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慶餘專欄:選民要拼經濟,不要進步價值?

九合一敗選被綠營視為進步價值的挫敗。圖為總統蔡英文於民進黨中常會發表辭卸黨主席談話。(顏麟宇攝)

九合一敗選被綠營視為進步價值的挫敗。圖為總統蔡英文於民進黨中常會發表辭卸黨主席談話。(顏麟宇攝)

民進黨敗選後,檢討之聲充斥黨內外。其中令人印象最鮮明的當屬「人民已不欠民進黨說」及「要靠未來對台灣的貢獻說」。而關於未來貢獻,很多人又集中在「拼經濟」,認為「進步價值」已成不急之務(因為民眾已太熟習於民主、活在民主中),「有感經濟」(顧好民眾肚子)才能贏得或保有政權。然而,選民真的只要拼經濟,不要進步價值了嗎?或為了拚經濟,進步價值已成不急之務了嗎?

確實,由於一例一休及年金改革等造成民眾損失,「較切身利益」(人性需要)在這次期中選舉壓過了「較長遠利益」(進步價值或普世價值),使國民黨憑白受惠(類似2014年民進黨受惠)。但這主要是選民懲罰或報復民進黨,未必表示選民不要進步或普世價值。否則大家如何解釋短短幾年前,還發生了「年輕世代大覺醒」的太陽花運動及反課綱微調運動?

20180808-勞權公投聯盟「叭叭叭,爸爸節定國假;拒絕過勞,還我七天假」記者會,工會成員丟擲煙霧彈。(甘岱民攝)
勞權公投聯盟「還我七天假」記者會,工會成員丟擲煙霧彈。(甘岱民攝)

出生在解嚴後及民主社會中的年輕世代,視民主如空氣般自然,像孟子說的:「行之而不著焉,習矣而不察焉,終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眾也。」享受民主而不知民主得來不易,習慣民主而不知民主需要細心呵護,終身活在民主氛圍中而未珍惜民主之可貴,大多數民眾都是這樣的。問題是,空氣品質一旦變得污濁,有人會不懷念乾淨空氣進而尋求淨化空氣嗎?

因此,民進黨的進步價值沒錯,是執行方法出了錯(觸怒了絕大多數民眾),該檢討的是執行方法。用啓蒙運動的觀點來看,就是民進黨政府沒有兼顧「進步」與「人性需要」間的平衡。啓蒙運動(包括「現代化」運動)發展出兩大趨勢,一是反君主反教權専制而衍生的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二是韋伯所謂的工具理性及科技化、科層化過程。這二者在中國五四時代被簡化為「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二詞。後者尤其關注物質文明及社會控制,要求滿足安定富強繁榮與人民溫飽。

工業化後的英美先後躍居世界超強,就是由於富強。討論十五世紀以來強權興衰的主要著作,也著眼於富強(人力、物力加制度)。中國大陸在後文革的大反省進步潮流中,「民主」嚮往曾盛極一時(以胡耀邦一系為代表)。經歷六四事件的民主追求大挫敗後,「民主」嚮往被強壓,「富強」嚮往代之而起,功利主義瀰漫,幾近人人「向錢看」。中共對台策略亦轉向「收買台灣」與「壓迫台灣」雙軌並行,企圖培養更加急功近利及依存大陸的台灣人心。

這次期中選舉,韓國瑜能捲起「韓流」,和他的競選囗號如「顧巴肚,發大財」「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關係重大。這就是中國式「向錢看」影響台灣的證明。在韓國瑜主政下,高雄甚至可能趨近「香港化」,成為中共統戰台灣的縣市樣板。

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在國民黨高市黨部接受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張淑中頒發當選證書,並將於25日走馬上任。(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靠「高雄發大財」打動人心。圖為韓國瑜接受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張淑中頒發當選證書。(圖/徐炳文攝)

遺憾的是,中共從堅持「能餵飽十二億中國人就是人權」到一步步「回歸毛澤東式極權」,都是「賽先生」社會控制及科層化病態發展的結果。用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的五階段「需要層次」論來說,中國大陸只達到「生理需要」層次,以及一小部分「安全需要」「歸屬需要」,完全沒有進入「尊重需要」及「自我實現需要」屠次(要求這兩種需要的人還會遭到迫害整肅)。

而台灣不同。台灣已是多元民主社會,不可能只滿足於「生理需要」或中共統治下限制重重的「安全需要」及「歸屬需要」。因為「尊重需要」已是台灣生活常態,「自我實現需要」亦已逐漸拓展。即使台灣選民一時選擇了「拼經濟」,對「進步價值」仍是不會放棄的。

關鍵正在,人一旦滿足及進入更高階段的馬斯洛「需要層次」,人就不可能甘心回到低階層次(純動物層次)。啓蒙運動的發展原本就是以民主自由人權的心靈或精神素質為目標,所以稱為「普世價值」,富強繁榮這些物質層面反而被視為前者手段,如亞當斯密說的「個人的自私可以有助於整體社會福祉」。自私如何有助社會福祉?亞當斯密更早的著作《道德情操論》早已指出,利己行為應受道德約束,人必須成為「道德人」,美德對社會的推動力高於理性。

20181009-黨產會9日決議中影股份有限公司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並由主委林峯正(右)、副主委施錦芳(左)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黨產會選前凍結婦聯會資產,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選後裁定暫停執行。圖為黨產會主委林峯正(右)、副主委施錦芳(左)。(顏麟宇攝)

而且擺在台灣民眾面前的現實,更顯示「進歩價值」不可放棄:一是國民黨這次勝選是憑白受惠;二是民進黨努力推動的改革,國民黨大都反對。以致很多人已在擔心,國民黨如果再度贏得政權,會不會讓年金改革再度倒退?讓極有限的司法改革難以為繼(如行政法院竟在選後推翻黨產會凍結婦聯會資產的決議)?甚至解散黨產會及促轉會,讓改革白忙一場?

如果選民心中有「進步價值」,就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並知道如何在關鍵時刻做出更佳抉擇(「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誠然,啓蒙不是永遠呈缐性進行的,如同「進步」不是永不回頭一樣。二十世紀的法西斯、納粹及共產極權大反動,就是啓蒙大頓挫的例子;六百萬猶太人的被「最終解決」,就是理性科層化發展最可怕的例子。廿世紀末期「民主第三波」(人類史上最大民主化浪潮)的發生逆流及「歷史終結論」的平地生波,亦是啓蒙樂觀主義最新挫折的例子。所以台灣的啓蒙及進步也不能避免出現波折。

但整體而言,文明發展還是「迂迴向前」的,否則民主國家不會在廿世紀快速增加,民主自由人權不會成為普世價值。擁有「進歩價值」的台灣人民既已歷盡艱辛,終於克服重重阻難,實現今日的民主多元社會,他們之中多數人又怎麼可能「要拼經濟,不要進步價值」?怎麼可能選擇回到黨國極權體制或接受共產極權體制?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