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陪審團?德州醫師性侵病患免坐牢 辯護律師還嗆:只是中年男子禁不起假奶拉丁妹誘惑

2018-08-21 08:00

? 人氣

德州休士頓已婚醫師謝克被控性侵病患,最後逃過牢獄之災(AP)

德州休士頓已婚醫師謝克被控性侵病患,最後逃過牢獄之災(AP)

2013年11月,名叫蘿拉的一位女性病患送進美國德州休士頓的「班陶布綜合醫院」,因急性氣喘發作,住院觀察且服用鎮定劑。但她當晚在醫院遭到性侵,經過DNA檢測及2年追查,終於抓到犯下獸行的凶手是內科住院醫師謝克。謝克因此丟掉差事,醫生證照也被撤銷,依據德州法律他最重要蹲上20年苦勞,但由5女7男組成的陪審團日前做出決定,判謝克緩刑10年,等於不用吃牢飯。

兩情相悅?醫生稱病患誘惑發生性關係

當地媒體《休士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指出,46歲的謝克(Shafeeq Sheikh)已婚,且有4名子女,而他告訴陪審團,蘿拉(Laura)在他為她進行胸腔檢查時,主動挑逗他,還拉他的手放到胸部,之後禁不起誘惑,再次回到蘿拉的病房,這時蘿拉觸摸他的褲檔位置,還側身把臀部放到病床邊緣,「暗示想要更多」。謝克直言,最後2人無套發生關係,認為是兩情相悅。

謝克也說,激情過後他頓時感到恐慌,「很害怕發生什麼事,我對自己感到恐懼,因為醫師不可與病患發生性關係,這是醫療倫理的一部分」。謝克稱,事情發生後,他每小時去她病房巡1次,接著就聽到說她遭到性侵,而他向妻子坦承不貞行為,但擔心後果,並沒告訴醫院當晚發生何事。此外,蘿拉同意進行性侵取證作業,採集體液做DNA檢測。

警方追查期間 謝克仍繼續擔任醫師

警方則對院內可疑人士採集口腔黏膜,以進行DNA比對,謝克則是在警方傳喚下,接受採集口腔黏膜,最後發現DNA吻合,認定謝克就是性侵蘿拉的犯人,且根據監視錄影畫面和刷卡系統紀錄顯示,謝克當晚進入蘿拉病房所在樓層至少12次。現年32歲的蘿拉則告訴陪審團,她在做胸腔檢查時,被謝克亂摸胸部,隨後謝克又到她房內2次,最後1次遭到性侵,而她體虛才無力反擊。

謝克之後離開班陶布綜合醫院(Ben Taub General Hospital),改到休士頓衛理醫院(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服務,該院發言人亞辛(Stefanie Asin)表示:「當我們一得知他的執照被撤銷,且被起訴時,就立即中止聘用他。」不過亞辛稱,謝克在休士頓衛理醫院服務期間,「沒有任何與病患有不當行為的紀錄」。謝克2015年被起訴,醫師執照也被德州醫療委員會(Texas Medical Board)撤銷。

經歷逾1周的審問,陪審團16日認定謝克有罪,17日則開庭辯論刑罰,根據德州法律,謝克犯下的性侵屬二級重罪,最高可判處20年徒刑;哈里斯郡(Harris County)區助理檢察官李德(Lauren Reeder)告訴陪審團,謝克傷害1名毫無反抗能力的人,並稱謝克檢查過蘿拉的病例,知道她被注射鎮定劑,「他就是那種會去檢查很多次,確定多久可下手,(犯案)之後再返回工作岡位的人」。

被告律師嗆:只是中年男子被假奶拉丁妹引誘

蘿拉的律師柯爾南(Casey Kiernan)也說,陪審團必須記住,謝克犯案後離開原本任職的班陶布綜合醫院,且在警方調查期間,還在休士頓衛理醫院犯案。謝克的律師安卓斯(Lisa Andrews)則質疑蘿拉證詞可信度,指出蘿拉住院期間,通話紀錄顯示她仍不斷傳簡訊和打電話,證明她根本沒有注射鎮定劑,且DNA檢測也指出,她住院那晚還與先生發生性關係,證明她不可能無力反抗。

安卓斯認為,蘿拉別有企圖,可能是為了讓她老公吃醋,同時趁機撈一筆賠償費用,而安卓斯更在法庭上直言:「他(謝克)是做錯事,但沒有性侵,這只是有對假奶的拉丁女人引誘有點呆的中年男子,而他就失守了。」謝克的另名律師施奈德(Stanley Schneider)也要求陪審團,考量他的行為已對妻小造成傷害,希望判處5年徒刑,加上謝克沒有前科,要求能夠緩刑。

陪審團有權作出判決 檢察官表示尊重

由於德州法律賦予陪審團判決刑罰的權力,陪審團最後判處謝克緩刑10年,此舉等於不用入獄服刑,也引發爭議。哈里斯郡區檢察官歐格(Kim Ogg)的發言人施勒(Dane Schiller)發布聲明稱:「陪審團過半數同意這項判決,儘管檢察官想要增加刑期,但我們尊重審判程序和陪審團決定,且謝克終身被登記為性侵犯。」

安卓斯告訴《華盛頓郵報》:「12名陪審團連續2周親自聽取原告與被告雙方的證詞,他們最有資格做出決定......至於沒有在現場聆聽證詞的人,因為不清楚真相而妄自下定論......事實不一定非黑即白,很多時候都是處於灰色地帶......我相信這樣的判決會留下疑惑,他(謝克)到底有沒有罪,而對於這件特殊案子,我相信陪審團做出最適當的判決。」

女性遭性侵難申訴 「檢討被害人」是大問題

美國史丹福大學法學教授道柏(Michele Dauber)提到,安卓斯以「有對假奶的拉丁女人」來稱呼原告(蘿拉),顯示陪審團聽信被告(謝克)「可恥的種族言論及檢討被害人的論述」。史丹福大學游泳健將透納(Brock Turner)2015年性侵酒醉女性,原本應重判14年徒刑,但法官裴斯基(Aaron Persky)以「擔心摧毀前途」為由,僅判坐牢6個月,且緩刑3年,結果道柏發起連署,成功罷免裴斯基

道柏忿忿不平表示:「司法系統對認真看待女性受侵害的態度相當失敗,且受害人來自邊緣化社區,這種現象更明顯......性侵害和性騷擾挫敗女性在社會的平等地位,這種檢討受害人的情形就是很大的原因之一。」對於判決,蘿拉表示不予置評,不想再回頭去想這件事,而她2015年就曾告訴休士頓當地電視台「KHOU-TV」,深信還有其他受害人,「我不只代表自己,而是代表遭性侵,卻被不公平對待的女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