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潞.以用觀點:綠營原鄉大敗骨牌效應,小英道歉淪為空談

2018-12-14 06:30

? 人氣

魚池鄉九合一選舉後提案退出傳統領域。(取自Jnlin@wikipedia/CC BY-SA 2.5)

魚池鄉九合一選舉後提案退出傳統領域。(取自Jnlin@wikipedia/CC BY-SA 2.5)

2017年2月,行政院頒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並且於隔年6月公告首波傳統領域之劃設,包括新北烏來的泰雅族以及南投魚池的邵族。但自公告以來,被劃入邵族傳統領域的魚池鄉多次表達抗議。隨著11月24日地方選舉綠營的大敗,更讓民進黨執政的魚池鄉,於12月6日提案退出原住民族地區的平地鄉

行政院處理這兩次劃設案的結果,對於後續傳統領域的劃設,將產生重大影響及其骨牌效應。是以,政府應拿出更謹慎、積極的態度面對,避免部落與非原住民族間的矛盾擴大,並具體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及劃設辦法等相關規範,對於原住民族土地及自然資源權利保障之意旨。倘若因民進黨政府敗選而卻步,而未能堅守傳統領域的底線,不僅是對原住民造成傷害,也將小英總統的道歉,淪為空談。

民進黨鄉長打臉小英

民進黨在期中選舉失利,宜花東部地區如同全面潰敗的骨牌。議員席次除了台東縣守住唯一的一席,其餘縣市均大幅縮水。宜蘭縣尚上次選舉少了一半,花蓮縣從6席減為3席。縣市首長方面,不但宜蘭縣失去執政,花蓮縣的得票率甚至連國民黨候選人的一半都不到。然而,在南投縣的魚池鄉,提案脫離原住民族地區,形同打臉小英,背棄上台後即向原住民族道歉,允諾推動轉型正義之各項措施。民進黨雖成功延續執政,但無法理解執政黨的「萬藍之中的一點綠」,面臨敗選後的檢討,或是現任鄉長夫人參選議員的失利,而在其原住民族政策上,自亂陣腳。中央政府如不挺身維護既定政策,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不只是邵族,後續各族的傳統領域劃設都將面臨到阻礙。

(民進黨力挺的鄉長,當選後提案退出傳統領域)

鄉代會決議的適法性

魚池鄉代表會雖通過退出原住民族地區的建議案,但實際上依據原住民族委員會過往的函釋:「原族住民族傳統居住,具有原住民族歷史淵源及文化特色」就是原住民族地區,並非地方自治團體可自行表決退出的。再者,無論魚池鄉是否脫離原住民族地區,傳統領域依然由中央依法認定。換言之,是否為原住民族地區,實與傳統領域之劃設無涉,更何況,傳統領域的劃設是本於原住民基本法的授權,主管機關為原住民族委員會,地方政府是否能針對中央機關之職權事項逕行決議,尚有疑慮。

甚者,傳統領域之劃設係為保障原住民族的生存權益,亦為兩公約及《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要求各國政府承認之重要基本人權。僅憑地方議會之多數決,來否定少數或原住民族權利,非但與兩公約宗旨所不符,亦違背憲法針對原住民族制度性保障的原則。

邵族民族議會聲明
邵族民族議會聲明

堅守原住民族歷史正義

日治時期,因發展日月潭水力發電,邵族人被迫遷離舊部落,移居至德化社區域,邵族也因為失去土地,無法進行農業經濟,只得離鄉背井,使得部落人口凋零。隨著觀光興盛,已經被趕到山林中的邵族再度面臨考驗,甚至失去傳統祭儀場域。外人眼中的「閒置」的山林,實際上是邵族亙古以來生活的場域。邵族非但沒有「佔據土地」,反而是被占據的那一方,並靜待著轉型正義的到來。

原住民族對轉型正義,總是展現出寬容理解,且對台灣社會回復歷史正義抱持樂觀態度,邵族在本次的劃設過程中,亦是展現誠意願意共存共榮,盡可能維持與鄉民間之良好關係。但必須強調,原住民族之基本權以及對於轉型正義的堅持,不應因選舉成敗或多數決而棄守,基於憲法保護原住民族權益以及尊重多元文化精神,政府除了回應鄉民的訴求,仍得堅守價值,捍衛原住民族傳統領域。

再次呼籲小英政府不應在傳統領域政策上退讓、自我閹割,除了應儘速修訂劃設辦法,以求務實,另《諮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參與辦法》亦不能自我受限,使保護傳統領域的目的遭架空;針對地方議會或代表會之決議,亦應本於職權做出適法、果斷的回應。

理性而言,對於傳統領域的尊重,與地方的建設發展並非截然對立。地方建設若能奠基在尊重多元文化及自然環境的基礎之上,亦可彰顯當地原住民族與自然共存的傳統智慧及價值,對於台灣的永續發展,才是長遠之道。

*作者為立法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