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從台北飛加德滿都,我想念金邊,想念喜馬拉雅山上的孩子

2019-09-06 09:00

? 人氣

加德滿都地標大塔--Boudhanath Stupa(圖/謝幸吟提供)

加德滿都地標大塔--Boudhanath Stupa(圖/謝幸吟提供)

不像七年前取道廣州到尼泊爾,這次我選擇搭乘馬印航空,經吉隆坡飛加德滿都。飛行地圖顯示在南海上空一路往南飛,沿著航線看見香港、金邊、胡志明、曼谷、雅加達、馬尼拉、河內等城市。明明是三訪尼泊爾,心中卻一直想起金邊,想起2015年5月到柬埔寨出差、利用工作空檔,走訪「柬埔寨瓊邑克種族屠殺中心(Choeungek genocidal center, Cambodia)」的震撼。

除了瓊邑克種族屠殺中心,第21號安全監獄(Security Prison 21, S-21)更讓人心痛。這原本是一所高中,1975年被赤柬政府改成集中營和集體處決中心,那段期間這裡關了15萬人,只有7人倖存。應該是青春洋溢的校園,卻成為血腥之地,也就是現在的「Tuol Sleng 種族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圖/謝幸吟提供)
柬埔寨瓊邑克種族屠殺中心入口(圖/謝幸吟提供)

幾乎沒有拍任何照片,我記得自己那時一直掉眼淚,哭不出來,心都揪在一起了,很難相信,怎麼學校變刑場了?各種慘絕人寰的酷刑,讓人毛骨悚然,只因政治立場不同,就要被鐵鍊綁住四肢、然後放火燒床,在這種變態凌遲下死去。而這不是太久之前,不過半個世紀,怎麼會如此凶殘?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民?Joel Brinkley和Jay Mather所寫的「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Cambodia’s Curse: The Modern History of a Troubled Land )」,是我的最喜歡的書之一。只我更相信是人禍,而非詛咒。

2015那年為勵馨舉辦女孩人權會議而前往金邊,回國分享報告PPT,最後一頁寫著:

《最後,想邀請大家用三分鐘,聽一首歌-- Oh! Phnom Penh》

《這是1970年代一段令人沈痛的歷史,200萬名柬埔寨人遭政治殺害,佔當時全國人口1/4。》

《願神撫慰受難者及家屬的靈魂,使他們遠離傷痛。相信正義終將伸張⋯》

《在人權紀錄欠佳的柬埔寨,舉辦女孩人權會議,是很大的衝擊和震撼,更多反省。》

(圖/謝幸吟提供)
柬埔寨瓊邑克種族屠殺中心(圖/謝幸吟提供)

這次尼泊爾志工旅行,是第三次參與台灣健康服務協會(Taiwan Health Corps, THC)海外醫療服務,前兩次分別是2012年8月到尼泊爾加德滿都和波卡拉,以及2015年1月到印度菩提迦耶。這次陪伴飛行的是Dan Bortolotti《無國界醫生的世界》這本書。我對海外人道援助工作有著憧憬與理想,但不是混合奉獻付出愛心的浪漫情懷,我理解培力、永續、尊重的絕對重要,而且期待透過專業表現,把這些信念放在心上,落實在行動和態度。

(圖/謝幸吟提供)
加德滿都特里布萬國際機場Tribhuvan International airport(圖/謝幸吟提供)

七年前那次從加德滿都回台北,中國南方航空班機在颱風天飛到桃園機場上空,盤旋好久遲遲未能降落,後來機長廣播決定飛回廣州,我被迫在白雲機場辦台胞證,護照被海關人員粗暴地丟還給我,還說「這不需要」,滯留一夜。

不想再冒著被羞辱的任何風險,這次我走比較遠的飛行路線,來回都取道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而不是香港或廣州。只要有替代路線,我決定今後搭機不再過境中國任何城市,這是選擇。

這次尼泊爾工作,是台灣健康服務協會《2019 A-3喜馬拉雅山基礎保健員培訓計畫進階班第三期》課程,8月19-28日十天期間,有來自尼泊爾全國8個寺院一所學校一共23名喇嘛以及一男一女兩位高中生參加。 醫護人員授課,我幫忙一點點行政上的, 翻譯的,還有拜訪合作醫院,拜訪相關NGO,撰寫報導的工作。

馬印航空 OD 182班機8月17日晚上十點一降落加德滿都,我的心立刻從金邊模式切換,開始想念喜馬拉雅山上的孩子,尼泊爾的人們和我的尼泊爾女孩。

(圖/謝幸吟提供)
馬印航空(圖/謝幸吟提供)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