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核四公投解決不了能源政策的矛盾與問題!

核四公投真的可解決問題嗎?(圖片來源:台電公司)

核四公投真的可解決問題嗎?(圖片來源:台電公司)

上周工商團體說要把核四重啟交由全民公投決定,雖然是否成案尚在未知之數,不過,這個表面上可解決核四爭議的提案,引發的問題與爭議可能跟它要解決的問題與爭議一樣多。

上周在一場工商講座國家電力政策論壇中,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核四公投的建議,他說要與工總一起努力推動,今年如果要推動核四公投,現在就準備要策劃。至於是否能通過,他認為PM2.5馬上就影響健康,如果公投一直推遲,今年沒辦法推動,相信2020年總統選舉前也會「自動啟動」。

把核四存廢交公投決定的想法,這已不是第一次了;2013年馬政府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就提出把核四公投之議,原本是想與2014年底的選舉掛鈎;但2014年的反服貿學運沖垮馬政府,林義雄的絕食更讓馬政府難以應付,最後宣布核四封存結案,公投之議從未真正走上其旅途。

去年底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把提案人數、連署成案人數都降低,讓任何一個議題的公投要成案門檻都降低;而整體社會氛圍亦亦有改變。幾年前馬政府有意操作核四公投時,連藍營內部的大咖們都不甚支持,如雙北兩大諸侯:新北朱立倫反對,北市郝龍斌說「不必公投,核四直接停建」,當時社會上少有「反反核四」的聲音。

但蔡政府上台後,近2年國內供電的緊張、缺電風險的上升、甚至發生八一五大停電,加上各地空污增加到讓民眾非常「有感」;社會上已不再是「反核」聲音獨大。工商團體應該是認為環境與民意不同過去,發動公投可能解決積累數十年的核四問題。

單看法令,核四公投應該是問題不大,因為不論是屬中央或地方的公投適用事項,都有一個「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明文不能適用公投者只有「預算、租稅、薪俸及人事事項不得作為公民投票之提案」。而以工商團體的實力,讓連署跨過門檻當非難事,如能讓公投通過重啟核四,至少可增近4%電力;藉此也讓綠營非核家園破功,在核電不退情況下,核一、二、三就有延役的可能,如此則能保企業界最在意的供電穩定。

不過,這個如意算盤未必如意;核四之爭已數十年,恐非一個公投可解決,即使公投有結果,敗方不論是反核或「反反核」大概很難瀟灑認輸;如果反核輸、公投結果要重啟核四,一來反核團體拉高抗爭的機會遠比「就地解散」高,二來除非蔡政府要趁機解套,否則執政的綠營可能就是一個不理不睬的態度,過了又如何呢?三來,別忘了還有一個地方政府的因素擺在那。反之,如果重啟核四不通過,反反核者也不可能就此支持綠營的能源政策,企業界更是一定繼續「哭窮」(缺電),同時對解決現有缺電風險、降低空污,也不會有任何助益。

此外,針對核四公投又會引發另一個問題:全台灣民眾一起公投決定新北貢寮的核四要啟用,地方民眾的聲音明顯完全被稀釋甚至消失,這樣妥當嗎?如果這種作法可以,「反其道而行」─例如台中民眾公投決定關閉台中火電廠,高雄民眾公投廢掉興達電廠─亦可如是嗎?

能源政策好歹算是一個專業領域,而且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每一個細部都應有專業評估把關。蔡政府的能源政策會出問題,原因就只描繪出一個理想中的「大圖像」(綠電2成、燃煤3成、天然氣5成),但對每個部份都完全又沒有執行路徑、更缺乏專業檢視其可行性與可能引發的後果。結果就是每個人都「感同身受」的缺電陰影、空污增加,未來還有電價高漲等著─雖然蔡政府極力壓制住電價,但以其能源政策的規劃,電價高漲最後必然要反應。

先進國家確實有以公投決定是否廢核,但在國外「正常」的政黨政治中,廢核或留核是一個可討論的公共政策,台灣的核電問題則「昇華」成藍綠政治信仰問題;如果真要公投,如何讓核電回歸正常公共政策討論,多注入一些正反的專業見解,讓民眾多接收到這些專業看法,而不是一堆錯誤的恐嚇,是有難度,但也必須努力作到,否則公投只是再次啟動、激發對立,公投結果出來也無助解決爭端。

至於對啟動核四,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那句「想都沒有想」,經濟部長沈榮津說「非核家園是行政團隊目標,並已入法,能源政策明確」,隱然有不管公投結果如何,咱家政策就是如此的意味,此想法並不足取。而鑑於核四公投如啟動,既未必解決現有問題,又可能引發更多紛擾對立,政府是該想想如何消除原有能源政策的問題,解決已出現的問題,務實而適當的修正政策。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