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促轉會新出土檔案,上萬平民被黨國監控

2019-09-19 11:50

? 人氣

負責分析政治檔案的葉虹靈,從新出土的檔案看見情治機關如何監控一般民眾。(陳明仁攝)

負責分析政治檔案的葉虹靈,從新出土的檔案看見情治機關如何監控一般民眾。(陳明仁攝)

匪諜與抓耙子,究竟是誰「在你身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試圖從歷年徵集的政治檔案中,勾勒戒嚴時期國家監控體制的樣貌,這才發現,就連小老百姓也遭殃,舉凡麵攤老闆、貨車司機、鐵路工人、小學老師等都是情治機關的監控對象。

吐露思鄉情懷就會遭監控

促轉會設計的互動遊戲「想家」於中秋節前夕上線,正是呈現這樣的故事。遊戲中的每個角色必須避免與監控者面對面,從中體驗被監控的忐忑。可能被舉報、監聽或檢查書信的人,包括修女、老榮民、退休教師或基層公務員,這些市井小民都是被警備總部(在戒嚴期間執行白色恐怖任務的情治單位)「關切」的一群人。

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警備總部的檔案中?戰後初期,許多修女從香港派駐到台灣工作,而許多榮民、教師與公務員則是隨著國民黨政府來台,情治機關認為這些外省籍人士可能與「匪區」聯繫,便鼓勵民眾互相監視、檢舉。

在兩岸高度敵對的年代,因為時代動盪而離鄉來台的人們,只要曾吐露思鄉情懷就可能遭到監控,一旦與在中國的親朋好友通信、匯款接濟,乃至於返鄉探親,便遭街坊鄰居告密,進而由情治機關介入調查。想家的人都成為國家的敵人。

情治機關阻攔的方式很多,可能當面約談、管制出境、移送法辦,甚至擬定「攻心計畫」。例如,檔案中可以看見,情治機關欲阻擋老江(化名)返鄉探親,打聽到他「怕老婆」的傾向,便先說服他的妻子,再由她進一步勸阻老江。

另外一份檔案則揭露,一位一九七三年從香港調派到台灣負責助產與育嬰工作的修女,到香港在職進修時偷偷搭乘火車到中國探親,返台後隨即被約談,她說:「中共說我在香港販賣軍火,讓在中國的家人飽受折磨;在台灣又因為潛赴『匪區』的紀錄被調查,還被限制出境,真是兩邊都不討好。」

新出土檔案曝露上萬平民遭監控

根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統計,當時外省人雖然只占全台人口一五%,但已知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中卻有四六%是外省人。除了知名的自由主義學者殷海光、《自由中國》創刊人雷震之外,許多名不見經傳的外省籍民眾也被納入監控體系。

「外省籍的案量大到無法忽視!」促轉會專任委員葉虹靈表示,許多民眾以為白色恐怖的受害者都是本省人,但是從國發會檔案局近期徵集的檔案可以發現,外省人被監控的強度超乎過往想像,顯示國家體制迫害人民權利根本不分本、外省籍。

檔案局於二○一八年底完成第六波政治檔案徵集,最大的收穫是十二萬筆戒嚴時期的保防與偵防檔案,最大宗來自於內政部警政署、法務部調查局及國防部後備指揮部,檔案內容涉及情治或警政機關執行社會監控、情報布建、主動調查、逮捕緝拿與自首自新等過程。

國家監控不分族群,亦不分職業與地區。民進黨創黨秘書長、前東吳政治系教授黃爾璇公開發表政治民主改革言論後,便突然遭校方解聘。促轉會調查過程中意外發現,教育部曾召開「校安會報」監控大學校園,並在校內與教職員、調查局人員合作,彙整「問題師生」名單交由情治單位處理。

從已知的學術研究與口述史調查,可以得知,情治系統對政治異議人士的監控。然而,這批檔案除了提供更多有關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江南案、鄭南榕自焚等重大政治案件的事證之外,還有成千上萬筆監控平民百姓的檔案,記錄他們每天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民眾的行為舉止只是檔案的一小部分,案卷中記載的發文者、考核者、經費來源、會議地點以及是否回報等批示,都讓促轉會更瞭解各情治機關之間的關係。例如,由教育部召集以維護校園安定為名的校安會報,竟是在國民黨北區知識青年黨部召開,便揭露國民黨在政治偵防工作的角色。

一年內解、降密政治檔案

自今年七月《政治檔案條例》通過後,各政府機關必須在半年內清查檔案,原則上必須在一年內解、降密。例如,原本被國安局列為「永久保密」的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與美麗島事件的政治檔案,若無國安會許可就必須解密。除此之外,政黨、附隨組織及黨營機構持有的政治檔案也必須移歸為國家檔案。

葉虹靈表示,促轉會除了透過政治檔案還原歷史真相,更致力於協調、建構完整的檔案公開制度,以便在任期結束後提供給更多的研究者查閱,未來都將使情治系統的圖像更為清晰。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