是過?豈容是非不分。

因應女官日漸增多,宜及早頒佈合乎「情理法」之餐敘規範

第七、部隊中女性主官(管)比例日增,離退升遷等餐敘,是否要以兩性平權觀點禮貌邀請參加?不邀怕失禮,邀了怕丟官,邀與不邀間,妾身千萬難。再者,女性長官益增,如邀請男性僚屬餐敘又該如何自處?建請部長未雨綢繆,早日律定為宜。

名譽是表現在外的良心,良心是隱藏在內的名譽。〜 叔本華〜

往事已矣!來者可追。洪、勞兩案或有政治操弄之虞,嚴部長亦身為受害者之一。今預校三長懲處案,當無任何藍綠政治糾葛,完全在於部長一念之間,是以建請部長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之高度與氣度,重啟調查,還部屬清譽。贏得尊重,庶己無愧。

*作者為自由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