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28歲「老北韓」的平壤觀察》國家顏面是一切:干涉遊客拍攝、路上沒有殘障人士

2018-07-22 09:00

? 人氣

平壤馬拉松為北韓一年一度的體育盛事之一。(美聯社)

平壤馬拉松為北韓一年一度的體育盛事之一。(美聯社)

28歲、來自香港的陳成軍,是香港旅遊品牌「GLO Travel」、以及北韓經濟諮詢網站「朝鮮經濟前瞻」的共同創辦人,過去6年入境北韓將近30次,他近日來台舉辦旅遊講座,分享在北韓的親身經歷,以及與當地民眾交流的經驗,並特別接受《風傳媒》專訪,提供對北韓這個極權國家的第一手觀察。

在民族主義強烈的北韓,政府、人民相當重視國家顏面,而這種價值觀念體現在北韓社會各個層面之中,例如當地人會干涉遊客拍攝、觀光客從沒在路上見過殘障人士、北韓當局派出美女啦啦隊參加平昌冬奧……。陳成軍指出,北韓總想展現最好的一面給外國人,而旅客前往北韓也要遵守當地規矩,避免誤踩政治紅線。

另外,北韓奉行社會主義,表面講求性別平等,實質上卻是保守的父權社會,且重男輕女。陳成軍指出,北韓越來越發達的市場經濟提升婦女地位,也許能夠扭轉當地的性別歧視現象。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北韓婦女盛裝打扮,參加開城市金正日、金日成銅像翻新開幕式。(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北韓旅遊禁忌:別踩政治紅線

說到北韓旅遊,不少人都會產生安全上的顧慮,這種擔憂並不是關於「治安」,而是在「政治」上,擔心所作所為都可能被北韓當局放大檢視。美國大學生奧圖.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2015年到北韓旅遊,遭北韓當局指控他偷竊一張飯店內的政治宣傳標語,並以「顛覆國家罪」判處15年勞改。在各方營救下,奧圖好不容易於2017年6月獲釋,但返回美國的他呈現昏迷不醒的狀態,一周後便撒手人寰,得年僅22歲。

觀光客進入北韓旅遊竟發生如此悲劇,究竟深入這個鐵幕國家裡頭是否安全?陳成軍表示,必須切記不可觸犯關於政治及領導人的敏感禁忌,但只要遵守當地規則,到北韓旅遊是非常安全的。他說,自己的帶團經驗中,華人遊客都很守規矩,所以沒有發生過什麼危急的意外,但有過一些小插曲。

陳成軍回憶起在北韓的帶團經驗,他說:「曾經有1名團友拿出相機拍照,拍下路面上一灘水形成的倒影,就是一種文青照片。結果有7、8個北韓路人看到,走過去罵他,直到我們帶團的當地導遊出面交涉才沒事。」陳成軍解釋北韓路人不滿的原因:「他們覺得你拍下沒鋪好的路、地上的洞,要拍下不好的東西給外面的人看,這是不尊重他們國家的環境。」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北韓地鐵。(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陳成軍說,北韓人很注重國家顏面,這種想法已經內化成每個人心裡的價值觀,那就是要展現最好的一面給外國人,不能看到一絲「壞」的東西,雖然一灘水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好介意的,台灣、香港的路上也有水,也有鋪得很糟糕的路。他表示:「北韓人的好壞定義非常明確,也是絕對的二分法,好的就是摩登、漂亮的;壞的就是窮、不好看的。」

「被消失」的殘障人士

北韓政府與人民如此在乎國家門面,甚至「人人有責」地糾正遊客,也無怪乎平壤會成被稱為「櫥窗城市」,甚至於有脫北者爆料,北韓當局聲稱:「在金氏家族的統治下,沒有任何殘疾人士。」然而真相確實是如此嗎?出入北韓將近30次的陳成軍指出:「在北韓旅遊確實看不到殘障人士,我還不知道原因,但確實沒有。」

北韓(朝鮮)首都平壤(AP)
北韓首都平壤街頭。(AP)

雖然路上看不見殘障人士,但北韓實際上是有這些弱勢族群存在的,且亟需外界援助。陳成軍表示,他曾帶領香港的學生到平壤聾啞幼兒園做義工並捐贈物資,這些行程的安排非常困難,向朝方歷經漫長的申請和交涉過程才成行。

市場經濟:女性提升地位的轉機

南韓平昌冬奧期間,北韓政府也積極向國際展現其「美好」的一面,派出多達200人的美女啦啦隊為選手歡呼,成為運動場上最吸睛的「嬌點」。但這也被某些輿論批評是物化女性,陳成軍依據他的觀察指出,北韓奉行社會主義,表面講求性別平等,實質上卻是保守的父權社會,且重男輕女。

2018年2月7日上午,北韓啦啦隊由西海岸陸路抵達位於京畿道坡州的南北出入境事務所,準備參與平昌冬奧。(AP)
2018年2月7日,北韓啦啦隊由西海岸陸路抵達位於京畿道坡州的南北出入境事務所,準備參與平昌冬奧。(AP)

陳成軍說:「從一些小動作就看得出來,我曾經看到有些男生會在公眾場合調戲女孩子。」他還指出,北韓女性結婚後,會被要求在家鄉相夫教子,別在外拋頭露面,「我的一些女性導遊朋友,一結婚就不能再當導遊了。」他表示,所以北韓社會還是存在著根深蒂固的父權傳統觀念,共產主義並沒有將這些價值觀給扭轉過來。

(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陳成軍與北韓當地導遊合影。(取自「我要真北韓」臉書)

然而有個現象是兩性走向平等的轉捩點──市場經濟可能提升北韓女性的社會地位。北韓1990年代經歷大饑荒,原先提供糧食的「公共配給制度」全面瓦解,民眾為了溫飽開始私下進行買賣,逐漸形成黑市經濟,近年來自由交易的市場更為發達。陳成軍說:「當男人到工廠工作,是家中的女性出來做市場交易的。」

陳成軍指出,北韓還是保有工作分配制度,男生必須到國家的工廠和單位上班,即使沒有事情可做,也必須出席,「真正在掙錢的反而是女性。」慢慢地,掌握家中經濟收入的女性提升了在家中的地位,陳成軍表示,這是個好的開始,「雖然還沒有提升到完全男女平等,但時間一久,我認為這會慢慢改變北韓社會,也是我們未來10年、20年觀察北韓的一個重點。」

北韓成衣工廠的女性勞工(美聯社)
北韓成衣工廠的女性勞工(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