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錫輝觀點:古寧頭戰役回憶

2018-10-28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古寧頭戰役不過是一場小衝突,但這場戰役在當時非同小可,即便過了數十年,它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視。(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古寧頭戰役不過是一場小衝突,但這場戰役在當時非同小可,即便過了數十年,它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視。(資料照,顏麟宇攝)

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中國歷史學教授,現任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的宋怡明 (Michael Szonyi) 著《冷戰下的金門》書中,對古寧頭戰役的描述(筆者稍加刪節)如下:「1949年10月25日凌晨人民解放軍在金門嚨口西邊登陸,適逢一隊中華民國的士兵巡邏發現,於是響起警報 (有些當地人說,其實是士兵誤觸地雷,在混亂中照明彈射向天空,意外照亮來襲的解放軍船隊) 。…於是海灘成了殺戳地帶。有些解放軍還沒有跨越沙灘就陣亡三分之一。

幾個小時之後,解放軍發現登陸地點錯誤,於是決定往東前進。但為時已晚,駐紮在金門島東部的國軍正移師西部,與解放軍相遇。…接踵而來的是超過二十四小時激烈的街頭巷戰。國軍軍官李光前,三十二歲,湖南人,在抗日戰爭中立下不少戰功。李率隊衝鋒時中彈倒地,或許是遭友軍擊中。(金門新聞記者的記錄顥示,李光前是後腦中彈。)

這支部隊的指揮官是胡璉將軍。1949年9月,胡璉受命重整被共軍擊潰而四散向南敗退的國軍部隊。在古寧頭戰役的文獻中,胡璉獲得極高的評價,這場戰役的勝利幾乎成了他個人的功勞。然而事實上,當胡璉抵達戰場的時候,兩軍早已分出勝負。傍晚時,解放軍彈藥用盡,倖存者大約一千名解放軍撤退到海灘,隨即被國軍團團包圍。夜間,大約有半數解放軍被殲滅。10月27日清晨,殘餘解放軍投降。古寧頭戰役結束。」

解放軍將近四千人陣亡,超過五千人被俘,反觀國軍陣亡人數只約超過千人。相較之下,此前國共內戰動員的人數以百萬計,這些數字實在不值一提,古寧頭戰役不過是一場小衝突。但這場戰役在當時非同小可,即便過了數十年,它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視。

宋怡明教授專著《冷戰下的金門》主要論述的是關於金門島的冷戰歷史及在戰後的社會文化,古寧頭戰役只佔全書360頁中的3頁,李光前陣亡狀況僅寥寥數句,不足為奇。

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中國歷史學教授,現任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的宋怡明著《冷戰下的金門》。(作者提供)
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中國歷史學教授,現任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的宋怡明著《冷戰下的金門》。(作者提供)

胡璉《泛述古寧頭之戰》自述:「…5月13日,國防部命令本部恢復第十二兵團番號縮編為第十及第十八兩軍,迅卽加入戰鬪序列。…本部此時最大的困難為被服缺乏,械彈無着,新集之兵,尚未訓練,逃散回鄉,不無可慮。乃以六十七軍與第十軍合編為第十軍,劉廉一任軍長,轄十八師師長尹俊,六十七師師長何世統,七十五師師長王靖之。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轄第十一師師長劉鼎漢,第十四師師長羅錫疇,第一一八師師長李樹蘭。再三籌思,以目前兩軍,僅十八、一一八及七十五等三個師,尚可維持其軍隊形態。其他皆係烏合,實難應戰。…」

前段文字說明,第十四師從江西撤退時係烏合之眾,途經廣東省時強迫平民當兵,被服缺乏,械彈無着,…。胡璉自述:「…當乘船到金門料羅灣駁運上岸時,適湯恩伯將軍巡視其地,正由我兵團參謀長楊維翰將軍陪同,湯對楊責備說:『現在戰鬥如此激烈,前方急需部隊增援,應該先令戰鬥兵下船,為什麼讓民伕搶先?』楊答覆說:『這是十四師的部隊,因為尚未領到軍衣,所以仍穿民服。』湯聽了大為詫異,覺得形同乞丐,怎麼可以臨陣作戰?」

古寧頭之戰,國軍陣亡人員最高階級為十四師四十二團中校代理團長李光前,所率部隊多數是才抓來的新兵,毫無訓練,剛從乘船登岸,即趕上戰場,武器彈藥不足。據胡璉敘述,戰後視察該團查詢情狀,其部下一班長說:「…我第二營僅有輕機槍五挺,兩挺打不響,三挺不連放,團長乃奮身向前,衝入敵群,因而陣亡。…四十一團團長廖先鴻尚未能取得聯絡,該團已入古寧頭西已海邊。…」筆者當時是四十一團的新兵,避開了正面作戰,只參加清理戰場。

1954年7月部隊整編,第十四師由金門島調回台灣,番號被取消了。原十四師四十團併入二十二師改為六十四團,四十一團併入二十三師改為六十七團,四十二團撥交第七軍改為搜索團。筆者於1952年春離開四十一團進入陸軍官校,1954年8月軍校畢業後有十天假期,到宜蘭回老部隊去看堂叔,他們都留在原來的連,原來的排長仍在連上,邀我同桌吃飯,飯後老班長等和我聊天,談起當年在金門島海邊借住民房大廳打地鋪,我在稻草上躺下就呼呼呼大睡,班長溜進民房間內和民婦鬼混,第二天我們班上才會有海蚵加菜的黃色笑話。

金門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顏麟宇攝)
金門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顏麟宇攝)

前退除役輔導會副主委趙域中將 (1949年任十四師警衛連少尉排長) 古寧頭戰役60週年紀念口述歷史《艱苦過往盡在笑談中》摘錄如下:「…有些兵在汕頭上船的時候連軍服都還沒穿上哩,還穿著便衣。… 部隊下船之後,就有人帶著我們行軍,也不知道要往哪去,大家根本不知道金門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搞不清楚。這兵在船上很餓,到了金門下了船之後,一眼望去都是地瓜田、黃土地、茅草, 很荒涼啊! 兵下船後一面行軍,一面跑到地瓜田耙地瓜吃,那時候要維持軍紀啊, 把兵拉回來不准挖地瓜吃,真是很可憐,連挖個地瓜吃都不准。一直行軍到了竹山,從料羅走到竹山很遠哩,一個在西南角一個在東北角。到了那裡伙夫就埋鍋造飯,弄個行軍鍋支起來煮飯吃,飯剛吃完之後,在老百姓家下了塊門板放在地上睡覺,這是排長才特別優待給你下了塊門板哩,那兵都躺在地上直接睡。下了塊門板才剛躺下,這砲聲就開始響了, 師部來了通知: 『師長要到前方去,你帶著你這個排跟著師長走。』…後來我們師部就到 了132高地,軍長他們那時候都已經到了132高地, 兩個軍長在那裡,一個是18軍軍長高魁元,一個是 19軍軍長劉雲瀚。132高地對面就是古寧頭了,後來42團,也就是李光前的團,他就是在林厝陣亡的…我們師長叫羅錫疇,羅錫疇用有線電話跟李光前通話: 『你們團進展很慢啊,怎麼還上不去。』李光前30 歲不到當團長,壓力很大,他不服這氣,就帶著衝,就陣亡了。這大概是我們14師的狀況。」 ( 註:羅錫疇的女兒羅瑩雪曾任馬英九政府的法務部長。)

*作者1952年進陸軍官校25期,先後參與金門島兩場戰役,戰後就讀成功大學機械系及研究所,進中山科學研究院,赴美深造後返中科院,參與研發天弓飛彈獲雲麾勳章。1992年舉家移民美國。2013年博客思出版《大變動時代的滄海一粟:劉錫輝回憶錄》。2018年詩藝文出版《錫輝文集滄海一粟的餘波盪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