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 出書助年輕世代認識LGBT

2018-10-27 13:00

? 人氣

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出書,幫助年輕世代認識LGBT族群。(美聯社)

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出書,幫助年輕世代認識LGBT族群。(美聯社)

「女友的事讓我很開心」,一句自然而然地回應,讓牧村朝子成了「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但已經與法國同性伴侶結婚的她,不認為要被貼上「蕾絲邊」的標籤,直言「人的情感會流動」,而牧村朝子曾與異性交往,也經歷尋求自我性別認同的過程,加上當時經紀公司老闆的一句話,讓牧村朝子決定提筆,寫本讓年輕世代正確認識LGBT族群的書:《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

別說「蕾絲邊」!希臘第3大島全是「女同志」

「中文對於女同志有很多的稱法,但日文只有外來語『蕾絲邊』」,牧村朝子解釋,撰寫《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這本書時,查閱資料發現雷茲波斯島(Lesbos)島民「雷茲波斯人」(Lesbian)的英文,被用來當作女同志的代名詞,而部分島民在2008年提出訴訟,控告這樣的用法「侮辱」人,損害雷茲波斯人在全球的聲譽,要求希臘政府禁止使用「蕾絲邊」來稱呼女同志,但最後敗訴。

牧村朝子解釋,過去不論男女同志,甚至雙性戀及跨性別者都被稱作「Gay」,為了讓女同志、雙性戀、跨性別者能獨立表達自己,才會變成今日使用的「LGBT」,但4個字母仍無法完整反映更多元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模式,而有「LGBTQ」或「LGBT+」等用法,只是不論何種稱呼,牧村朝子認為,從「天生必須愛上異性」的認知,逐漸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才是重點。

 日本藝人牧村朝子來台宣傳新書。(蔡娪嫣攝)
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出書,幫助年輕世代認識LGBT族群。(蔡娪嫣攝)

當藝人要有使命 牧村朝子決心寫書

牧村朝子會公開出櫃,純粹是自然而然的聊到日常生活,結果就被電視節目給了「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的封號。儘管她出櫃看似輕鬆,卻也曾陷入迷惘,尋求自我認同,正因有過這段經歷,加上她之前的經紀公司老闆杉本彩告訴她,「若沒有想要執行任何使命或傳遞理念,那就不用留在演藝圈」,由於杉本彩的這句話,讓牧村朝子決定要寫書,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年輕世代。

「一開始只是想說做個App,讓年輕世代獲取正確的LGBT資訊,沒有想過要出書」,牧村朝子稱,但同樣住在share house的朋友認為,應該用文字記錄,實際出書才能達到幫助年輕世代的目的,而這本書還獲得「星海社次世代作家新人獎」(星海社ジセダイエディターズ新人賞)。牧村朝子的朋友還幫忙繪製書中漫畫,希望能更吸引國高中年齡層閱讀此書。

日本到底多保守?「同志」2字不能上封面

此外,《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日文書名為「真實百合」(百合のリアル),日本人會用「百合」來代稱女同志嗎?牧村朝子表示,女同志本身不會自稱「百合」,這個名詞主要用於漫畫、文學作品,「大部分的人也都不會用『百合』稱呼女同志,但書名也不能直接了當的提到同志,這樣可能會有人害怕遭受異樣眼光,而不敢從書架上拿起書......很佩服台灣可以直接在封面印上『同志』2字」。

除了分享自身經歷,以及認識LGBT族群的完整資訊,牧村朝子也傳遞女同志間性愛的正確知識。「性是人類的正常生理需求,不用不好意思」,牧村朝子說,「在日本若用『女同志性愛』幾個關鍵字去搜尋,絕大多數出現的都是給異性戀男性觀看的成人影片,那些內容並非真實的女同志床笫之趣,才決定把正確的資訊寫進書中......不過現在是2018年,能夠搜尋到較多的正確知識了。」

2017年10月28日,台灣同志遊行Taiwan LGBT Pride盛大登場(AP)
2017年台灣同志遊行參加人數破12萬,讓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感到相當驚訝(AP)

台灣同志遊行破12萬人 牧村朝子超震驚

牧村朝子曾到澎湖學中文,這次則在台灣同志遊行前夕來訪,聊到日本與台灣的同志遊行差異,她表示日本因地而異,「澀谷的同志遊行算是規模最大,但也僅有數千人參加,有的地方人數相對少很多,可能只有100多人」。當聽到2017年台灣同志遊行參與人數破12萬時,牧村朝子露出驚訝表情,直呼「這個人數已經超過我家鄉的人口數了」。

牧村朝子直言,至今日本舉辦的同志遊行中,仍有參與者無法大方表現自己,會戴口罩或其他方式,盡量不讓自己太好認出。不過基督、天主教徒在日本僅占2成,日本反對同婚以哪些族群為主?她認為,日本的情況與台灣相似,並提到日本正在熱議修憲,而反對修憲的人也反對同婚,「日本憲法明文婚姻以兩性自願結合為基礎而成立,這個『兩性』成為爭議點」。

修憲會改變現狀 日本反修憲者成反同婚主力

「反對修憲的人認為,一旦憲法被修改,現在的生活模式也會被迫改變」,牧村朝子說,這些人擔心修憲後,原來的「兩性」可能改變,因此強烈反對同婚。牧村朝子的太太是法國人,且2人在2013年法國同婚合法化後,立即登記結婚,問到法國承認同婚前後的改變,牧村朝子表示,儘管仍有反對聲音,但沒有2013年合法化時激烈,聲浪也變小。

牧村朝子解釋,反對同婚者有各種理由,就她的觀察,法國反同婚者有的是單純厭惡特定政黨、政治人物,連帶反對同婚,「因為討厭的政治人物挺同婚,那就要反同婚......有的則是排斥外國人,不想要有更多外國人藉由同婚移居法國」。法國可能成為日本同婚合法化的借鏡嗎?牧村朝子認為,日本現在有部分城市開放同性伴侶註冊,未來可能透過更多城市開放此制度,走向同婚合法化。

 日本藝人牧村朝子來台宣傳新書。(蔡娪嫣攝)
日本首位出櫃女藝人牧村朝子表示,日本反修憲者是反同婚的主力。(蔡娪嫣攝)

不只男同志成箭靶 日本對LGBT刻板印象深

「日本沒有辦法一次到位」,對於台灣可望成為第1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牧村朝子用堅定語氣說,「一定會過的」。另外,男同志經常成為反同婚者的攻擊箭靶,像是針對性行為模式汙名化,日本社會對男女同志也有「差別待遇」嗎?牧村朝子提筆寫下關於LGBT族群的日文「順口溜」,「日本異性戀對LGBT族群有很深的刻板印象,因此有一連串的成見稱呼」。

牧村朝子表示,像是「色色女同志」就是指聯想到異性戀男性看的成人影片內容,即2女性愛畫面,認為女同志很色;「好笑男同志」則是稱男同志的外貌或言行舉止很可笑;「稀有雙性戀」為很少看到雙性戀;「可憐跨性別」則指跨性別者很可憐,換言之,遭受偏見的不只有男同志,而是整個LGBT族群都被貼上標籤。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