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內衣是個人選擇!韓國女性發起「無胸罩」運動 解放社會眼光束縛

2019-09-06 10:00

? 人氣

(示意圖)南韓女性近期發起「無胸罩」運動。(圖/Pixabay)

(示意圖)南韓女性近期發起「無胸罩」運動。(圖/Pixabay)

韓國女性正在互聯網上分享自己不穿內衣的照片。#無胸罩運動 (#NoBra) 的標籤正發展成為社交媒體上的女性運動。

韓國女演員兼歌手雪莉(Sulli)在自己擁有百萬粉絲的Instagram帳戶上發佈不穿胸罩的照片,隨後引發廣泛關注和傳播。

Graphic of a Bra

從那以後,她成為韓國「無胸罩」運動的領袖。她向公眾發出明確信號,穿或不穿胸罩是關乎「個人自由」的問題。

「無胸罩」運動

儘管有許多支持的信息,但她也收到許多強烈反對的聲音。許多社交媒體用戶稱她是「追求關注的人」,並指責她故意博出位。

有人堅定認為她利用女性運動為自己賺取名聲。一位Instagram用戶評論道:「我明白穿胸罩是個人選擇,但她總是拍自己穿緊身衣讓胸部輪廓凸顯的照片。她不必這樣做。」

 
 
 
 
 
 
 
 
 
 
 
 
 
 
 

설리가진리 (Sulli)(@jelly_jill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另一位用戶評論道:「我們不責怪你不穿胸罩。我們要告訴你,你該隱藏自己的乳頭。」

「你該感到羞恥。你能穿成這樣去教堂嗎?你可以穿成這樣去見妹夫/姐夫或者岳父岳母嗎?」

「不僅男性覺得不舒服,女性也是,」其他人評論道。

最近,韓國歌手華莎(Hwasa)也發照片,讓「#無胸罩」運動重新回到聚光燈下。

不穿內衣的選擇權

一些關於韓國歌手華莎不穿內衣只穿白T恤的照片和影片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但那以後,「#無胸罩」運動被更多的女性所熟知。

在韓國尋求自由的女性中,這並非孤例。2018年,反抗韓國社會對女性不切實際的審美要求的「掙脫束衣」 (Escape the Corset) 運動崛起。韓國女性被要求在化妝和護膚上花費很多時間。許多女性剪掉了長髮,不再化妝。他們將這些作為反叛行為發佈在社交媒體上。

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的許多女性表示,這兩個運動間存在重大聯繫,它們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方式表明了一種新的行動主義。

南韓女性面臨「凝視式強暴」

近年來,韓國女性一直在抗議父權文化、性暴力,以及男性在洗手間和其它公共場所留下針孔攝影機等犯罪行為。

2018年韓國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女性抗議活動,成千上萬女性走上首爾街頭呼籲打擊針孔色情片。

Lina Bae
韓國YouTube明星裴莉娜不化妝後收到死亡威脅。

接受BBC採訪的一些韓國女性表示,她們現在面臨兩難選擇:她們支持「無胸罩」運動,但她們沒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在公共場合這麼做。一個重要原因是源於「凝視式強暴」的恐懼。在韓國的語境中,它指的是過度注視讓人們覺得受到侵犯。28歲的鄭聖恩(音譯,Jeong Seong-eun)是2014年紀錄片《No Brablem》製作團隊的一員,這部紀錄片講述了女性無胸罩運動的故事。

鄭聖恩說她在大學期間與朋友一起發起了這個項目,彼時她開始質疑:「為什麼我們覺得穿胸罩是自然而然的事?」

「如果我穿內衣不舒服,那我就不該穿」

雖然鄭聖恩認為更多的女性公開討論這個話題是好事,但她也表示,相信大多數女性會對只穿T恤、不穿內衣來展示自己的乳頭而「感到羞恥」。

24歲的朴愛雪(音譯,Park I-seul)是一位參與「身體積極運動」的韓國模特兒。去年她決定製作一個影片,記錄自己在首爾進行的3天「無胸罩」運動。

該影片很受歡迎,獲得了2萬6千次觀看。

她說自己的一些粉絲現在處於中間地帶,她們選擇穿無鋼圈的胸罩。

「我曾有過誤解,認為如果我們不穿有鋼圈的胸罩,乳房會下垂、會變醜。但在我拍完視頻後,我不再穿了。現在我在夏天大多數時間都穿無鋼圈的胸罩,冬天不再穿內衣」。

Yippee brand sells nipple patches
一些女性選擇胸貼,而非胸罩。

這一運動並非只發生在韓國首都。

它還激勵了來自韓國大邱的22歲企業家和視覺設計專業學生李那炫(音譯,Nahyeun Lee)。自今年5月以來,她一直在賣胸貼,銷售口號是:「如果你沒穿胸罩,沒關係!」

來自全羅南道的多京(Da-kyung)說,歌手兼女演員雪莉的照片啟發了她。現在工作時她穿胸罩,但當她和男朋友獨處時不穿。

「我男朋友說,如果我穿內衣不舒服的話,那麼我就不該穿,」她說。

她們想發出的信號是女性有權選擇,但有研究表明不穿胸罩的影響嗎?

A bra going into a bin.
無胸罩運動在韓國的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

不穿胸罩影響健康嗎?

麥基(Deidre Mc Ghee)博士是澳洲伍倫貢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乳腺研究所的物理治療師兼聯合主任。

她說:「我相信女性有權選擇,但如果你有明顯的乳房腫塊並且身體不能支撐它,那包括頸部和背部在內的身體會受影響,」她說。

「隨著女性年齡的增長,她們的生理結構和皮膚發生變化,自身的支撐水平也自然降低。」

「女性在運動不提供支持時會導致乳房移動,支撐性的運動文胸可以緩解乳房疼痛,也有助於預防背部和頸部疼痛。」

「我們的研究發現,乳房是我們性別認同的一部分,即使女性沒有乳房,例如在雙側乳房切除術後,許多女性仍然會保護它和做出收肩的動作。」

「同樣地,如果你對乳房的外觀或乳房的運動方式感到尷尬或產生了自我意識,你也會做出一些毫無意義的動作。對於一些做過乳房切除術的女性,我告訴她們要考慮穿胸罩,這對她們的身姿和信心有幫助。」

Female protesters
1968年美國小姐選美大賽會場外的抗議活動後,出現了「燒胸罩的女權主義者」的說法。

博佩琪(Jenny Burbage)博士是英國普茲茅斯大學(University of Portsmouth)生物力學的高級講師,她說女性穿胸罩感到不適或感到疼痛「與穿不合身的胸罩有關」。

「據我們的研究小組所了解,沒有可靠的已發表的科學研究表明胸罩的穿戴與乳腺癌有關,」她說。

從「燒胸罩」到「解放乳頭」

但這些甚至還趕不上女性第一次反對戴胸罩的活動。

1968年,在美國小姐選美大賽會場外的抗議活動後,首次出現了「燒胸罩的女權主義者」的說法。

當時的女性抗議者將包括胸罩在內的象徵著壓迫女性的物品扔進垃圾箱。但她們從未真正燒過它們。

但從那時起,燒胸罩已然成為女性解放運動的代名詞。

今年6月,瑞士各地成千上萬的女性走上街頭燒胸罩和堵塞交通,以表達同工同酬,要求更多平等和終結性騷擾和暴力的訴求。

10月13日的無內衣日已成為呼籲全球提高乳腺癌意識的日子。但去年菲律賓的女性用這一天來呼籲加強性別平等。

Young women demanding to go topless with the slogan "Free the nipple" on her back
「解放乳頭」運動現場

記者愛美達(Vanessa Almeda)表示,「無內衣日」 (No Bra Day)強調女性氣質和我們對自己女性身份的認同。

「胸罩象徵著女性被束縛,」她說。

近年來,活動人士開始曝光對於男女性露出乳頭的不同審查標凖。

2014年12月,網飛(Netflix)發佈了一部名為《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的紀錄片,該紀錄片鏡頭跟隨紐約的一群年輕女性,抗議針對女性乳房的刑事定罪和審查。它讓「解放乳頭」活動成為一種全球現象。

最近在韓國發起的「無胸罩」運動代表了全世界對女性身體受到限制的關注。但女性參與者在此過程中遭遇的強烈抵制表明,韓國文化的期望對這一挑戰產生了阻力。

然而,對於許多韓國女性來說,這是關於「個人自由」的基本問題。

運動的可見度越來越高,這表明對許多韓國女性來說,「無胸罩」運動的標籤不會消失,在未來不穿胸罩也將不是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