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中國投資催生非洲新加坡?

2015-11-03 09:51

? 人氣

吉布地戰略位置重要,有美國在非洲最大的永久軍事基地(BBC中文網)

吉布地戰略位置重要,有美國在非洲最大的永久軍事基地(BBC中文網)

吉布地地理位置得天獨厚,不僅有豐富多樣的文化,也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和顯著的商貿優勢。近年來,中國在這裏大手筆投資。吉布地政府決心將國家建成迪拜或者新加坡一樣的重要港口,成為東非的商業樞紐,亞洲通往非洲的門戶。不過也有當地人擔心,發展過程中會失去些什麼呢?

「這個地方很奇怪,真的!」

吉布地鄰國衣索比亞的英國大使館院內,一位外交官在家裏一邊喝茶、一邊這樣告訴我。

她還說,「吉布地戰略位置也相當重要。我搞不懂,關於吉布地的新聞報導怎麼那麼少呢。」

吉布地夾在衣索比亞、索馬里蘭和厄立垂亞中間。長期以來,非洲之角這個小小的共和國一直令我著迷。

2000年第一次來衣索比亞的時候,我滿心浪漫憧憬,希望能夠乘火車穿越邊界前往吉布地。但是後來發現,火車早就已經停運了。

今年,我總算去成了吉布地:從亞的斯亞貝巴搭乘衣索比亞航空公司班機陪同第一個英國貿易代筆團一同前往。

就在不太遙遠的過去,人們印象中的吉布地還只不過是法國軍團、沙漠和又小又破的港口。但是,自從1977年從法國獲得獨立以來,吉布地憑借身處非洲、中東和印度洋交叉口的戰略位置和商業優勢,穩步打造出自己在非洲之角地區的地位。

現在,依靠中國120億美元的投資、沙漠中拔地而起的新港口、新機場,吉布地希望將首都吉布地市建成非洲的迪拜!

在吉布地市度過的第一天,夕陽西下,天色漸暗,我步行沿著塔朱拉灣(Gulf of Tadjoura)旁的堤道轉了一圈。

海邊,一家水煙咖啡館內,我的冒險之心佔了上風,興高采烈地抽了一個多小時的水煙!平時從來不抽煙,這下子,覺得自己真有點「出軌」。

轉天,我陪同的那個貿易代表團日程繁忙,會晤好幾位部長;在沙灘邊一家華麗的摩爾人風格餐廳中吃著豐盛的午餐洽談商業機會;在吊車林立、集裝箱成排的新建港口參觀。

黃昏,我們在皇家海軍輔助艦隊「卡迪根灣號」的甲板上參加酒會。會潛水、會排雷的水兵端上各色小吃,其他許多海員圍在貿易代表團中一位非常特殊的企業家身旁—1980年代,他曾是重金屬樂隊「鐵娘子」的主打。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達累斯薩拉姆酒店找到一個房間,這裏擠滿了逃離亞丁(Aden)戰亂的葉門人。

在酒店大門外和一名熱心腸的葉門人聊天,旁邊一個嚼煙葉的男人嗓子被卡住、開始劇烈掙扎,我們只好打住。另外一名葉門難民跳到他身後,完美展示海姆利克急救法(Heimlich Manoeuvre)。煙葉卡喉的男人吐出一堆綠糨糊,在場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後來,我碰上一位英俊瀟灑的比利時戰地記者,他希望從吉布地搭船前往亞丁報道戰情,客房裏已經備好了防彈背心、頭盔。

在一家有賣比利時啤酒的酒吧內,我們相互傾訴、分析了一長串被編輯訓斥、被情人拋棄的故事,探討作自由職業記者對銀行存款、愛情生活帶來的影響。那一晚,真的很漫長。

儘管有嶄新的廣告牌、高檔的大酒店,至少目前,吉布地市仍然可以明顯感受到法國殖民地的遺留風範,同時也混雜著濃郁的索馬里、埃塞俄比亞和阿拉伯文化影響。

晚上在市中心歐洲人聚居區散步,當年在校學了8年的法語總算派上了用場,和當地人打招呼頗為自信。

咖啡館裏的咖啡是按傳統的埃塞俄比亞做法衝泡的;葉門風味餐館中賣的是特色菜葉門魚;露天市場用索馬里語討價還價,都給這個處於轉變邊緣的城市增添了一點點令人吃驚的熔爐特色。

不過,當地的吉布地人卻對我說,他們對這樣追逐現代化的感情也很複雜。他們擔心已經失去了什麼、將來還可能失去哪些。

一位儀態萬方、容貌秀美的當地女郎對我說,「我擔心這會給我們的風俗帶來怎樣的變化,那些象徵著我們身份的傳統著裝、食物和裝飾。」女郎頭上蒙著穆斯林式的頭巾,頎長的手指間夾著香煙。

中資興建的吉布地衣索比亞鐵路已經完成鋪軌

一名年輕的當地記者對她所說的「諳熟商業的獨裁統治」可能帶來的社會後果大發感慨。

不過至少目前,吉布地仍然被視作動蕩地區中一片難得的穩定綠洲,海上貿易和政府的宏圖規劃仍在迅速發展、落實中。

所以,總有一天,我一定能坐上自己夢想中的火車。中國承建的吉布地至衣索比亞鐵路線不久就要開通了!

(譯者注: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6月11日在吉布地市完成最後一段軌枕的鋪設,標誌著全長766公里、連接吉布地港口和亞的斯亞貝巴的跨國鐵路全線完成鋪軌。)

此行耳聞目睹吉布地引人入勝的新舊交融,我依然滿心期盼有朝一日能坐火車來故地重遊。

不過下一次,就不要在夕陽下狂抽水煙了!

(撰稿:蘇平,責編:董樂)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