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安倍最後任期,在中美夾縫中讓日本再次強大

2018-10-27 19:00

? 人氣

安倍晉三(右)要通過修憲,將日本自衛隊正式升格為日本軍隊。(美聯社)

安倍晉三(右)要通過修憲,將日本自衛隊正式升格為日本軍隊。(美聯社)

十月二十五日到二十七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正式訪問中國。這是從二○一二年中日因釣魚台事件交惡以來,日本第一次最高領導人訪中。上次日本首相訪中要推到一一年十二月的野田佳彥。

日本歷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

安倍在九月二十日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成功擊敗對手石破茂,第三次連任總裁,也幾乎肯定一直擔任到二○年東京奧運之後。這將令他成為日本歷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也是戰後最強勢的日本領導人。如果說前兩個任期,安倍除了關心如何推動修憲、如何通過安倍經濟學刺激日本經濟、如何在釣魚台問題上對抗中國等議題外,還必須關心如何讓自己連任(包括把自民黨總裁任期限制從兩任改到三任),那麼在最後一屆任期,其施政重點必然放在如何打造政治遺產上。

對安倍而言,儘管這幾年成績斐然,但距離最終奠定政治遺產還有最後幾步。

在政治方面,修憲還剩最後一步。這幾年,日本通過各項法律基本繞過了「和平憲法」,即《憲法》第九條;但一天《憲法》沒有被修改,那些基於法律的措施就很容易被反轉。因此,安倍必須努力通過修憲。

在經濟方面,日本經濟在安倍「三支箭」推動下,日經平均指數從一二年八千點左右,上漲到一八年兩萬四千點左右,時隔二十六年回復到一九九○年代初的水平。但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尚未解決,刺激經濟而伴隨的降低所得稅、貨幣貶值與國債高築,都需要國庫具備更多的彈藥。日本必須提高爭議極大的銷售稅來平衡開支。這種結構性的問題只能由安倍這樣的強勢領導人解決。

在國際貿易方面,安倍寄予厚望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在臨門一腳因為川普(Donald Trump)上台而功虧一簣。這對日本來說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TPP本來面臨「散夥」危機,但在安倍努力不懈下,變身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重生。美國的退出,反而讓戰後日本第一次能成功主導國際性條約,也變成條約中最重要的國家,這也將成為「令日本再次偉大」的經濟本錢。

讓日本再次偉大的四個重要任務

安倍第三任內不但要保證CPTPP正式啟動(現在只有墨、日、星、澳四國批准,其他各國國會還有待通過),還要擴大CPTPP的影響。英國、南韓、台灣、泰國、印尼及哥倫比亞都已經釋放信號,希望加入CPTPP,就連美國也不排斥「重新加入」。如何在吸收新成員的同時,保證CPTPP框架不被改變,而且能讓日本主導,將成為安倍重要的挑戰,這需要很高的談判技巧。

在國際政治方面,安倍要令日本再次偉大,成為獨立的政治大國,面臨四個重要任務。

第一,日本一直存在三個領土爭議:與俄羅斯有北方四島爭議,與南韓有竹島(獨島)爭議,與中國有尖閣列島(釣魚台)爭議。安倍希望在至少一個爭議上取得突破。比較可行的是,與相對來說民族主義沒有這麼強烈的俄羅斯溝通,解決北方四島問題。但在其他兩個問題上至少能建立危機管控機制。

第二,在北韓問題上,日本做為「六方會談」中最被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忽視的一方,安倍需要打破與北韓的隔閡,在朝鮮半島變局中不落後手。

第三,日本自衛隊不但需要正式升格為日本軍隊(通過修憲),要提升武器裝備,還要在美日同盟中變得更平等。日本海軍更要自由地在印太區域航行,具體而言,就是能自由地進入南海和印度洋,為此也要加快在吉布地建立軍事基地,這將在日本的印太與非洲策略中扮演重要角色。

第四,安倍對二戰歷史問題的處理,已擺脫以往那種被中、韓抓住小辮子的道歉外交,但日本要進一步提升國際地位,還必須推動聯合國改革。最低要求是把聯合國憲章上的「敵國條款」刪除,進一步還希望推動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制度的改革,好讓日本「入常」。

川普上台對安倍機遇遠大於危險

在安倍最後一個任期內,最具有象徵性意義的事件將會是成功舉辦二○年東京奧運會。對每個舉辦國而言,奧運會是最難得的一次展現國力、增強民族自豪感、提升國際地位的機會。一九七二年德國、一九八八年韓國、二○○八年中國都在奧運會後大幅提升其國家地位。雖然日本在一九六四年已經舉辦過一次(當時也大幅提高地位),但已相當遙遠。二○年奧運會將會是一次日本二次起飛的良機,安倍不容有失。

從以上列舉事項可以看到,安倍在最後幾年的挑戰相當大,放在以往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可是安倍遇上了歷史性時刻,即川普上台。這對安倍有危有機,機遇遠大於危險。

安倍最大威脅是美國將要對日本也發動貿易戰。川普在鋼鋁關稅上不肯對日本網開一面,現在還要與日本重新談判貿易協議。這對不斷「委身討好」川普的安倍來說,自然有點難堪。可是觀察川普在與南韓、加拿大和墨西哥達成的貿易協議上,美國能得到的並不多。因此,沒有理由認為最後美日談判的結果會大幅改變現狀。歸根究柢,美國現在的重點已放在中美貿易戰上,恐怕更關心如何把「毒丸條約」加入美日貿易協議中。至於在政治議題上,美國一直希望日本發揮更大的作用,一向不反對日本成為政治大國(大概除了聯合國改革),川普更關心的是日本如何多出錢。

根據以往思維,以上事項最大障礙都來自中國。事實上,安倍也需要中國的配合(比如北韓就是最好例子)。

前幾年習近平一直強硬對抗日本,現在中美貿易戰,中國大敵當頭,難以承受川普組建「統一戰線」重壓。於是日本如何在貿易戰中選邊,對中國至關重要。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國一直釋放對日友好的信息,包括:五月李克強訪日(在中日認知中,算是領導人訪日);重新啟動中日韓三國經貿金融談判;習近平再也不用一副晦氣樣與安倍握手;宣傳上不再反日,反而強調「改善中日關係,中日誰不幹誰傻」;就連日本戰艦巡航南海也被輕輕放過。

拉攏日本,中國淡化民族主義

在兩個前幾年最重要的問題上,中國也都大幅低調。釣魚台問題上,中國海警今年雖十七次進入釣魚台領海,但都勉強打進入十二海里的擦邊球。這與前幾年屢有進入釣魚台三海里(日本認定的領海寬度)非常不同,顯然不再激烈挑戰日本的主張。李克強訪日也宣布雙方達成協調機制。在「歷史認識」上,原定的慰安婦研討會被禁止舉辦,安倍最近向靖國神社供奉貢品,中國傳媒也僅輕描淡寫。

在中國傳媒嘴裡,一直強調「日本認識到中國強大不可避免,所以轉變態度與中國合作」。但除了放棄一些過去幾年雙方都損人不利己的事項外(比如競相低價投標第三國基建項目),其他事項都是中國更有求於日本。安倍訪中可望進一步獲得中國厚禮。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