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陸自由論壇登陸台灣》非洲也有一個「北韓」!在「自由處於死亡狀態」的國度,厄利垂亞女大生捍衛言論自由

2018-11-12 08:10

? 人氣

奧斯陸自由論壇登陸台灣,厄利垂亞言論自由倡議者柏赫。(甘岱民攝)

奧斯陸自由論壇登陸台灣,厄利垂亞言論自由倡議者柏赫。(甘岱民攝)

位於非洲東北邊「非洲之角」的厄利垂亞,是個鮮少台灣人聽過的年輕國家,因為厄利垂亞1991年才自衣索比亞獨立,近來受到國際關注,並得到「非洲的北韓」這樣的稱呼,「北韓和厄利垂亞其實非常不一樣」,厄利垂亞言論自由運動者柏赫笑著說,「但我可以接受這樣的稱呼,雖然是負面意思,但厄利垂亞與北韓有個共通點:在這兩個國家,自由處於死亡狀態」。

16歲開始倡議 為了家人,為了言論自由

瑞典出生長大,現在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就讀法律的柏赫(Vanessa Berhe),會成為言論自由運動者,完全是為了她的舅舅塞尤姆(Seyoum Tsehaye),因為身為記者的塞尤姆,為了避免獨立不久的厄立垂亞又陷入戰亂,撰文呼籲政府要記取歷史教訓,不要讓悲劇重蹈覆轍,但開國以來掌權至今的總統伊薩亞斯(Isaias Afwerki)認為政權受到威脅,塞尤姆成了階下囚。

柏赫的雙親在內戰期間就逃亡海外,並在挪威生下她,關於厄利垂亞家人的事情,都是從母親口中得知,「我現在還有親戚住在厄利垂亞」,儘管塞尤姆被關時,柏赫才6歲,但她16歲時決定發聲,這麼做不僅是爭取厄利垂亞人民的言論及新聞自由,更是為了她的表弟,也就是塞尤姆的孩子,當塞尤姆入獄時,他太太正懷著第2胎,現在這個孩子都17歲了,仍不知塞尤姆何時能與家人團聚。

反抗官僚體制 成為政府眼中釘

柏赫說:「他(塞尤姆)不單是記者,也拍攝紀錄片,紀錄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的邊界戰爭,還有厄利垂亞獨立後的社會運動。」塞尤姆起初在國營的厄利垂亞電視台(Eri-TV),無視高層施壓、反抗官僚體制的他自然成了政府的眼中釘,原是新聞部主任的塞尤姆,之後被調去旅遊推廣部,但他仍受不了官僚作風,最後請辭獲准。

塞尤姆隨後開始自己拍攝紀錄片的生涯,並拍攝關於愛滋病的紀錄片《自白》(Confessions)與《生命與信仰》(Life and Faith)。1998年5月,厄利垂亞與衣索比亞爆發邊界戰爭,儘管經歷過內戰的塞尤姆相當難過,但他還是扛著設備前往戰場,紀錄當時的戰爭情況。不久之後,厄利垂亞開放報禁,塞尤姆開始為厄利垂亞首間獨立紙媒《Setit》供稿。

不願內戰重演 要政府記取教訓反被關

塞尤姆坐牢的原因有了答案,柏赫說:「他撰寫反政府的社會運動報導,還有提到女性為獨立戰爭奉獻,卻沒有獲得良好的回報,這些都讓政府不悅。」2001年,阿斯瑪拉大學(Asmara University)學生發起示威,遭到政府強力鎮壓,其中2名學生脫水而亡,當時塞尤姆拿筆對抗政府,撰文寫道:「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被今日的國家領導人所殺。」

隨著厄利垂亞民眾對伊薩亞斯一黨專制情況愈來愈不滿時,塞尤姆不希望內戰重新上演,呼籲政府與民眾進行開放、直接的談判,但伊薩亞斯為了鞏固政權,下令關閉所有民間媒體,逮捕記者,塞尤姆便是其中1人。塞尤姆沒有被起訴任何罪名,沒有進行任何審判,就這樣直接入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被關在何處,毫無他的消息,而厄利垂亞的新聞自由指數也是全球墊底,只比北韓高1名。

20181110-奧斯陸論壇,凡妮莎‧柏赫(Vanessa Berhe)。(顏麟宇攝)
奧斯陸自由論壇登陸台灣,厄利垂亞言論自由倡議者柏赫(Vanessa Berhe)。(顏麟宇攝)

厄利垂亞與北韓共通點:自由已死

當被問及自己的國家被用「非洲的北韓」代稱有何看法,柏赫表示:「北韓和厄利垂亞其實非常不一樣,政體和歷史都不相同,雖然這樣的稱號有負面意思,但我可以接受,因為厄利垂亞與北韓有個共通點:在這2個國度,自由是死亡狀態。」不過如何讓厄利垂亞人民意識到自由民主的重要?柏赫稱,厄利垂亞境內的人不是主要遊說對象,因為太多人支持伊薩亞斯。

柏赫採取「由外往內」的策略,即是在世界各地發起倡議,讓全球關注厄利垂亞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慘況,知道塞尤姆的故事,藉此向厄利垂亞政府施壓。「我們呼籲海外的厄利垂亞人不要繳稅」,柏赫解釋,「因為厄利垂亞法律規定,只要是厄利垂亞公民,不論定居在哪,一律要繳交2%的單一稅率」,這樣的方法等於是斷絕厄利垂亞政府的部分資金來源。

20181110-奧斯陸論壇,凡妮莎‧柏赫(Vanessa Berhe)。(顏麟宇攝)
奧斯陸自由論壇登陸台灣,厄利垂亞言論自由倡議者柏赫(Vanessa Berhe)。(顏麟宇攝)

年輕能做啥?曾與教宗方濟各會面

「我們也建立自己的大使網絡,代表厄利垂亞參加活動、論壇,讓外界知道厄利垂亞的狀況」,柏赫也說,「但我很驚訝台灣與厄利垂亞幾乎毫無往來,因為這裡竟然沒有厄利垂亞外交代表」。她所成立的「一日塞尤姆」(One Day Seyoum)透過政策遊說、發起運動、社群網路宣傳3大方式,傳遞塞尤姆的故事及厄利垂亞言論自由情勢,「發起運動是我們最主要的方法」。

柏赫稱,讓外界重視厄利垂亞的情況,就是讓他們知道無視的後果,「歐洲面臨的難民危機就是1個情形,很多人以為難民是經濟因素才逃離家園,認為只是要過好日子,但還有1個狀況,那就是受到政治迫害,面臨被起訴的威脅」,而要減少難民湧入,根本方法就是促使當地政府改變,只是她的努力也有被潑冷水的時候,「有人會說我那麼年輕能做什麼,對啊,我現在才22歲」。

柏赫的努力也有獲得成效,她會請人寫下「我是XXX,塞尤姆是我兄弟」(I am XXX and Seyoum is my Brother),然後拍照,同樣這麼做的還有1位全球12億人的領袖,就是現任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柏赫2014年代表厄利垂亞參加在梵蒂岡舉行的人口走私問題論壇,與方濟各談到「一日塞尤姆」,而首次來到台灣的柏赫,也得到了中文版的「我是XXX,塞尤姆是我兄弟」活動照。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