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場「素顏革命」正在延燒:南韓女性掙脫美麗緊箍咒,向外貌至上文化說不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一席「台女不化妝上街嚇人」的言論引發爭議,但在鄰近的南韓,化妝不只是一種禮貌、更是加諸於女性的沈重義務。當白皙皮膚、精緻妝容和姣好身材成為南韓社會評斷女性的緊箍咒,一群南韓女性在社群媒體上發起「掙脫束衣」運動,她們抹去紅唇、削下長髮,宣示不再服膺當地社會對「美麗」的嚴苛要求,要活出自己最真實的模樣。

上傳素顏影片 Youtuber遭恐嚇

裴麗娜(音譯,Lina Bae)時常上傳化妝教學影片到YouTube,是名擁有14萬訂閱者的美妝Youtuber,但在今年6月,她決定不再這樣下去,是時候做些什麼了。裴麗娜告訴BBC,她認為眾多韓國女性都穿著「外貌的束衣」,特別以醜陋的評價為恥。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裴麗娜説許多年輕網友留言告訴她,化妝給了她們去上學的勇氣,「我意識到這非常不對勁,我想要拍攝一支新影片,跟她們說『不化妝也沒有關係』。」

在裴麗娜上傳的這支影片中,她一開始以素顏示人,字幕打上「妳的素顏汙染了我的眼睛」、「化妝是一種禮貌」等字眼,接著她開始上妝,把粉底、眼影、唇膏等化妝品塗抹在臉上,畫面這時又跑出「男人不喜歡濃妝」、「要是我是妳我會去自殺」等批評。隨後,她扯下假睫毛,把妝容卸除得乾乾淨淨並戴上眼鏡,一臉素淨的的裴麗娜此時終於露出笑容,對觀眾傳達這樣的訊息:「妳不一定要漂亮,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妳本來的樣子就是特別的。」

影片自發布以來已吸引近600萬次觀看,也在網路上引發軒然大波。裴麗娜心知肚明,自己會因為拍攝這部影片受到一些負面批評,但她萬萬沒想到,除了無數人身攻擊的惡言,這支素顏影片竟然讓她收到死亡威脅:「某些人會說,『妳(的身材)根本塞不進束衣!』甚至有人威脅會找到我,然後把我殺了。」

外表至上 連履歷也要「漂亮」

走在首爾大街上,韓系美妝和整形美容診所的看板林立,南韓女性從小開始就被廣告不斷轟炸,必須擁有無瑕肌膚和完美身材,外表甚至被視為成功的必備條件。201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有88%的求職者認為,外表是影響求職的重要因素,更有半數受訪者表示為了得到工作機會,會考慮進行整形手術。南韓的美容產業在全球數一數二,一年的市場高達130億美元(新台幣約4000億元),更是世界上人均整形美容手術比率最高的國家。

南韓外表至上的風氣,使外貌充分影響個人在就業市場中的競爭力,許多新鮮人甚至會尋求專業的攝影協助,在履歷表內附上最完美的照片。23歲的金楚慧(音譯,Kim Chu-hui)受訪時就說:「他們(公司)會以我在相片中的樣子評斷我,所以我想讓他們看到『最佳版本』的我,留下一個好印象。」

女主播戴眼鏡播新聞 打破行業禁忌?

對外貌的高度要求,在女性身上又更加嚴重。在南韓各大電視台,男主播戴著眼鏡播報新聞的畫面稀鬆平常,但MBC電視台晨間新聞節目主播任鉉珠(音譯,Hyun-ju Yim)今年4月12日戴著眼鏡現身主播台,卻引起網路熱議。任鉉珠表示,由於自己播報的新聞時段是清晨6點,配戴隱形眼鏡會加劇眼睛疲勞,所以早就動念要戴眼鏡播報新聞,經過長久的掙扎,她終於鼓起勇氣成為南韓史上第一位戴著眼鏡播報新聞的女主播。

 
 
 
 
 
 
 
 
 
 
 
 
 
 
 

임현주/ Pinkfish(@anna_hyunju)分享的貼文 張貼

任鉉珠思考著,為什麼只有女主播需要配戴隱形眼鏡,但男性卻能夠不假思索戴著眼鏡上鏡頭,「我問自己,戴眼鏡真的不對嗎?」起初,任鉉珠擔心觀眾認為她不夠敬業,幸好收到的是數千封支持她的電子郵件。現在的任鉉珠對於自己感到更加自在,「眼鏡在我身上帶來很多變化,我不再穿著讓我不舒服的服裝,我變得更加自由了,我想,眼鏡給了我自由的翅膀。」

「掙脫束衣」運動

對美麗的過分追求,成為讓許多人苦不堪言的枷鎖。除了裴麗娜,越來越多人挺身而出,響應這場「掙脫束衣」(탈코르셋,escape the corset)運動,挑戰社會對美麗的僵固標準。許多南韓女性在社群媒體公開貼出銷毀的化妝品殘骸與剪去長髮的照片,把價值不斐的唇膏、眉筆當作書寫標語的工具。

 
 
 
 
 
 
 
 
 
 
 
 
 
 
 

몽실(@jh_jh_0102)分享的貼文 張貼

22歲的車智元(音譯,Cha Ji-won)在加入掙脫束衣運動前,每個月要砸下700美元(新台幣約2萬1千元)購買化妝品,過去她覺得自己活像是個二等公民,但在她不再化妝之後,「人們開始聽我說話了。」

化妝就不能是女性主義者嗎?

束衣運動正風起雲湧,但也有聲音認為這場行動有些矯枉過正了。BBC走訪首爾一家女性主義書店,受訪的幾位年輕女性認為自己是被迫加入束衣運動的行列。Chacha說,這場束衣解放運動本身彷彿正在成為新的束縛,「有人現在說:『如果妳化妝就不是個女性主義者』,就算妳喜歡化妝,可能也會認為必須遵守這件事。」另一位方(Bang)小姐更因此而苦惱:「我喜歡長髮、化妝、穿緊身裙,這樣的我還能成為女性主義者嗎?」

 
 
 
 
 
 
 
 
 
 
 
 
 
 
 

조혜빈(@been__94)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束衣運動登上媒體頭條的同時,南韓女性在家庭、職場和社會中持續面臨嚴重的歧視:南韓的性別薪資差距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成員國中最差的、國會內的女性議員只佔了6分之1,企業管理職的比例更只有10分之1。除了撼動社會對於「美麗」的標準,南韓的性別平權之路仍然道阻且長。束衣運動不只是一場「素顏行動」,更重要的是,這群韓國女性對社會強加的限制作出反撲,在這個性平觀念仍相當落後的國家尋求表現自我的自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