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28歲「老北韓」的平壤觀察》狂熱領袖崇拜?北韓人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2018-07-22 09:00

? 人氣

北韓民眾對著金正日與金日成的雕像鞠躬敬禮。(AP)

北韓民眾對著金正日與金日成的雕像鞠躬敬禮。(AP)

北韓,世界上最封閉的國度。在媒體的渲染下,一直以來被世人貼上「高壓獨裁」、「全民監控」、「狂熱領袖崇拜」等標籤。但真實的北韓究竟是什麼模樣?為了解開這個國際社會難以參透的難題,我來到台北市中心、一名「北韓通」下榻的飯店。

這位「北韓通」是來自香港的陳成軍,年僅28歲卻已經入境北韓將近30次,他是香港旅遊品牌「GLO Travel」共同創辦人,6年前在香港大學主修國際關係時,曾遠赴北韓做學術研究,畢業後一頭栽進觀光事業裡。陳成軍近日來台舉辦旅遊講座,分享他在北韓的所見所聞,也特別接受《風傳媒》專訪,提供他對北韓這個極權國家的第一手觀察。

專訪期間,陳成軍的察言觀色能力令我驚訝,只要發現我似乎有些聽不懂港式普通話,就會立即拿出手機寫下想表達的字,還說道:「抱歉我國語不是很好。」可以見得,這位年紀輕輕就能在北韓獨自闖蕩、打拼事業的年輕人,不只觀察力好,還很懂得與人打交道。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陳成軍(右)與北韓朋友。(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北韓很複雜,得親身交流才能懂

從港大畢業後,陳成軍曾短暫在政府單位工作2年,熱愛旅行的他有感於「冷門國家」的觀光行程總是走馬看花,尤其是北韓的經驗,令他認為外界對北韓充滿偏見,只以媒體新聞報導去度量當地,然而「北韓是個很複雜的國家」,要與當地人交流,才能消除誤解。

看準市場上「知性深度旅遊」的潛力,陳成軍2015年毅然決然拋下鐵飯碗,和幾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創立了「GLO Travel」。幾年間旅行社經營得有聲有色,帶過上千名遊客造訪北韓,走出獨樹一格的品牌路線。談及創業,陳成軍表示:「我們很幸運透過北韓深度旅遊闖出知名度,當初透過加拿大NGO到訪北韓後,逐漸在當地建立了自己的人脈網絡,所以現在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跟北韓的合作單位反映、溝通。」

陳成軍指出,除了平壤之外,旅行團曾到過更偏遠的地區,例如東部元山市、清津市和羅先港等,也推廣非旅行為主的計畫,例如到聾啞幼兒園當義工、捐贈物資,或是與平壤外語大學合作,帶領遊學團與當地學生以英文交流、相互認識。

28歲、來自香港的陳成軍,是香港旅遊品牌「GLO Travel」、以及北韓經濟諮詢網站「朝鮮經濟前瞻」的共同創辦人,過去6年入境北韓將近30次。 (蔡娪嫣攝)
28歲、來自香港的陳成軍,是香港旅遊品牌「GLO Travel」、以及北韓經濟諮詢網站「朝鮮經濟前瞻」的共同創辦人,過去6年入境北韓將近30次。 (蔡娪嫣攝)

愛國?演戲?北韓人的真實心聲

北韓的「真真假假」,一直都是我們這些不懂當地的外國人非常困惑的話題:瘋狂支持共產主義、金氏政權的北韓人是「演」出來的嗎?特別是去年北韓核彈試射頻繁,導致東北亞煙硝味濃厚,然而眾多外國媒體訪問平壤民眾支不支持美朝開戰,都得到一樣的結論──就算和美國開戰,北韓也不會輸。他們真的這麼有自信?

陳成軍說,北韓是民族主義很強烈的國家,尤其在意關乎國家顏面的事,因此受到外國媒體的正式訪問,多數人都會回答支持政府,但是「很難斷言真假,一個國家裡面的人們肯定有著不同的想法。不過現在回頭看,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確,北韓獨裁者很難預料,去年與美國隔洋叫囂的罵戰猶言在耳,今年雙方關係卻春暖花開,完全跌破眾人眼鏡。

那麼北韓人又是如何看待一向神秘無比的領導人,突然拋下堅持數十年的核武路線,選擇與「邪惡的美帝」談判?陳成軍說:「他們把川金會視為金正恩偉大的功績,但老實說,他們也沒有什麼空間去評斷好壞。」陳成軍提出今年的觀察:「北韓街頭現在已經撤掉『反美帝』的海報,看見政府宣傳立場轉變,人民也感受得到官方對美國的定調已經不同。」

然而他也強調,在這個民族主義強烈的國家,有些人還是感到蠻驕傲的,對北韓人來說,「川金會很明顯是源於金正恩主動協調而成的一場峰會,多少有助於金正恩在民間的聲望。」

北韓前任領導人金日成(左)、金正日(右)的看板。(AP)
川金會後的平壤街頭,北韓前任領導人金日成(左)、金正日(右)的看板。(AP)

民族主義強烈,但金正恩的個人崇拜不盛行

至於北韓人對金氏政權的個人崇拜究竟到了什麼地步?陳成軍說,北韓國內對於金日成、金正日的崇拜比較盛行,兩人的照片出現在每一家每一戶的牆上,人們經過兩位獨裁者雄偉的銅像面前,會鞠躬敬拜,不過「表面儀式雖然存在,人民內心怎麼想,可能已跟以往不同。」

陳成軍表示:「有趣的是,在北韓社會中,對於金正恩的個人崇拜並不是很強烈。」他分析,金正恩年紀太輕,且上任前鮮少露面,宣傳部門明白,在北韓民眾不熟悉這個年輕領導人的情況下,高調推崇金正恩可能沒有說服力,因此在政治宣傳上盡量保持低調,直到金正恩達成一些政績之後,自然籠絡不少民心,「從這點來看,北韓政府是非常聰明的,每一步都經過精明計算。」

2018年6月12日,川普與金正恩舉行美朝頂導人峰會。(AP)
2018年6月12日,川普與金正恩舉行美朝頂導人峰會。(AP)

金氏政權推廣的「主體思想」在北韓是絕對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外界以為北韓人對主體思想的狂熱有如宗教一般,陳成軍澄清:「其實不怎麼像宗教,一來是因為共產主義思想是無神的,不推崇宗教;二來,現在的北韓年輕人雖知道必須在學校研讀主體思想,但也明白這與神聖無關,他們只是將主體思想當作與政府意識形態交流的方式。」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有「北韓哈佛」之稱的金日成大學,培養出不少政治菁英。(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但是國家從小灌輸的意識形態,在民族主義的加乘下,形成北韓人對於朝鮮半島統一的強烈渴望。陳成軍表示:「如果你到北韓去問想不想統一,大部分的人都會說想。不過礙於國際資訊封閉,北韓民眾可能不知道南韓人怎麼看待統一這回事,雙方形成很有趣的對比。」南韓社會有輿論認為,南北經濟差距太大,統一反而會耗費很多的成本。

北韓人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談了那麼多關於北韓的「真相」,陳成軍指出:「北韓不是幾個故事、謠言就能概論的國家。」他強調,北韓人如同世上許多人一樣,努力地工作生活,也擁有平凡人的困擾。他與當地朋友聊天時,對方開啟的話題常常是,小孩未來的工作、挑選未來的伴侶、個人前途等等,並不是無時無刻都在談打倒美國,或是推崇領導人的執政有成。面臨外侮時,北韓人民在愛國情緒中激昂,但在溫飽層面上,他們更在乎今天的收入夠不夠,未來的人生路途該怎麼走。

北韓兒童(美聯社)
北韓兒童(美聯社)

採訪後記

結束訪談之前,陳成軍透露,其實剛從港大畢業時,他最想成為一名記者,「因為國際關係專業的人,總會想在世界大事裡頭有些存在感。」我告訴他:「現在的你,在國際中更有存在感。」

我會這麼回答的原因是,北韓人民從很多面向上「被沉默了」,世人除了親身接觸、交流以外,沒有任何方法能了解他們。國際社會與媒體的焦點從來都在金正恩身上,即使北韓百姓受外媒訪問,也猶如被噤聲。然而他們是有血有肉、真實存在的人民,不是「演員」,更不是不苟言笑的意識形態傳輸機器。

從這個角度來看,陳成軍4年以來投注心力的事業,帶領上千遊客深度認識的北韓,打破封閉國度與世界連接的藩籬,何嘗不是在國際上具有存在感的貢獻呢?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北韓民眾從很多面向上「被沉默了」,世人除了親身接觸、交流以外,沒有任何方法能了解他們。(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