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上班遇到大塞車而遲到,同事說:這是非洲,這是肯亞!

2018-12-14 09:00

? 人氣

花了一小時二十分車程,晚二十分鐘到辦公室,跟同事說不知為何大塞車,他們的回應是:這是非洲,這是肯亞。(圖/謝幸吟提供)

花了一小時二十分車程,晚二十分鐘到辦公室,跟同事說不知為何大塞車,他們的回應是:這是非洲,這是肯亞。(圖/謝幸吟提供)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出門到實習機構African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Development(AIHD)上班,又是不見盡頭的車龍,忽然看見有人騎馬,這或許是最快的方式。花了一小時二十分車程,晚二十分鐘到辦公室,跟同事說不知為何大塞車,他們的回應是:這是非洲,這是肯亞。(This is Africa. This is Kenya.)

這次志工旅行,主要是參與Mombasa program,今天是和主責的計畫經理、也是AIHD執行長瑪麗最倚重的左右手Sammy,討論內容和進度。(圖/謝幸吟提供)
這次志工旅行,主要是參與Mombasa program,今天是和主責的計畫經理、也是AIHD執行長瑪麗最倚重的左右手Sammy,討論內容和進度。(圖/謝幸吟提供)

這次志工旅行,主要是參與Mombasa program,今天是和主責的計畫經理、也是AIHD執行長瑪麗最倚重的左右手Sammy,討論內容和進度。Mombasa program包括三部分:一、e-waste management,二、living city,三、neighborhood association project as a community empowerment tool。

e-waste management剛剛完成問卷調查,5名受過訓練的志工,在20個工作天內,分別深入Mombasa14個地點,進行面對面訪問。不同於常見的量化,而是以題綱的方式詢問,再進行質化分析。問卷內容包括從哪裡得知e-waste management、從事蒐集或分類、遇到的困難等。

依目前獲得的初步結果,主要的幾個問題是,一、垃圾沒有分類,進行e-waste蒐集時,若被廢棄針頭扎到手,增加了HIV的風險;二、沒有適當保護措施或配備,例如手套等,往往容易受傷;三、e-waste常常含有鉛等重金屬,不但危害健康,也會破壞土壤;四、欠缺市場網絡,靠e-waste回收維生的人,因為無法賣到好價錢,也因此無力改善生活條件;五、創造e-waste的附加價值。

Mombasa是肯亞第二大城,也是繁榮的海港,但是在這裡,仍有許多靠著e-waste 過生活的人,他們多住在破舊塑膠袋搭成的空間,根本稱不上是房屋,沒有屋頂,沒有門也沒有牆。如何解決Urban poverty問題?在Mombasa program之後,還有更多更多要做的事。e-waste management選在Mombasa進行,是因為這裡是觀光重鎮,手機,電池等廢電器多。計畫預計明年八月結束,經費估計為57,822美元。

至於第二部分living city,則是希望提升居民的健康意識,這也和AIHD另一個主要的工作 – 非傳染性疾病(NCDs)防治相關,因為許多NCDs都和肥胖、飲食有關。Mombasa 希望複製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living city成功範例,一方面由市政府規畫安全的自行車道或慢跑步道,一方面透過倡議鼓勵民眾,養成運動的習慣。做法上,則是將波哥大經驗的影片,播放給決策官員,同時向他們說明計畫目的。中美洲活化城市經驗,轉移到非洲,會不會衝突?Sammy說,運動,跑步騎車,在哪裡都一樣,沒有文化差異。

至於第三部分neighborhood association project as a community empowerment tool,目前仍在study階段。

談到新的年度計畫,Sammy說,加速與夥伴的連結,非常重要。首先,AIHD預計明年要在南蘇丹設立辦公室,投入onchocerciasia(蟠尾絲蟲症,又稱河川盲River blindness)計畫,執行長瑪麗早在1999年就參與onchocerciasia防治,希望協助當地最貧窮的區域,改善衛生條件;

第二,參與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IDRC)的 partnership for child nutrition in Africa,這項針對6至14歲兒童的營養計畫,今年底前會開始執行,為期2年,參與國家除了肯亞,還有尚比亞與迦納;

第三,與Southern University of New York合作County Program Capability (CHC);

第四,參與世界銀行Social Protection Program。

飢腸轆轆的我,嚐試了肯亞常見主食Githeri,將玉米和豆子混合煮熟就是了,有時加上酪梨。(圖/謝幸吟提供)
飢腸轆轆的我,嚐試了肯亞常見主食Githeri,將玉米和豆子混合煮熟就是了,有時加上酪梨。(圖/謝幸吟提供)

和Sammy談完已經一點,剛好是肯亞午餐時間。飢腸轆轆的我,嚐試了肯亞常見主食Githeri,將玉米和豆子混合煮熟就是了,有時加上酪梨,謝謝新同事Jared大方分享。

用手先把玉米粉做的Ugali捏扁,再用姆指撥進一些青菜或肉,再一起送進嘴裡,看似簡單,其實對手拙的我來說好難。(圖/謝幸吟提供)
用手先把玉米粉做的Ugali捏扁,再用姆指撥進一些青菜或肉,再一起送進嘴裡,看似簡單,其實對手拙的我來說好難。(圖/謝幸吟提供)

奔波不停的瑪麗,下午2點半回到辦公室,她請我吃道地肯亞餐,Sammy作陪,很合胃口。用手先把玉米粉做的Ugali捏扁,再用姆指撥進一些青菜或肉,再一起送進嘴裡,看似簡單,其實對手拙的我來說好難。瑪麗一邊教我一邊笑翻了。

笑聲,送走一上午工作的疲累。AIHD實習之旅明天繼續。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