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下次誰要當台大校長遴選委員?

2018-02-20 06:50

? 人氣

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召委陳維昭大概想都想不到遴選結果會反反覆覆被教育部一個處長刁難。(顏麟宇攝)

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召委陳維昭大概想都想不到遴選結果會反反覆覆被教育部一個處長刁難。(顏麟宇攝)

在本屆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教育部人事處長陳焜元多次對外發言,闡釋教育部的立場。經他多次指為意向不明的台大遴選委員會,必須重新開會說明立場,並在說明後,遭他繼續指為不夠完整,續要台大回覆,否則不核覆當選的管中閔。

處長位階不高,雖然是台大的上級主管,但過往以來,外界對其社會地位未見足夠正視,則是陳處長面臨的不幸現實。陳處長則如長阪坡前一夫當關,諸多叱吒風雲的社會領袖均接受其招來喚去,重新聚會,猶不斷受其質疑。遴選委員可謂忍辱負重。

陳處長本人未必對台大校長誰屬有好惡,或即使有好惡也不至於置喙其間。但假如他預期遴選委員會不可能有不同的決定,他堅持重新開會有何意義?可見,堅持重新開會的決定,想必是預期可能出現變數,甚至拉下管中閔,如此其堅持才合乎理性。

正因為重新開會可能出現變數,他便不能明目張膽要求重新開會,所以他咬文嚼字迴避他對重新開會的要求。基本上,陳處長的迂迴表述是,台大的公文說的不清不楚,好像沒搞清楚遴選委員會的意思,要是搞不清楚,就請再召開來問一次。他的意思就是,不必再開會,但不再開會的話,台大憑什麼越俎代庖?

20180107-台大準校長管中閔與媒體茶敘,侃侃而談他的治校理念及方式,由於他最近眼睛動手術,受不了正前方直射他的燈光。(陳明仁攝)
台大準校長管中閔當選一個半月無法就任。(陳明仁攝)

到底陳處長拐彎抹角是要給誰做球,以便遴選委員會可以借題發揮來翻案?說不定他自己也不知道,畢竟他的位階不容許他掌握大局,與聞天機。無論如何,遴選委員之中,並沒有順勢接招殺球之人出現。翻案必須靠遴委自己,遴委不配合,外人也沒轍。陳處長的第一輪介入,等於白忙。

遴委當然不會配合。真的想要翻案的話,翻案能否成功實在未定之天,就算翻案成功以後,後來的當選人是誰,人人沒把握,畢竟之前就是僵持不下,才讓管中閔漁翁得利。再想想,真的從翻案走到了當選,那會是多難看的一個過程—新校長無威信,遴委如跳梁小丑。

陳處長出於其他人的目的,不知不覺為人作嫁,他官小無妨,社會很快就淡忘。然而,學術界不會忘記那些人是遴委,這就茲事體大了。以這次遴委會得到翻案的機會不可謂小,上有長官暗示,後有立委的推波助瀾,場外且有進步派教授搖旗吶喊。結果,竟沒有任何漣漪。

是的,多數遴委雖然可以心有所屬,依舊卻步不前。因為,他們個個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所謂賢達,如果在陳處長關照之下應運而起,誰知道會不會反而弄得身敗名裂,遺臭萬年?若是又遭網民肉搜起底,八卦雜誌追蹤偷拍,何苦來哉?

請問教育部了,這次台大校長遴選弄得社會觀瞻這麼負面,對程序操弄的這麼浮濫,陳處長以小博大的言行這麼僭越,以關說聞名的超級立委這麼傲慢,下次誰會願意應邀進入台大校長遴委會呢?可以想見,遴委會的人選最後幾乎必然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

也就是,下回膺任遴委的諸公中,恐怕不少等而下之、待價而沽之輩,三教九流,黑白兩道,再加上進步派學者與他們吆喝而上的另一種花世代青年代表,說不定連立委諸公都會爭先恐後。台大或許不會直接亡在管中閔手上,但若他不能振衰起敝,下屆遴委會就是動物農莊了。

有沒有解藥?於今之道,就是行政院與教育部痛定思痛,揮淚自斬。不是斬人事處或高教司,而是究責於教育部長及行政院負責教育的政務委員,務必撤職,並由行政院長公開保證,大學校長遴選事務絕對自治—絕不干預、絕不評論、絕不拖延。

欲救台大,先救校長遴選委員會素質;欲救校長遴選委員會素質,先救大學自治的尊嚴;欲救大學自治的尊嚴,先救教育行政領導的信用。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