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和魂漢才?簡評東亞史課綱

2018-08-21 06:40

? 人氣

作者認為,若新課綱廢除先秦史部分,則該時期文化激盪、國家情勢、忠臣義士等瑰寶,恐皆付諸東流。(取自犇第四十五期報部落格)

作者認為,若新課綱廢除先秦史部分,則該時期文化激盪、國家情勢、忠臣義士等瑰寶,恐皆付諸東流。(取自犇第四十五期報部落格)

日前教育部方面就歷史課綱進行更動,將以往的中國史篇幅縮減,先秦以前史料要省略,中國史未來改採「專題」,併入東亞史做討論。輿論大譁:或謂反應過度,或謂乃數典忘祖,「去中國化」,筆者以為皆有失精確,試評述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首先,《史記會注考證》乃日人瀧川資言(龜太郎)繼史記三家注,近代知名的史記巨著。最特別者,卷首三家注之後,他寫上自己的籍貫:日本出雲,先生既圖留名於後世,亦附中國先賢驥尾,為學界美談。史記為中國24史首作,最特出者,則為自五帝以來至漢武帝,長達數千年之通史,且為補紀傳體之失,亦有表與書分別記述時序與制度,為中華民族之傑作。

承前,史記中最精采者:為「春秋戰國」,若果如新課綱廢除先秦史部分:則該時期文化激盪、國家情勢、忠臣義士等瑰寶,恐皆付諸東流,即便史記中《表》的部分,都得廢掉三個。試想:瀧川先生都未必敢廢的先秦史,今課綱居然敢於「創新」,若非比先生更為「高妙」的見解,則恐僅屬狂人囈語,豈能作為歷史之教學準繩?

次查,《法窗夜話》與《續法窗夜話》的作者,日本民法起草人,法學家穗積陳重,不僅學貫東西,更精通於漢學,諸如:縱囚論與日本史實比較、史記解釋西洋法諺,更讓人拍案叫絕者,乃「憲法」一詞之源流:有管子、周禮、詩經等漢文典籍,真可謂當代巨擘!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足以睥睨東亞,讓華夏子孫汗顏!

承前,前開精神,當時日本人認為乃「和魂漢才」,意指:具備大和精神,但通曉一切漢文典籍。試想:我等非大和民族,那須「和魂」?然祖先來自中國,卻要東施效顰,學起日本人搞東亞史,不僅難有正確史觀,更遑論穗積先生之大才?滅國史,又絕學子之宏觀,怎能說是明智?

再者,或以為東亞史專題,勝過編年繁瑣的中國史:的確,中國史學有「紀事本末」體例,諸如:左傳、通鑑等,不採紀傳與編年體例,而就一事貫穿敘述。然究屬變體,並非正史之列。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不會走,哪能跑?連朝代更迭的編年敘事都省略,何能如太史公所言:「原始察終,見盛觀衰」?從歷史的巨流中,找出自己的位置?

末以,孫中山先生於《三民主義》曾比喻:民族主義像挑夫的扁擔,國際主義像彩票,有挑夫把彩票放在扁擔裡,有回中了頭彩,一高興,把扁擔扔入海裏,今日以東亞史為包裝的「國際主義」,卻要讓我們拋棄中國史的「民族情懷」,想想:不也太草率了?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