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藍皮綠骨?王金平的「冤」與「怨」

2015-12-01 06:10

? 人氣

立法院長王金平被視為國民黨本土派代表號,卻不被深藍理解。(顏麟宇攝)

立法院長王金平被視為國民黨本土派代表號,卻不被深藍理解。(顏麟宇攝)

原本,當「馬習會」的消息傳出來的時刻,藍營支持者應該一掃幾年來陰霾、歡欣鼓舞、雀躍不已。不過,有不少深藍民眾為了一件「小事」,卻憤慨萬分、怒火中燒。

一位頭腦清晰、論斷果決的深藍名嘴,為了追究「是誰走漏了『馬習會』消息 ?」而開了一場臉書批鬥大會。她的依據是:

「馬習會這樣歷史性的會面,總統府昨晚(3號)先告知了立法院長王金平。然後消息立刻走漏,自由時報鄒景雯立刻知道了,昨晚立馬批判馬英九黑箱云云。」「我的疑問是,是不是立法院的人,洩漏給自由時報的 ?」「是誰,忙不迭地把這件天大的事,報給自由時報,好拿來修理馬英九呢 ?」

於是乎,一場「批王大會」開得熱火朝天,藍營參加者各個慷慨激昂。

筆者在「圍觀 」、看熱鬧的時候情不自禁,用委婉、低調的語句,留言勸慰一番。一位好心的藍營大姐馬上理論:

「偽按啊!攘外必先安內,國民黨才有希望。」連蔣委員長都還魂「路過」發話。而參加這場「公審大會 」藍營支持者,聲勢浩大、人數可觀,不到一天之內,就有2728人點讃,381則分享,341則留言。

「藍皮綠骨?」躺著中槍

事後,王金平對「洩密」與否的回答是,總統馬英九曾致電給他(3日下午),說有「好消息」,並表明第二天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把這個「重要國是」找他報告。但「好消息」究竟是什麼,馬沒說,王也就沒問。所以他在媒體曝光「馬習會」會后,才得知的。王金平的說法可信否?馬王兩造是唯二的當事人,王有無說謊一問對方就知道了。其二,如果長期觀察王金平,你會發現,面對有爭議或質疑的提問時,他常會回答:「一切順其自然」、「你們慢慢看」、「你們一起想看看」、「這都是你們在想 」。

以王的老練和周延,很少發生過前言不到後語,或自我矛盾的情況發生。這次,既然他親口否定事前知情「馬習會」,應該可信度極高。為了證實自己「王金平沒洩密」的推斷,也避免像名嘴一般失之武斷。筆者還專門為了這件「小事」,打電話給極為親近王的人士查證。

「王院長是拿香、拜佛的人,絕不可能說謊。有些人就是要天天抹黑他。」對方非常鐵定又激動地這樣說。

再後來,據媒體報道,原來是馬總統在舉辦會面的五天前,就通報了美國,而美方又有人透露民進黨。然後民進黨「極有可能」把消息洩露給媒體,然後又假裝「我們被突襲。」從頭至尾,與王毫無瓜葛。

不過,在深藍民眾早就既定的「藍皮綠骨」觀感和「藍帽」之下,王金平想不躺著中槍,很難!

那麼,王金平真的「藍皮綠骨」嗎?

一、兩年前由「關說案」而引發的「九月政爭」,王金平雖然有驚無險、受盡屈辱,沒有被他投身近60年的國民黨趕盡殺絕。勉強保住黨籍和立法院院長的寶座,但也讓深藍民眾更加對他深惡痛絕。

「關說」是深藍民眾對王愈發不滿的原因之一,但幫綠營立院黨鞭柯建銘「關說」,則更加坐實「藍皮綠骨」之名。以軍公教為主的深藍支持者,無法深入窺伺台灣政治運作的底細和奧秘。電視上藍男綠女們在立法院上演的全武行,只不過是為了爭取各自選民的假面舞會,私底下卻不乏水乳交融之情。

筆者就曾親賭,一位深藍的政治人物,白天在立院大論統獨議題,晚上卻出沒忠孝東路和復興南路上「不太健康」場所,與綠營獨派政客和社會人士觥籌交錯。雖然檯面上藍綠攻防劍拔弩張,但私底下藍綠政客間,卻有著千絲萬縷的合作關係和共同利益。

二、過去七年多,立法院一直藍大於綠,國民黨立委席次佔絕對優勢。如果眾志成城,所有法案都不難以最後的表決通過。此外,藍委們早就應該以多數黨的優勢,立法修改「黨團協商制度」,使少數黨無法阻攔、拖沓馬政府推出的各類法案,提升立法效率。

不過作為多立法院多數的國民黨,過去幾年「文鬥」、「武鬥」都節節退縮。既沒有在宣揚政策理念或批判對手人方面,發揮應有的炮火,喪失引導民意的話語權。而在議會靠體力的對陣(打架)方面,也無法以眾敵寡壓制綠營的杯葛和抗爭。回過頭來,卻一味指責王金平議事不公,處處牽就、縱容、壯大綠營。難道王真的如此大能耐?

而實際上這些年來,除了遭太陽花學運阻攔下的「服貿協議」,馬政府所提出的各種議案,包括爭議性很高的證所稅、油電雙漲等法案,大多都有通過。指責王金平窒礙了馬政府的施政、扯了後退,有失公允。

三、深藍的名嘴或意見領袖,常常質疑王金平不夠強硬,為何不用議會警察權抵擋綠營的過火抗爭,以及命令警察驅離佔領立院的學生。從而讓國民黨落得今日救亡圖存的窘境。

不過試問今日世界上,無論是真、假民主國家,議會有打架時有所聞,但幾乎沒看過有警察進議場抓人的。再說,如果當初王金平真動用警察權進場驅趕學生,後面的結局又會怎樣?

反課綱活動時,雖然現場拘捕衝進教育部的學生,但最後為了避免更大的爭端,教育部對犯事的學生都沒採取法律告訴手段,以期讓事件盡快落幕。在同類事件中,不應該用雙重標準檢驗主事者的對錯。

含「怨」走完最後一程

「關說案」委託方,綠營立院總召柯建銘當下如日中天。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至今已先後8次為柯站台助選。把柯視為民進黨最寶貴的資產,要求立院黨團全力幫柯建銘澄清「喬王」的污名,黨內大老也要全力投入柯的輔選。

當代表後太陽花世代的時代力量候選人,在新竹與柯建銘競爭並嚴詞批評時,兩位綠營理論大師級的前輩,為他撰文背書辯駁。陳菊和林佳龍等綠營人氣市長為他「仗義執言」。柯建銘不僅被漂滌的「潔白無瑕」,仿佛已成為民進黨黨旗上璀璨的亮點。

雖然國民黨無法忽視王金平在本土派和基層的實力,讓他如願以償得到國民黨不分區第一名的提名。但伴之而來非議、雜音、批判如影隨形,沒有一個高層或天王出來為他背書辯解。

這就是國、民兩黨的黨性差異,以及「何謂多數民意。」民進黨目前無所不用其極化異求同,只在意如何去爭取最後的勝利,而國民黨一邊高喊對主義的忠貞不渝、一邊無法止歇各派間的內鬥,更無法降低內部嚴重的黨內省籍對立。

一位深藍、大炮本土立委辦公室主任表示,高層只喜歡和信任外省掛,從來就不重用本土派。本土派就算絕對服從黨的政策,也進入不了權力核心。

上個月在台灣很南邊的縣市,又遇到一位孤軍奮戰的本土藍委參選人。酒過二巡,一改往日的敦厚斯文,「問候語」不斷。抱怨說本土派最忠厚,最愛黨,哪有不團結。是中央那些大老們天天搞鬥爭,還總是重北輕南,打壓本土派。

像王金平這樣的老派國民黨人,雖然無法講出華麗、鏗鏘、動人、忠黨愛國的辭藻,但50多年的國民黨生涯,骨子里多少都已被黨國思想所浸淫。要不然早就與李登輝同流,或是在阿扁主政時被極致的禮遇招安。

如果別人是王金平,在「九月政爭」後保住了最後的顏面,一生得到極致權力、榮譽和民望(深藍除外),此時下車,退出政壇,可能是最「完美的結局」。不過他還是選擇再參加人生中的最後一役。

按常理判斷,應是王的本省派追隨者,極力堅持和遊說王「不能不玩」。沒有王金平,不僅本土派可能一夕江河日下,國民黨更可能徹底崩盤。坐轎的人有打算下轎,但抬轎的堅決不准。怪不得前陣子,不分區「第一名」未篤定前,王營人士會護住心切,瘋狂放話宣洩、叫板中央。

這場選戰幾經波折之下,藍營民眾早已立場混亂、思維崩盤。他們的言辭、舉措現在好像是「嫌敵人太少」,或是「嫌朋友太多」。也不管什麼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格言,既然已經變成少數,再變成極少數也就無妨。

現在,王金平開始全力以赴在各類藍營競選場合,心中難免不無「怨氣」但仍然滿面笑容振臂吶喊,為候選人加油催票。王金平的功過是非,只能待明年1月16日開票結果,再來論斷。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