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女力崛起》IDF經國號戰機第一位女飛官 完成首次困難度高的「夜間單飛」

2018-11-07 13:07

? 人氣

我國IDF經國號戰機首位女性飛官范宜鈴上尉,在歷經多次考核鑑定和訓練後,日前已完成首次夜間單座飛行。(取自空軍司令部臉書)

我國IDF經國號戰機首位女性飛官范宜鈴上尉,在歷經多次考核鑑定和訓練後,日前已完成首次夜間單座飛行。(取自空軍司令部臉書)

空軍司令部臉書粉絲專頁發文披露,我國IDF經國號戰機首位女性飛官范宜鈴上尉,在歷經多次考核鑑定和訓練後,日前已完成首次夜間單座飛行,展現平日勤訓精練的成果。

范宜鈴上尉空軍官校103年班畢業,同期同學還有飛幻象2000戰機的蔣菁樺、飛F-16戰機的蔣惠宇兩位,3人也是我國三型主力戰機的首批女性飛行員。今年7月,空軍安排3人從各自的本場起飛,先後在台東志航基地降落,正式對外亮相。3人當天全數完美落地,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20180719_空軍公開三型主力戰機第一批的女性飛官蔣惠宇(右起)、蔣青樺、范宜鈴,以及目前正在接受F-5型機換訓的學官郭馨儀。(蘇仲泓攝)
今年7月,空軍公開三型主力戰機第一批的女性飛官蔣惠宇(右起)、蔣青樺、范宜鈴,以及目前正在接受F-5型機換訓的學官郭馨儀。(資料照,蘇仲泓攝)

空軍戰機飛行員的養成,除在校期間要經過T-34、AT-3等型機的飛行專業養成,還要到台東接續進行F-5型機的換訓,通過後才能下到各飛行聯隊進一步飛對應的戰機機種,過程相當辛苦,難度也不小。

而夜間飛行因為缺乏可供視覺判斷的基準,一旦發生空間迷向,在無法判別天空、陸地、海洋等相對方位時,就有可能發生意外,所以夜航通常要仰賴機艙內儀表輔助。此外,飛行員本身的技術、飛機姿態的掌握、心理素質是否成熟,也都是相當重要的環節,而夜航訓練亦考驗飛官對於裝置操作位置的熟悉、艙內微弱燈光和天氣變化下掌握的速度和應變的能力。

20180718-空軍今(18)天上午在台東志航基地,邀請媒體採訪三型主力戰機的首批女性飛行員。圖為擔任IDF戰機飛官的范宜鈴。(蘇仲泓攝)
隸屬空軍第一聯隊第三作戰隊的范宜鈴,在完成首次單座夜航單飛後,將在第一線空防各項勤務上更加邁進。圖為今年7月IDF戰機飛官范宜鈴亮相。(資料照,蘇仲泓攝)

隸屬空軍第一聯隊第三作戰隊的范宜鈴,在完成首次單座夜航單飛後,將在第一線空防各項勤務上更加邁進,以厚植國防戰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