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貧富不均》選摘(下):公平與效率之間的取捨

2015-12-01 04:20

? 人氣

貧富不均加遽成為21世紀全球問題。圖為孟買的勞工在街頭呼喊口號,反對勞動惡法。(資料照片,美聯社)

貧富不均加遽成為21世紀全球問題。圖為孟買的勞工在街頭呼喊口號,反對勞動惡法。(資料照片,美聯社)

公平與效率之間必定要有所取捨,這樣的觀點源自於古典福利經濟 學。福利經濟學第一定理(First Theorem of Welfare Economics)說,在某 些條件下,完全競爭市場的均衡是有效率的,意指任何人都無法在不損及 他人的福利之下變得更好。這稱之為「柏瑞圖效率」(Pareto efficiency),以義大利經濟學家柏瑞圖為名(這位經濟學家也以用柏瑞圖曲線〔Pareto curve〕描述所得分配而聞名)。在沒有政府干預之下,市場就能自行運 作,並得出有效率的結果,這正是某些人憂心本書所提措施會「把餅做小」 的理論基礎。圖 9-1 便展現這樣的說法,圖中以所得代表福利,顯示兩群人(收入前 1% 與收入後 99%)的位置。假設大家認為競爭均衡下的分配貧富 不均太嚴重。如果政府可以在沒有成本的條件下執行重分配,那麼就能達 成最佳結果,沿著「總所得固定」這條線移動。但實際上,政府採行的徵 稅與移轉工具成本極高,因此得出的是「次佳」前緣,如圖 9-1 的實線 1。 要對所得前 1% 的人課稅後移轉給後 99% 的人,會產生成本,比方說可能是從前 1% 的人身上徵得 100 億元的稅金、但僅有 80 億元可以用來移轉。這種 情形就是第一章所說的「漏水水桶」。總所得減少,在最極端的情形下,可能沒有任何資金可供移轉,因為前 1% 的人會減少他們的總所得,導致收不到任何額外稅收。這就是圖 9-1 中的「X」點。

扭轉貧富不均圖表
 

但在得出結論之前,必須先考量福利經濟學第一原理要在哪些條件下成立。這些條件很嚴苛:(一)家戶與企業的行為模式必須遵循完全競爭 原則(亦即價格和薪資都是給定的,個體無法影響);(二)必須要有一整 套的各類市場,不管是目前或未來,所有產品與服務的供需均相等;以及(三)必須要有完全充分的資訊。這麼說來,顯而易見的是,這些條件並不 能套用在實際的經濟體裡。很多市場裡都有極強大的壟斷性競爭力量,企 業是價格制訂者,而非價格接受者。在勞動市場裡,有勞工和工作配對的 問題,勞工和雇主都能就薪資進行協商。本定理假設市場會結清;但現實 中卻看得到很高的失業率,以及其他市場失靈的信號。此外,也少有市場 供人們買賣未來的產品和服務。比方說,基本上我們就不可能拿今天的時間換取十年後的照護供給。資訊並非完全充分且免費取得;反之,這是一 項珍貴的商品,有人會願意付錢購買。

一旦我們看懂了現實世界經濟的特質,那麼立論的性質也會隨之改 變。我們不能先入為主假定市場經濟的本質是有效率的。此外,我們一開 始思考要用哪些措施縮小貧富不均時,也早就有政府在干預經濟體。這些 提案要進入的並非一個沒有稅賦、移轉、規範,或其他政府干預手段的原 始世界裡;確實,我們很難想像有哪一個經濟體是在沒有政府的條件下運 作。也因此,現在的問題就變成要拿不同結果來比較。在我所提的十五項提案中,利用稅賦與社會移轉以改變市場結果(例如訂出能維持生活的薪 資),或是重新分配結果,很可能有一項,甚至是每一項,都能把這塊經濟 大餅做大。而且每一項提案都要根據其價值來衡量。

若要具體說明,且讓我們來看看大眾十分關注的兩項產業:製藥業與 菸草業。由於研發之故,製藥業的固定生產成本極高,但生產出最終產品 的成本則相對偏低。因為這樣,製藥業成為一個壟斷性競爭的市場。如果 藥廠將藥價訂為等於生產成本,就無法支應全部成本,因此他們施展市場 力量,將藥價訂於生產成本之上,以確保藥廠能獲利。但這樣一來,就限 制消費者能夠買到藥品的機會,某些人,尤其是低收入的人,就會面臨買 不到藥的困境。因此政府要出手干預,補助藥廠的固定成本,讓藥廠可以 在降低加價幅度之下仍能保有獲利,也能提高消費者的福利。菸草商也有 規模報酬提高的問題,但在這個產業,減少消費比較符合公眾利益。對菸 草商的固定成本課稅,將會提高加價幅度。同樣的,這裡也有分配問題, 因為提高香菸價格對於低收入者的影響尤大,但如果可拿菸草公司的稅收 用來支應社會移轉,這就會是一套稅收中立的政策,得出一個既更有效率 也更公平的結果。

這和本書的提案有何關聯?我並不認為所有干預手段都能同時創造出 公平和效率,有時用來縮小貧富差距的提案措施必須以效率為代價。在累 進效果強的所得稅制下,被課重稅的人可能會減少工作量,低於他們不用 納稅便可拿回全部薪資時的水準(即要付出的效率成本,起因是這些人的 選擇帶來扭曲效果)。由於提高最低薪資因而必須面對更高工資成本的雇 主,可能會減少釋出職缺。政府官員或外包商在提供保證工作時,處理上 也可能有不盡理想甚至貪污舞弊之處。但沒有任何普遍結論指向效率一定會下降。每一種狀況都必須根據其價值來衡量。利用收取資本終生稅加上 最低承襲資產來重新分配稟賦,或許能讓一個人在人生起步時,得以克服 資本市場的不完美(例如借貸創業資金的阻礙)。提高兒童福利津貼或許 代表孩子更能溫飽,因此在學校時更專注學習。不再面對貧窮陷阱的家庭(因為他們已經無須受制於設有排富條款的福利),或許也會多投資在自我 培訓,成為雇主目前尋找中的技術性勞工。

這些主張都是放在靜態脈絡,亦即對當前的經濟產出影響下討論,但 相同考量也適用於討論長期經濟成長。同樣的,效果可能也有兩種方向。提 供更慷慨的國家退休金,可能會導致人們少為自己的退休生活儲蓄。政府 儲蓄提高的幅度可能並不足以完全抵銷私人儲蓄減少的部分(假設政府年 金方案為隨收隨付制〔pay-as-you-go〕,亦即由當期身為勞動人口的納稅人 所繳稅金來支付當期年金)。整體存款水準下降,可能導致投資減少,經濟 成長率也因此放緩。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長期下來干預手段會使得經濟大 餅擴大的速度變慢。但用來縮小貧富不均的措施,與經濟成長率二者之間 也有可能是正向的關係。強納森‧ 歐斯崔(Jonathan Ostry)、安德魯 ‧ 伯 格(Andrew Berg)與查洛拉姆伯斯 ‧ 參格拉德(Charalambos Tsangarides) 等人為國際貨幣基金撰寫的報告中便提到:「雖然這些議題引來諸多爭 議⋯⋯但致力於促進公平的干預手段實際上或許有助成長:想一想多半由 富人支付的負外部性活動稅收(比方說金融界過度冒險的投機活動),或者 用意在於鼓勵發展中國家提高基本教育普及率的現金移轉支付。」2

要評估效果是正是負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從理論上來檢視可能的影 響,第二種是針對可比較措施在現實中的運作效果探究實證證據。本書要 把焦點放在前者。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多年來我研究公共政策的實證效果,但最後我的結論是,如果人們腦子裡本來就有一套理論,且對於最 終效果早有定見,即使實證也很難撼動對方想法。此外,實證多半限於特 定國家,但我在本章與下一章中都打算涵蓋多國。

安東尼‧阿特金森和他的著作《扭轉貧富不均》中文版(天下文化)
安東尼‧阿特金森和他的著作《扭轉貧富不均》中文版(天下文化)

*本文選自天下文化出版的《扭轉貧富不均》一書;作者安東尼‧阿特金森生於1944年,英國經濟學家,所得分配及租稅公平經濟研究的開創者與巨擘,經濟學知名的「阿特金森指數」即是以他為名。他的研究與貢獻以兩個領域為主:一是不均與貧窮問題,特別是所得的分配和財富的跨世代移轉;二是現代公共經濟學,尤其是最適租稅制度。影響力及於當今青壯世代經濟學家,包括《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作者皮凱提。皮凱提的研究師承阿特金森,深受其啟發,尊稱他為「所得與財富歷史研究教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