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小姐」任勞任怨、壞了就丟:德國首座「性愛娃娃妓院」紀實

2018-05-01 09:10

? 人氣

老板伊芙琳・施瓦茲(Evelyn Schwarz)和這家妓院的性愛娃娃們。(德國之聲)

老板伊芙琳・施瓦茲(Evelyn Schwarz)和這家妓院的性愛娃娃們。(德國之聲)

在德國西部城市多特蒙德的一家妓院,顧客們也可以依據自己的不同需要租賃性愛娃娃。德國之聲記者專門走訪了這家妓院。

在多特蒙德市中心以南一條安靜的死胡同裡,坐落著德國第一家性愛娃娃妓院。顧客可以花80歐元(約合新台幣2850元)/小時的價格,在這家妓院租賃、使用一個矽膠娃娃,滿足其性需求。該店共有12個這種仿真人供選擇,其中也包括一個男性模樣的玩偶和一個具有雙性人特徵(既有乳房也有陰莖)的玩偶。

這家妓院的老板伊芙琳・施瓦茲(Evelyn Schwarz)今年30歲,她所創建的這家性愛娃娃妓院同時也是一個BDSM(與虐戀相關的性行為,BDSM分指綁縛與調教、支配與臣服、施虐與受虐)場所。

施瓦茲本人是一名BDSM「女主人」(mistress,女性支配方、施虐方)。在發現很難找到講德語的女性性工作者後,她於去年開了這家妓院。她對德國之聲說,在BDSM中,互相交流非常重要。那些來自海外的性工作者不會講德語,可能會錯過關鍵信息。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個關於日本性愛娃娃的影片,我覺得這在德國可能也行得通」,她坐在沙發上說。她身邊是三個胸部豐滿的矽膠娃娃,屋裡的電視上正在放色情片。

她先是從中國訂了4個娃娃。這些性玩偶很快被租出,她又增訂了幾個。每個矽膠娃娃的購置價在1000歐元至2000歐元之間。

顧客可以坐下來隨意挑選中意的性愛娃娃。(德國之聲)
顧客可以坐下來隨意挑選中意的性愛娃娃。(德國之聲)

「它們看起來很漂亮,不會生病,沒有感覺,可以毫無怨言地提供任何服務。人們可以依據自己的喜好來使用它們」,施瓦茲向德國之聲講述了這些性玩偶的優點。她說,性愛娃娃租賃生意每天都會迎來大約5至12名顧客—大多是男性,但偶爾也有女性或者一對伴侶。

在妓院裡,施瓦茲有一名助理,幫助清潔這些性玩偶,以及給它們換裝、化妝。她表示,如何清潔這些娃娃是這裡的「秘密」,不過「每次使用後,它們都會得到很好的清潔、洗滌和消毒」。

顧客是誰?

在一個網絡性愛論壇上,一條評論給了性愛娃娃Anna 10分的滿分。這位用戶講述了他與這個娃娃在性方面「非常火辣的新體驗」。唯一讓他感到遺憾的地方是這個娃娃重30公斤,他在嘗試讓她變換姿勢時比較費力。

施瓦茲表示,對於一些顧客而言,這些娃娃確實太「被動」了。不過她也說,另一些顧客則對於不需要為「特別」服務費口舌而感到滿意。「男人可以很自私,完全不用考慮娃娃的感受。」

她表示,顧客中有70%是回頭客。這些人的背景很雜,有年輕的有年長的,有富裕的有貧窮的,「就像在其他妓院一樣」。 另一些人則是想要嘗試這種新體驗,還有一些從未與他人發生過性關系的人也來到這裡。不過施瓦茲強調,顧客必須要年滿18歲。

顧客可以將性愛娃娃帶到BDSM(與虐戀相關的性行為)室消費。(德國之聲)
顧客可以將性愛娃娃帶到BDSM(與虐戀相關的性行為)室消費。(德國之聲)

「很多來到這裡的人有社交障礙,無法與人交往」,她說。「他們無法與他人進行眼神交流,在對話時盯著地板」。

另外一些人則充斥著危險的性幻想。「最好還是對一個娃娃施暴,而不是對真正的女人」,施瓦茲說。

還有一些人甚至對娃娃們產生了情感上的依戀。她說,有些顧客每周的都來,「很明顯,相對於真正的女人,他們更青睞娃娃。一些開始對(特定的)娃娃產生感情,每次都找那個娃娃。當那個娃娃最終有一天壞了的時候,他們很悲傷。」

能被社會接受嗎?

這家名為Bordoll的妓院並不是世界唯一一家租賃性愛娃娃的妓院。日本有數十家,巴塞羅那也有一家新近開張,而柏林有一家性玩偶「護送服務」,專門租賃和出售性愛娃娃。

伴隨著技術進步,妓院也可能有一天會出現人工智能性愛娃娃。不過施瓦茲表示,她不認為這對於妓院而言是理想的,畢竟這些人工智能的價格高昂,而在這這種環境下也需要不斷清潔。

這家妓院也有男性性愛娃娃Diego (左)供選用。(德國之聲)
這家妓院也有男性性愛娃娃Diego (左)供選用。(德國之聲)

根據「負責任機器人技術基金會」(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的一份研究,「如今說這在歐洲未來如何發展為時過早,但目前跡象顯示社會接受度正在增加,這可以為性愛機器人妓院鋪平道路」。

這讓像凱瑟琳·理查森(Kathleen Richardson)這樣的人感到擔憂。她是英國德蒙特福特大學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倫理與文化領域的教授。

理查森與他人共同發起了「反對性愛機器人運動」(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s),質疑「社會中嚴重反人性的一部分正在界定人類的意義」。

「我們怎麼會生活在一個認為與玩偶發生性關係是OK的世界?」她質問道。「我們正走進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我們已經通過色情片、賣淫和兒童性剝削而創造了一個充滿施虐狂的世界,而現在,我們要給那些施虐狂們性玩偶,讓他們可以培養其人性的機會變得更少。」

她表示,人與物可以置換的這種看法很成問題,「我們正在朝著一種……性被定義在人與人關係之外的文化前進。這不是與玩偶發生性交:這是手淫。」

理查森也指出,很多性愛娃娃看起來像是兒童,對性愛娃娃施暴具有對人施暴的象徵含義,這是不可接受的,也可能展現出一些其他問題。

在多特蒙德這家妓院的裡屋,施瓦茲指出,床上的兩個性愛娃娃「生殖器部分的矽膠已經遭到破壞、產生裂縫」,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等待二手買家。她表示,每個娃娃的使用壽命大約是6個月,自這家店2017年4月開業以來,已經用掉了10個娃娃。

2017年9月,美國加州一家仿真娃娃工廠。(德國之聲)
2017年9月,美國加州一家仿真娃娃工廠。(德國之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