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台灣才知道,原來當義工是這麼有意義的事」德專家因921和台灣結緣,助台訓練搜救犬

2019-09-17 16:49

? 人氣

吉斯說,德國幾乎沒有地震,921的任務讓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搜救犬在震後的瓦礫可以發揮這麼大的用處。(圖/取自網路)

吉斯說,德國幾乎沒有地震,921的任務讓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搜救犬在震後的瓦礫可以發揮這麼大的用處。(圖/取自網路)

吉斯打開珍藏相簿,找到20年前在台灣拍的照片,她身穿德國救難犬協會制服,身後是傾斜大樓,相簿還有「德救難犬深入台灣災區救人」報導和時任外交部長胡志強的感謝信。

吉斯(Nicole Gies)的正職是獸醫,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她才26歲,她與她的狗剛剛通過搜救犬考試。在醫院工作到一半,她突然接到要去台灣的電話,「這是我第一次到國外出任務,我爸媽當時好擔心。」

九二一大地震後,德國救難犬協會(Bundesverband Rettungshund,簡稱BRH)派了10名隊員和8隻搜救犬到台灣,吉斯是其中一員。她一到災區,馬上被高樓傾斜和倒下的景象嚇到,廢墟不時傳來磁磚掉落的聲音,從早到晚警戒區旁都站著焦急等待的親人。每當餘震的警報一響,所有人就匆忙逃離現場。

任務一共進行了5天,遠從德國來的隊員,在一棟倒塌的高樓成功尋獲一名婦人,並與其他國家的救難隊合作將她救出來。當吉斯與其他隊員準備搭機返國時,機場大廳內的所有人,當著他們的面熱烈鼓掌,讓她至今難忘。

德國救難犬協會旗下的80個分會遍布全國,擁有800多隻通過考試認證的搜救犬,除了台灣,還到土耳其、海地、菲律賓、印尼等受地震、風災、海嘯侵襲的國家執行任務,累積豐富的海外救援經驗。

在台灣,搜救犬主要由公部門的消防機關培訓,反觀德國由民間來主導。成立逾60年的德國救難犬協會,成員全是義工,經費和設備來自民間捐助,並與警消機關保持密切的合作關係。

吉斯住在德國西部的哈姆(Hamm),平日在當地的動物園工作,每週帶自己的狗與其他隊員訓練一次。她還經常在網路上與各國同好交流,切磋訓練和搜救的技巧,以專家身分受邀到德國警察大學演講。

台灣是她第一次出任務的國家,20年過去了,她與台灣的緣分不僅沒有中斷,反而還更密切。

九二一大地震讓台灣認識搜救犬的重要性,各縣市政府紛紛展開培訓。透過駐慕尼黑辦事處的牽線,德國救難犬協會在2016年首度邀請內政部消防署的搜救隊到德國訓練。隔年,德方也首次派犬隊到台灣訓練,並與台中市消防局簽署合作備忘錄,去年更在霧峰設立據點,方便亞太地區就近救援。

台灣與德國的搜救犬交流,從此進入新頁。吉斯已隨協會到過台灣3次,今年9月,台灣也將第二次派犬隊到德國訓練。

一般來說,搜救犬的任務由領犬員和犬隻組成,一人一犬形影不離。任務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犬隻一找到人就會狂吠,指引搜救人員救出受困的人,可在震後的瓦礫或雪崩後執行任務。另一種是「尋人」(Mantrailing),在德國主要用來尋找失蹤老人,狗只要聞過人隨身物品和衣服的味道就能追蹤足跡。

吉斯表示,台灣搜救犬訓練和出任務的經驗豐富,但尋人的訓練比較缺乏,她與台灣官員討論過後發現,經常發生登山客迷路和山難的台灣需要尋人的搜救犬,德國救難犬協會因此決定將整套德國訓練的方式傾囊相授。經過密集訓練,台灣搜救犬日前首次通過德國的考試,讓她非常有成就感。

吉斯一再強調與台灣的交流是雙向,德國隊員也從台灣學到很多,她已迫不期待明年3月再度到台灣,「順便享受台灣的食物和人情味」。

如今回首20年前九二一救災,有沒有在身上留下什麼痕跡?

吉斯說,德國幾乎沒有地震,那次任務讓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搜救犬在震後的瓦礫可以發揮這麼大的用處。還有,當時她還年輕,「我到了台灣才知道,原來當義工是這麼有意義的事。」

文/林育立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