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超觀點:毒藥丸條款劍指中國大陸

2018-10-28 06:50

? 人氣

針對美國在USMCA中將企業常用的毒藥丸條款納入貿易協議之中,以對抗「非市場經濟體」,中國大陸該如何因應?(資料照,美聯社)

針對美國在USMCA中將企業常用的毒藥丸條款納入貿易協議之中,以對抗「非市場經濟體」,中國大陸該如何因應?(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與墨西哥及加拿大於九月底完成《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定》(USMCA),其中最受矚目的內容非「毒藥丸條款」(poison pill,或稱「毒丸條款」)莫屬,該條款乃係針對非簽署國的中國大陸而來,後續影響相當可觀,值得深入探討。

毒藥丸條款簡介

毒藥丸條款原本是用於防堵敵意併購的工具,公司可透過董事會的決議,給於股東認購權,當符合特定條件時,公司股東即可行使認購權,低價取得股份,造成欲收購者的持股稀釋,提高有意併購者的併購的門檻,增加購併之難度。

此次在USMCA中,美國巧妙地將企業常用的毒藥丸條款納入貿易協議之中,以對抗「非市場經濟體」。該協議中所謂的毒藥丸條款,是指32.10條款,該條款規定,協議中的任何一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體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則其他成員國可以在六個月後退出並建立其自己的雙邊貿易協定。

毒藥丸條款可能的影響

協議中的「非市場經濟體」雖沒有指明是誰,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美國此舉主要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來,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坦言,USMCA納入毒藥丸條款,就是要對中國大陸施壓。中國大陸一直想爭取「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簡稱MES),並主張依據2001年簽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WTO議定書》(Protocol on the Access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WTO)第15條規定,在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15年後,即將自動成為WTO協定下市場經濟地位。也就是從2016年12月11日起,中國大陸已取得市場經濟地位,應該終止對中國反傾銷調查時,使用「替代國」(surrogate country)價格的做法。但包括美國、日本及歐盟等多數西方國家卻都不承認大陸已經符合市場經濟地位的條件,目前大陸針對此一爭議,刻在WTO審理中。

毒藥丸條款逼迫其貿易夥伴選邊站,只能在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選擇一方簽訂貿易協議。高度依賴美國市場的國家,可能只能向美國靠攏,捨棄與中方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以加拿大與墨西哥為例,引用BBC的數據,USMCA對兩國貿易額GDP比重高達40%-50%,但只佔美國的5%。即使二國與中國大陸貿易相當密切(大陸分別為加拿大與墨西哥的第二大與第四大出口市場),惟在加、墨二國高度依賴美國市場下,縱然知道同意毒藥丸條款可能會得罪中國,也只能被迫接受。

尤有甚者,該條款不只是針對墨西哥與加拿大二國而已,USMCA簽署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對外直指: 毒藥丸條款還將進一步適用於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協議中。美國對外貿易談判,秉持著由易而難的步驟逐一推動。先在3月完成與韓國重新談判2012年生效的《韓美自由貿易協定》(U.S.-Korea Free Trade Agreement);9月底又與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USMCA。目前正分別與歐盟、日本及英國洽談雙邊貿易協議,根據媒體報導,主要爭點在於汽車關稅與開放農產品市場,汽車關稅已經達成基本共識,農產品可望循加拿大模式,歐日適度開放部分國內市場,讓川普有下台階,有機會在年底前完成談判。不過,倘在協議中新增毒藥丸條款,恐將增加討論的空間。然本文推測,美國與上述這些國家的FTA遲早仍會談成。

待逐一清理完戰場後,川普政府最後才會與北京政府進行實質的談判,這也就是為何美中前幾輪的談判都淪為相互放話的階段,會後再相互指責,並不斷提高報復措施。易言之,美國從頭開始,就沒打算要在短期內與中方達成協議。而是準備與西方國家完成談判後,再聯合各國施加國際壓力,讓中國大陸屈服。

川普為何會對中國下重手?

2001年12月11日,中國大陸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成為其第143個成員。中方為了加入WTO,對各成員會提出了不少的承諾,援引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簡稱ITIF)所做的研究,中國大陸在不以技術轉讓作為市場准入門檻、加入政府採購協議(GPA)、國企基於商業考量進行採購否、國企占經濟市場份額逐漸下降、外國銀行享受國民待遇、通訊市場對外國企業開放、國外電影在中國可自由發行、出口補貼大幅削減、智慧財產權盜竊與違反行為明顯減少、遵守技術性貿易壁壘協議、不再操縱技術標準與向「華盛頓共識」的發展目標行進等11項內容,均未符合入世承諾。

人民幣與美元(新華社)
中國透過加入WTO,將產品行銷至全世界,卻不願意履行相關承諾。(資料照,新華社)

換言之,中國大陸加入WTO之後,獲取各國諸多的優惠,讓大陸可以利用廉價的生產要素,將產品行銷至全世界,成為WTO最大的受惠國,卻其不願意履行相關承諾,形成不公平競爭的結果,美國屢次要求中方改善,也都沒有下文。國際相關組織也有同樣的狀況,無法對違規者實施應有的制裁,反而導致遵守國際規範者反而蒙受其害。西方國家對中國大陸的態度,也只能徒呼負負。以《美國與蘇聯關於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為例(Treaty between the U.S.S.R. and the U.S.A. on the Elimination of Their Intermediaterange and Shorter-range Missiles),簡稱《中導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INF ),美國退出該條約表面是針對俄羅斯而來,但因該條約只限制美俄,放任中國在冷戰後恣意發展並部署中程和中短程導彈,進而威脅美國及國際安全,不如退出綁手綁腳的條約。

在過去中國經濟實力有限,已開發國家尚期待透過大陸經濟的崛起,能帶動民主化的浪潮。如今中國經濟崛起後,非但民主化無望,還在經濟、科技、軍事與地緣政治等方面挑戰美國的地位。直到美國川普總統上任後,開始針對美中之間的不公平貿易發動征討,不惜退出對美國不利的國際組織。外人看似川普動作十分魯莽,西方國家口頭沒說,然對大陸的相關舉動正中各國的下懷,因為多數國家都或多或少身受其害。因此,大陸試圖想要拉攏歐盟、日本等其他國家,來對抗美國的霸權,卻碰到軟釘子。

大陸如何回應美國的圍堵策略?

本文以為,這次的中美貿易的衝突,對中國而言不只是危機也是絕佳的轉機。過去利用低廉的經濟要素與掠奪已開發國家的技術,來推動經濟高速成長的模式,已經難以為繼,還產生許多畸形的經濟現象。正可透過此次機會,藉由各國的壓力修改不合時宜的規範,引進國際共同準則。中國大陸多年的經濟發展,已累積大量的經濟底蘊,正可重新盤點現有的資源,啟動新一波的成長引擎。足以與各國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下,與先進國家一較長短。

當然,大陸也可以採取硬碰硬的方式,與美國直接對抗。大可以民族主義為訴求,資源集中於國企,與美國進行長期消耗戰,讓全球經濟發展為之衰退,民主國家的美國勢將被波及,可能會迫使川普下台。然此舉也會使中國經濟備受衝擊,經濟轉型停擺,形成兩敗俱傷的局面,不利中國長期發展。

*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