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票對1票!美國聯邦眾議院認定: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犯下「種族滅絕」

2018-12-17 19:00

? 人氣

翁山蘇姬在緬甸仰光的住所,她曾被軍政府軟禁於此15年。(美國之音)

翁山蘇姬在緬甸仰光的住所,她曾被軍政府軟禁於此15年。(美國之音)

12月13日,總部位於英國的一家非政府組織— 「緬甸運動」(Burma Campaign) — 公佈了一份與緬甸軍方保持商業往來和合作的國際企業名單,並稱之為「骯髒名單」(Dirty List)。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這份名單列出了49家包括美國、英國、法國、瑞士、中國、日本、印度、韓國、新加坡等國家在內的企業,其中中國以16家企業位列數量之首。

這是人權組織和國際社會呼籲各國政府升級對緬甸制裁的新一輪施壓舉措。就在同一天,美國眾議院以394:1票的壓倒性多數,通過了將緬甸軍隊對羅興亞穆斯林犯下的罪行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的決議。一年前,2017年12月7日,美國眾議院曾以423:3票通過了將同一事件定性為「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的議案。

今年以來,歐盟和美國、加拿大等國已經先後對緬甸軍方實施了制裁措施。4月,歐盟決定將緬甸武器禁運延長一年,禁止向緬甸出口軍民兩用產品,同時叫停了與緬甸軍隊的合作,禁止向緬甸軍隊提供培訓,並凍結了7位緬甸軍官在歐盟境內的資產。而美國也制訂了包括停止向緬甸軍方將領發放簽證、將緬甸地方將領列入制裁名單、支持聯合國緬甸事實調查團的工作等措施。不過,鑑於羅興亞難民遣返問題仍無進展,而翁山蘇姬政府至今沒有對緬甸軍方的行動給予國際社會認可的譴責,歐美國家對緬的新一輪、更全面的制裁已經呼之欲出。

緬甸與西方的認知差異

時光倒轉至3年前,翁山蘇姬領導的民盟在大選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記者曾經親臨現場,目睹緬甸人民歡欣鼓舞、額手稱慶的場面。歐美國家隨之宣布,解除對緬甸長達20年的經濟制裁。緬甸人民彷彿看到了緬甸被摒棄於國際社會之外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他們盼望著擺脫軍政府獨裁統治後的國家邁上富強之路,盼望著西方國家的資金和援助大量湧入而無需過度依賴中國「經濟殖民」的日子,盼望著一個民族和解、舉國和諧搞建設的新時代的來臨。

然而,3年之後,緬甸人民的期望幾乎全部落空。西方公司因緬甸基礎設施落後等原因逡巡不前,經濟發展狀況差強人意;由於軍方仍舊在國會和內閣中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緬甸民族和解進程幾乎停滯;羅興亞難民事件又是雪上加霜,將一個百廢待興的國家重新拖入被制裁、被疏離的泥沼之中。

在羅興亞人的問題上,緬甸人與西方有著完全不同的認知。歐美人將其視作「人權問題」,而緬甸人幾十年來一直將其視為「關乎主權的問題」,認為它與緬甸國內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衝突、民主與獨裁的對立完全不一樣,是「侵略與反侵略」的鬥爭。這就是為什麼在翁山蘇姬被許多國家收回當年頒發給她的各種民主榮譽時,她在國內仍然享有極高支持率的原因。在社交網絡上,緬甸人甚至以歐美國家邊境築牆、遣返非法移民為例,做為對西方「雙重標準」的回應。

該不該制裁

緬甸從1948年1月4日脫離英聯邦宣布獨立開始,到1962年奈溫軍事政變之前,一直是一個民主制國家,由一個民選的政府管理。實際上,當年奈溫發動軍事政變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民選政府總理吳努對羅興亞人表現出了軟弱。在此後50多年的軍政府統治下,緬甸(包括主體民族緬族)的人權狀況每況愈下,人民生活水平呈現出極大的倒退,這才有了後來反對軍政府獨裁統治的民主運動。

在當年翁山蘇姬因領導民主運動被軍政府軟禁期間,她曾與一些民主人士一道,呼籲西方國家制裁自己的祖國。這樣的呼籲在緬甸民主派內部曾引發過重大分歧,前聯合國秘書長吳丹的孫子、緬甸歷史學家吳丹敏(Thant Myint U)曾在自己的著作中直言,自己與好友翁山蘇姬有過激烈的爭論。

吳丹敏反對西方社會對緬甸施加制裁,認為歐美國家如果真的想幫助緬甸,應該與緬甸人民和政府保持一定程度的接觸,讓緬甸不至於淪落到游離於國際大家庭以外。他在著作中闡述瞭如下幾個原因:

首先,緬甸軍隊的將領們不在乎西方的制裁。對他們來說,國家安全即是一切。制裁的受害者是緬甸的普通民眾,軍方掌權人士不會受損,也不會為之而動。「如果在政治自殺和與那個他們並不信任的外部世界隔絕之間進行選擇,答案是顯而易見的。與世隔絕是他們默認的後果:不理想,但也過得去。」

其次,制裁實際上只意味著西方的制裁。緬甸與中國和其他幾個鄰國的貿易照樣會增長……。「制裁只會使中國的影響力增加,不可能導致民主和變革。」

第三,「許多支持制裁的人希望,更大的外部壓力會導致軍隊內部出現分歧。沒有什麼比這更危險的了:緬甸很容易分崩離析成幾十個軍閥派系、叛亂分子和毒品武裝。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對亞洲來說將是一場災難。」

吳丹敏的一些論斷在今天看來依然成立,西方世界不斷增大的施壓已經導致翁山蘇姬向中國的「一帶一路」重新敞開了大門。而且,據緬甸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報導,就在非政府組織「緬甸運動」公佈了「骯髒名單」和美國眾議院通過決議的當天,緬軍總司令敏昂萊在國防大學的演講中,就警告說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勢力「正企圖分裂緬甸軍隊。」

「骯髒名單」的補充

據《衛報》報導,在「緬甸運動」公佈的「骯髒名單」中,16家中國企業涉及向緬甸軍隊提供戰鬥機、武裝無人機、彈道導彈、重型機械等​​設備,此外,在緬甸從事水電站建設和玉石開採的公司也位列其中。

美國兩家「上榜」的企業中,一家是臉書(Facebook),理由是該公司「一直允許其平台被用來煽動對緬甸少數族裔的仇恨和暴力,特別是針對羅興亞穆斯林和其他穆斯林。」另一家是網絡服務公司Cloudflare,理由是該公司為緬軍總司令搭建並維護個人網站。

由於幾十年的軍政府統治,緬甸的主要經濟命脈大多掌握在軍隊或前軍方高官的手中,包括銀行、港口、航空公司、旅館等。這樣的局面即使在緬甸對外開放之後,也不會於短期內有所改變,這就意味著,任何一個想與緬甸做生意的外國企業,都不可避免地要與這些跟軍方有關聯的企業打交道。實際上,除非一個國家對緬甸實施全面制裁,並徹底斷絕貿易來往,否則的話,幾乎所有進入緬甸的企業都可以登上這個「骯髒名單」。同樣的道理,中國是在緬甸投資額度最高、項目最多的國家,「上榜」企業最多也是必然。

2017年,就在羅興亞難民事件發生前幾個月,敏昂萊曾兩次受邀訪問歐洲,走訪了比利時、意大利、德國、奧地利等國。他受訪的主要原因,就是這些歐洲國家試圖向他兜售武器,他在這些國家訪問的企業也基本上都是軍工企業。雖然歐盟作為一個整體、對緬甸的武器禁運至今沒有解除,但一些歐洲國家仍希望單獨與緬甸軍方做生意。

「緬甸運動」當時曾對這些歐洲國家邀請敏昂萊進行了譴責,這家非政府組織在其網站上描述道:敏昂萊在那裡受到了熱情的款待,不僅獲贈禮物,還被帶到軍用飛機製造廠參觀,奧地利還提出了幫助緬甸軍隊提供軍事訓練的建議。「緬甸運動」的主任法馬納(Mark Farmaner)質問道:「為什麼奧地利和德國給予這名戰犯如此特殊的待遇?敏昂萊唯一應該到訪歐洲的地方是海牙國際刑事法院。」

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數據,在東南亞國家中,只有寮國、柬埔寨和緬甸從中國購買的武器多於從美國進口的,其他國家都是更多從美國購買,有些國家甚至全部從美國購置武器。

中國沒有對緬甸的武器禁運,在歐美制裁緬甸軍政府的時代,中國成為緬甸軍隊的主要武器供應方,以後就一直佔領了這個市場。不過,媒體也曾報導,緬甸反政府武裝的武器也來自中國。這種情況曾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緬甸軍方的不滿,也為緬甸民間所詬病。

「緬甸運動」在報告中稱:「我們希望被列入這份名單的企業停止與緬甸軍方進行有違人權或破壞環境方面的合作,並以此做為對其他公司的警示。」報告還呼籲,將緬軍高級將領送交國際刑事法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