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潛艦國造背後的五個海官學長學弟

2018-10-27 18:00

? 人氣

黃曙光於小英當選總統後接任海軍司令,肩負推動IDS重責。(蘇仲泓攝)

黃曙光於小英當選總統後接任海軍司令,肩負推動IDS重責。(蘇仲泓攝)

黃晨光、黃曙光、郭璽、黃征輝(黃河)、陶謙光,他們有兩個共同點,首先都是海軍官校學長學弟,其中,陶還是總統蔡英文的遠房親表弟,但兩人不熟。第二點是與連日沸騰的潛艦國造案(IDS)都有關。

為了海軍未來,黃河冒風險爆料?

《新新聞》一六四七期報導,設立於直布羅陀(Gibraltar)的Gavron Limited(GL)公司,在新華荷代理下取得台船潛艦技術顧問六億元合約,但輸出許可與技術人員背景看似疑點重重。

由於爭議不斷,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十月二十五日召開潛艦國造專案會議,邀請國防部長嚴德發針對潛艦國造執行進度,進行先祕密後公開的報告。

黃河近日於「擺渡黃河」部落格連載披露潛艦國造的內幕。他曾是《國防白皮書》諮詢委員、海軍成功級二代艦長,退伍後與郭璽兩度合作,協助尋找潛艦商源,卻也兩度鬧翻,對相關發展瞭解甚深。

為何干冒極大風險出面爆料?黃河於接受《新新聞》專訪時稱,IDS明年結束設計階段,如果還是多國聯軍團隊,紅區裝備也七零八落,全案就應斷然中止;否則可能成為核四的二.○翻版,將對海軍未來二、三十年發展傷害極嚴重。

受害的還有彼此情誼。原來這五個男人中,黃晨光是海軍六十七年班,弟弟黃曙光為六十八年班,現為海軍司令,其他三人均為六十九年班同學,彼此都認識。

其中黃河與郭璽最麻吉,畢業後各自發展。直到郭璽成為成為軍火商後,因為潛艦案大家才又產生交集。

陶謙光一亮身分,廠商肅然起敬

二、三十年來,駐外大使若回報某國承諾協助台灣取得潛艦,最終都是卡在輸出許可而空歡喜一場。官員跑遍各國多碰了大釘子,不但連船廠大門進不去,想一起喝杯咖啡都沒門路,只能改走民間管道。

黃河稱,第一次合作是黃曙光於二○一三年任國防部後勤次長時,透過哥哥請郭璽協助,在國際上尋找IDS商源。黃河有次在德國向廠商簡報,同行的還有位猶太掮客,郭璽與其發生不快,黃河便辭職不幹。
第二次合作是在一六年小英當選總統後,大力推動國艦國造政策。黃曙光於六月接任司令肩負推動IDS重責。據黃河描述,郭璽覺得商機來了,於是先找他負責簡報,再借重陶謙光的身分,並與黃晨光攜手。因緣際會讓五人重聚一起推動潛艦案。

陶謙光為小英家族遠房親戚,原本國外潛艦廠商根本不理會台灣人士,每每卻在陶亮出身分後,就讓廠商「肅然起敬」。

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證實,蔡英文的母親來自大家族,親族眾多,蔡與陶謙光並不熟識。林鶴明說,軍方已有正式聲明,總統府依慣例不評論司法進行中的案件。

黃河稱,黃曙光指派陶謙光前往台船,擔任潛發中心副執行長,小英對此並不知情。但台船同仁在瞭解陶的特殊身分後,便由潛發中心派他負責合約評選事宜。海軍與台船以機密為由不回應。

在合作近半年後,兩人合作的公司進行改組。黃河表示,因為郭璽要給他的股權低到○.一五‰,於是兩人在一六年再度拆夥。黃河於去年中接任荷蘭威爾頓(WF)造船廠專案經理,該廠曾為荷蘭海軍建造海豚級潛艦(Dolfijn class)。

截稿前郭璽未回應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海軍宣稱郭璽於今年二月至六月擔任無給職顧問,負責尋找商源,並簽立切結書,不得參與有關任何採購與代理;目前已經不是海軍顧問,仍不得參與任何採購與代理。

不過此一切結似乎形同具文。黃河說,代理GL的新華荷,後台老闆應為郭璽,還擔任該公司的「技術總監」。他認為,黃曙光聘郭璽為顧問代尋商源,取信國外廠商也算情理之內。但如果發聘書、印名片,可以自由進出司令部,約見承辦參謀,就會造成官員極大困擾,甚至讓郭璽有機會利用顧問名義,積極爭取IDS相關商機。

同時根據政府採購公開資料,海軍原於九月十八日要招開另外一個約二.二九億元技術顧問標,因故延至九月二十八日。新華荷是否也有介入此案?記者透過電子郵件向郭璽求證相關疑點,惟至截稿前未獲回應。

20170321-總統蔡英文出席「海軍106年敦睦支隊啟航歡送暨潛艦國造設計啟動及合作備忘錄簽署」。圖為台船公司董事長鄭文隆、中科院長張冠群簽署合作備忘錄。(蘇仲泓攝)
黃河認為IDS可能成為核四的2.0翻版,將對海軍未來發展造成極為嚴重的傷害。圖為台船公司董事長鄭文隆、中科院長張冠群簽署合作備忘錄。(蘇仲泓攝)

嫻熟公共工程實務人士透露,台灣處境特殊,常有廠商在申請輸出許可時,以「研究用」目的提出申請,到了台灣再進行不同的名稱與用途。GL輸出許可或許也是以打擦邊球方式,用含糊名稱帶過申請來台。

潛艦國造爭議與獵雷艦案驚人相似

曾參與行政院獵雷艦專案調查的官員稱,台船為民間公司不受《政府採購法》限制,招標文件若未經駐外單位認證,的確容易存在真偽難辨的風險。記者再向外交部及駐英代表處查證,證實該許可並未經外館認證,亦即這張輸出許可,很可能是由直布羅陀總督所直接發出。台船、海軍,乃至評選委員,審查資料責任恐有待釐清。

行政院官員分析,相關文件都受到機密保護,除非立法院比照獵雷艦案,成立調閱小組才能瞭解。真正關鍵恐怕得回到評選時「為何會選出這家?」「是否應該公布評委名單?」

回過頭看潛艦國造爭議與被慶富搞到破局的獵雷艦案,有著驚人相似之處。獵雷艦是在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決標,十一月三日完成簽約,慶富已先拿到義大利船廠Intermarine的輸出許可。國防部官員稱,這是慶富能與台船大廠拿到相同評分的重要因素,但事後調查,確有評委出現異常給分情形。

慶富應於一五年十二月前,取得美國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作戰系統輸出許可,因為作業不及申請展延。海軍當時並未終止契約,就是因為船廠輸出許可得來不易,這代表著輸出國家對這項協助「掛保證」。

進一步檢視這次爭議,即使有輸出許可,還要看是否有合格技術人員。從公開資料分析,GL原本六名技術人員幾無建造潛艦經驗。

其中唯一擁有經驗的是位西班牙籍工程師Juan Herrero Valero,曾參與該國S80+潛艦耐壓殼體,問題是該型潛艦因浮力不足,一下潛就上不來,後來再進行改造,花了約一四○○億元新台幣仍宣告失敗,成為國際笑話。

全案大餅至少破一.二兆元

未來台灣是否也會淪為國際笑話?IDS明年三月就要進入細部設計階段,以及編列四九三億元的首艘原型艦招標啟動。業界私下認為,一定會再追加預算與延期,保守估計,如果能以七百億元完成就算便宜了,第二艘後,造價才會逐步下降。

此案還有兩個觀察重點。一是技術顧問資格標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會決定各項規格,軍火商都知道市場裝備與產品,包括速度、重量、功率等,綁好規格後,差一吋、多一公斤都不行,沒有站在同一邊的廠商就統統出局。

再者,後續重點在於全案不含追加預算,就要逾四千億元,以美軍評估三十年全壽期維修預算是採購成本的兩倍,粗估為八千億元,全案大餅至少破一.二兆元。

據瞭解,在競逐多國團隊中,的確有一組非歐系具實力的完整團隊,只是肥水那能容得下外人「整碗端走」。

對於相關疑點,海軍稱,在合法範圍內運用「非正式的管道」尋求商源,突破困局已略具雛形,會依期程與風險管理執行造艦規畫,台船正依專案進度執行。海軍並批評,近來有心人士疑似軍火代理商發表主張,試圖破壞全案動機可議。

台船強調,公司同仁赴海外洽接可能商源,是為了杜絕中間商介入,避免有心人士推知國家機密。對於黃河於部落格的爆料內容,台船認為涉及汙衊、詆毀信用與商譽,已向台北地檢署提告。此外,GL也向黃河求償三千萬元。

輸出許可無著,台灣竟要砸錢動工

即便美方放行廠商向我方簡報,後續同意的裝備、輸出許可還遠在天邊,台灣已經準備砸錢動工了,誰來監督預算可能虛擲?

五個大男人複雜故事的背後,有著國人高度期待,也有著軍火商錢權鋒火鬥爭與案外案。由於水深難測,只能寄望司法單位盡速啟動調查了。

完整輸出許可申請序
完整輸出許可申請序

美曾為售台潛艦出力,與中合作反恐後凍結

美國曾同意對台潛艦軍售案,迄今仍被冰凍。美國在2011年4月1日,一架EP-3E偵察機與中國解放軍殲-8戰發生擦撞事件,於同月27日,由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Bush)批准8艘柴電潛艦、P-3C反潛機、愛國者三型飛彈對台三項軍售案牽制中國。

美國當時在全球尋求國家協助台灣打造柴電潛艦,即使老大哥出面,也沒有人願意出具國家擔保的輸出許可。同年發生911恐怖攻擊事件,美國主打反恐戰爭,急需中國大力協助,售台潛艦案從此被鎖在公文櫃中。(蕭介雲)

他山之石

柴油潛艦零件高達35萬個,保守估計難度至少是國機國造十餘倍!相關國家案例可引以為鑑。

澳洲:澳洲與瑞典造船廠合作,第一艘潛艦在國內自製,以瑞典現用潛艦為設計基礎,放大兩倍打造,前後歷經21年,投資4,150億元新台幣,最終失敗收場,再向法國採購。造艦經費總計約投入1.3兆元新台幣。

南韓:南韓自製潛艦的過程較為保守,首艘在德國建造,由德國技師施工,南韓技師見學。直到第2艘回到南韓施工,但設計不變,並由德國監造。以此漸進方式,自製前2艘仍有瑕庛,直到第3艘才得以成功。(蕭介雲)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蕭介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