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到緬甸,全球251名記者遭政府關押!將記者打入黑獄竟成「新常態」

2018-12-14 08:10

? 人氣

保護記者委員會指出,2018年全球有251名記者遭到全球27國政府關押。圖為《路透》緬甸記者瓦隆與吳覺梭被控違反《政府機密法》,遭判處7年有期徒刑。(AP)

保護記者委員會指出,2018年全球有251名記者遭到全球27國政府關押。圖為《路透》緬甸記者瓦隆與吳覺梭被控違反《政府機密法》,遭判處7年有期徒刑。(AP)

全球近年來掀起一波政府箝制新聞自由,恣意關押記者的浪潮,中國知名紀實攝影師盧廣,11月初在新疆失聯至今;2名《路透》記者吳覺梭與瓦隆,報導緬甸軍對屠殺羅興亞人的真相,卻遭緬甸政府以違反《政府機密法》為由,重判7年徒刑。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13日發表報告,指全球連續3年有高達251名記者遭到政府囚禁,記者因履行職責而被關已成為「新常態」。

「假新聞」成政府指控記者利器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13日發布的報告指出,全世界高達70%被政府關押的記者,都面臨反國家的指控,例如指控記者是恐怖分子,或是資助恐怖組織。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常掛在嘴邊的「假新聞」,也日漸成為政府將記者入罪的理由,相較2年前9名記者因假新聞指控而被拘禁,今年因為假新聞而入獄的記者高達28人,其中埃及就以假新聞之名,關了19名記者,是以此罪名關押最多記者的國家。

儘管全球政府關押記者的人數,從2017年的272人,降至今年的251人,仍有27國將記者逮捕入獄。土耳其仍是全球關押最多記者的國家,高達68人,連續3年來,所有在土耳其入獄的記者都被冠上反政府的罪名。

CPJ的報告顯示,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2016年遭遇政變之前就已開始打壓記者,但在政變失敗後愈演愈烈,土耳其政府已下令關閉超過100家新聞媒體,甚至連那些新聞工作週邊的職業也有危險,土耳其一家印刷廠的13人,包括老闆、保全、機器操作員都遭政府囚禁,他們的罪名是印製親庫德族的《自由民主報》(Özgürlükçü Demokrasi),這13人未被CPJ算在遭囚禁的記者裡。

中國關押記者人數增加 新疆再教育營收緊人權

囚禁記者的第二大國則是中國,關押記者人數較去年增加5人,來到47人,其中有至少在新疆的10人並未被控任何罪名,就遭政府拘禁,也反映中國近來在新疆針對維吾爾族興建大型「再教育營」,未經審判就大規模監控、拘留100萬人的現況。

CPJ指出,中國近來最引人關注的案例,是今年11月初在新疆失蹤,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還曾獲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和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攝影獎項的自由攝影師盧廣。盧廣具有美國永久居留權,卻在拜訪新疆攝影師之後,遭中國政府拘留。中國政府向盧廣的家人證實盧廣遭到拘留,但沒有揭露盧廣遭關押的位置以及關押他的理由。

中國著名攝影師盧廣。(取自盧廣之妻徐小莉推特)
中國著名攝影師盧廣。(取自盧廣之妻徐小莉推特)

習近平主政下的中國政府,近年來積極收緊言論自由。報告點出,中國今年不僅加強對可以翻過中國網路防火牆的虛擬私人網路(Virtual Private Network,VPN)監管,還吊銷為入獄記者辯護的律師執業證照。報告也提到,儘管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於中國的貿易、技術措施不斷施壓,卻不重視中國新聞自由、新疆鎮壓等人權問題。

許多為維吾爾人為避免被送進「再教育營」,而逃出國,卻從此有家歸不得 (AP)
許多為維吾爾人為避免被送進「再教育營」,而逃出國,卻從此有家歸不得 (AP)

土耳其、中國、埃及3國拘禁記者占全球逾半數

埃及囚禁至少25名記者,是囚禁記者的第3大國。CPJ指控,埃及政府常會採取荒謬措施,不斷延長記者的關押期限。2013年8月,攝影記者扎伊德(Mahmoud Abou Zeid)因為報導埃及軍隊與遭軍隊政變推翻的前總統穆爾西(Mohamed Morsi)支持者發生衝突,遭埃及政府未經指控即逮捕,將其關押2年。隨後甚至指控扎伊德持有武器、違法集會、謀殺、謀殺未遂等罪名,埃及法院9月8日以謀殺罪、加入恐怖組織等罪名,將其處以5年徒刑,之後又以逾期未付罰款為由,將他的刑期再延長6個月。

保護記者委員會統計,2018年共有251名記者因新聞工作遭政府關押。(保護記者委員會)
保護記者委員會統計,2018年共有251名記者因新聞工作遭政府關押。(保護記者委員會)

土耳其、中國、埃及這3國關押的記者高達140人,連3年占全世界超過一半。至於其他國家,派謀殺小組殺害《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的沙烏地阿拉伯、非洲東北部國家厄利垂亞(Eritrea)均關押16人,越南則關押11人。

諷刺地是,CPJ報告指出,儘管艾爾多安嚴厲譴責沙國在土耳其殺害哈紹吉,他的政府仍然是全球關押最多記者的國家。沙國也仍然加強鎮壓國內記者,人數比去年的11人還多5人,還有4名女記者因為撰寫關於該國婦女權利的報導,就遭沙國囚禁。

2018年11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堡民眾悼念慘遭肢解的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AP)
2018年11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堡民眾悼念慘遭肢解的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AP)

西方力量降低 助長極權國家收緊新聞自由

CPJ報告作者貝瑟(Elana Beiser)向CNN表示:「西方世界傳統上會對此(記者人權)挺身而出……現在都沒什麼行動了。你不會看到任何來自白宮的壓力,至少在公開時是如此。」貝瑟舉例,歐盟在應對民粹崛起、難民危機等內政問題上就忙得焦頭爛額,不像過去有手段能對付土耳其等國家。

也有國家的新聞自由進步,非洲國家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4月掌權之後,釋放遭關押的政治犯與記者,使衣索比亞自2004年以來,首度沒有記者遭政府監禁。然而貝瑟指出:「儘管今年遭關押的記者沒創紀錄,但數字仍然很高,而且令人矚目的是,在這麼多年之後,極權政府仍然可以將人丟入大牢,不會感受到任何後果,或是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

在這份報告公布的2天前,美國《時代》(TIME)雜誌正好於11日公布2018年度風雲人物,以「守護者與真相之戰」(The Guardians and the War on Truth)為名,表彰為了報導真相出生入死,不幸入獄甚至犧牲生命的新聞工作者。CPJ在報告指出,新聞工作者不該因為履行職責而遭關押,過去一年來,CPJ也幫助全球至少79名新聞工作者,提前從牢中重獲自由。

《時代》雜誌2018年度風雲人物:「守護者與真相之戰」。(AP)
《時代》雜誌2018年度風雲人物:「守護者與真相之戰」。(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