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俐觀點:對高雄韓國瑜新市長的支持與期待

2018-12-14 06:40

? 人氣

作者說,或許韓國瑜新市長要真心面對,並正視國民黨當政時的這個原罪,才是打造高雄偉大的第一步。(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作者說,或許韓國瑜新市長要真心面對,並正視國民黨當政時的這個原罪,才是打造高雄偉大的第一步。(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花衣魔笛手(又譯為彩衣吹笛人、哈梅爾的吹笛人),是個源自德國的民間故事,1284年德國有個村落鼠滿為患。某天來了個外地人自稱捕鼠能手,村民向他許諾——能除去鼠患的話會給付重酬。於是他吹起笛子,鼠群聞聲隨行到河裡,全部都淹死了。

在這個故事,吹笛手憑藉了某種魔力,完成了極為艱鉅的任務,絕大多數人會認為這只是童話世界裡的故事。但是在這十幾年的選舉裡,我們往往會聽到一些偉大的政見,但是只要稍有理智跟邏輯分析能力,也會覺得童話世界裡的故事在現實世界裡達不到。就像當年的633、黃金十年,現在的大巨蛋弊案一樣,幾乎可以說是都已經跳票。

韓國瑜新市長不同於當年馬總統的是,他並沒有自信膨脹到過度樂觀,也沒有為自己的口號「要讓高雄人變成全台收入最高」「人口要從277萬變成500萬」設下時間表,他說「這些是方向,我們要有夢想」。是的,夢想很重要,沒有了夢想,美國不會有今天的強大,人類不可能登天。

但是,即使夢想不能完全達到,我們也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至少「雖不中,亦不遠矣」。像南韓前總統李明博推出「七四七」競選政見,承諾讓經濟如七四七客機般起飛,其中包括年經濟成長率達到百分之七,使國民生所得倍增至四萬美元,讓南韓躋身全球前七大經濟體。那真是需要無比的努力,但是即使達成目標,韓國這幾年也出現通貨膨脹,老人自殺比率急速上升等後遺症。

這篇文章對於韓國瑜先生的政見本身不做任何的批評,而是站在高雄市民的立場,想嚴肅、認真的跟韓市長提出建言:

1. 正身——個人相信「真誠的反省」跟「謙虛不傲慢」是目前台灣政壇最缺乏的兩樣美德。我跟政治人物的接觸跟一般人比是算多的,也偶爾會上政論節目跟他們過幾招,感覺用「美德」來要求政治人物好像很可笑,他們心裡想的是權力(或利益),行為是傲慢、虛偽,或尖酸。他們恃才傲物,喜歡在別人出錯時打地鼠;禮賢下士也只限博士、教授,標準的以貌取人,但卻不知道自己跟世界菁英的程度差距是如何的巨大。柯P之所以能風起雲湧,以素人之姿一舉攻下台北市,最重要的因素應該是他給人真誠不做作的感覺。雖然他超傲慢,但卻被柯氏白目、自嘲,跟台大教授的光環沖淡了許多(台大教授驕傲點大家還可以接受),甚至直白變成可愛。

20180325-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訪台中花博園區。(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柯P之所以能風起雲湧,以素人之姿一舉攻下台北市,最重要的因素應該是他給人真誠不做作的感覺。(盧逸峰攝)

而這次更加猛烈的韓流卻是在韓國瑜本身以菜販、不得志的國民黨人自居,沒有身段,或知識菁英的傲慢,給人謙卑自持的感覺。他對外界的批評往往也不硬坳,至少展現某種程度的自省,甚至在造勢的演講台上被人擠來擠去,像個驚弓之鳥的小可憐,讓人相信他的真誠。真心希望他可以保持真誠、謙虛,跟自省,尤其在國民黨的大醬缸,地方派系的大染缸中。

2. 齊家——老實說韓國瑜的處事圓滑,但不是沒有缺陷的,他在北農期間的擅發獎金,任用某位董事的五位三等親,都是一種江湖式的,家天下的思維。至於他跟雲林張家,農漁會系統,還有立法院王前院長之間的關係會不會影響施政,會不會造成違法亂序,這是非常大的挑戰。畢竟高雄市長擁有極多的資源跟權力,會吸引許多的邪惡,他真的能拒絕人情,堅守分際嗎?

就像小內閣中某位內定的主委,他本身牽涉吸金案件尚在審查中,但第一時間韓國瑜得知卻還反應不過來,覺得用一個詐欺嫌疑犯不像是太大的問題!?而這是國民黨整體的問題——「不在夠不夠藍,而是價值觀上會不會太灰?」像當年李登輝主政下,屏東縣議長當眾槍殺人?馬英九的愛將林益世當行政院秘書長時講的屌話?更不要提年代久遠的法拉利艦弊案了!(民進黨的問題是太意識形態掛帥,跟現實與人民生活脫節,政治醬缸的問題也越形嚴重。)

3. 治國——當然不是支持韓國瑜選2020或2024的總統啦!而是如何治理高雄而已。像陸客來能幫助高雄經濟多少的問題最近被探討,質疑也不少。韓國瑜對於觀光的概念不是很好,其實不只他,是台灣整體對於觀光的計畫不是很好。觀光不是一廂情願弄個甚麼東西就好,而是像星級餐廳一樣,要擺盤、要裝飾、要很用心,還要能有故事。要賺觀光財,不管是景點安排,包括獨特性、舒適性,停留時間等都是專業的問題,絕不是愛河+愛情摩天輪可以解決的。高雄市區整體的綠化、小吃文化的精緻化,都市故事的營造等等都是需要時間的。以我所了解泰國,或韓國觀光局的作法,第一步設想的目標應該是:「可以讓遊客在高雄待上3天2夜嗎?」「有獨特的經驗會願意再造訪嗎?」這些是謀略,需要時間慢慢打造。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一個都市的人才培養跟文化素質——當時之所以有竹科是因為北部有交大、清大、台大、台北工專等學校提供很多理工科的學生,除此之外還加上台北的教育人文環境。要北漂的高雄人回去,人口大幅增加,這並不是一個「貨出的去,人進的來」就能解決的問題。像我的同學假如已經在台北有好的職位,成家立業,回高雄結束北漂對他們並沒有意義。但是好的師資與有經驗的人才是高雄升級的關鍵,您要如何吸引、留住高階的成功人才來幫忙呢?當整個台灣都陷入人才困境的時候。

年輕人呢?在自動化要起步的現在,投資也不等於一定會雇用很多人,尤其現在國際政經局勢詭譎多變,你得到的承諾也可能瞬間翻盤,像鴻海在美國威斯康辛的故事。高雄的另一個重要項目是農漁業,高屏的優勢跟出路是否在農產品出口呢?怎樣有創新的農業,甚至目標是國際品牌的食品加工業,這些都是韓國瑜先生必須深思的問題。方向錯了,不要說4年了,給你16年你都達不到許諾,所以真心建議您少直播、多深思。當一個市長跟管理北農不一樣,要面面俱到,像陸客突然湧入,是否會把非洲豬瘟的疫情傳入台灣,就是一大問題,要加強檢疫的準備,否則將是台灣養豬業千億的浩劫。

最後獻上給韓國瑜新市長跟高雄市民最誠摯的祝福,長期重北輕南的做法真的是辛苦南部的鄉親了,或許韓國瑜新市長要真心面對,並正視國民黨當政時的這個原罪,才是打造高雄偉大的第一步。

*作者為醫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