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退後原是為向前:管中閔的挑戰與抉擇

2018-02-01 06:40

? 人氣

「從1月5日選出校長開始,從黑暗中射向管校長當選人的無數冷槍,現在看來都變成了一大串歡迎新校長上任的鞭炮。」(資料照,陳明仁攝)

「從1月5日選出校長開始,從黑暗中射向管校長當選人的無數冷槍,現在看來都變成了一大串歡迎新校長上任的鞭炮。」(資料照,陳明仁攝)

準台大校長管中閔因為被指在遴選過程未揭露「台灣大哥大獨董」身分,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黨團分別提出主決議提案,要求教育部在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未釐清前,不得進行後續聘任作業。這項提議在民進黨部分撤回以後,管爺的徵選台大校長奇幻之旅,大概就算順利靠岸畫上句點。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因為不名譽的原因而使校長懸缺半年多的台大,終於將有一位正式的校長了。

從1月5日選出校長開始,從黑暗中射向管校長當選人的無數冷槍,現在看來都變成了一大串歡迎新校長上任的鞭炮。目前最後一起在媒體上有能見度的反管抗議,是1月29日早上名為「反高教中資化連線」的團體在台大校門口抗議,反對聘任管中閔為台大校長

在這場微型抗議運動中這位帶頭抗議的郭同學,是一位在社運圈頗有名氣的獨派激進份子,雖然她其實與台大毫無淵源,從不曾做過台大的教職員生。但是在去年9月壓迫阻止中國新聲音在台大的鬧場活動中,郭同學也一樣擔任過凌逼舞台強行轟走合法演唱會的衝組。換言之,只要高舉台獨的大旗,郭同學與許多獨派人士都認為,他們有權力在思想上審查一個台大校園內活動的政治正確,也有權力轟走他們認為在意識形態上不過關的校長。

這樣在大學校園內始終堅持公然設置異端裁判所,對認定為異端者要公然處刑示眾,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嗎?

非台大學生的郭同學還質疑,大學校長遴選的行政程序,不僅沒有達到民主化之法定的最低門檻,大學自治與自主也未確實執行。而管校長的出線基本上毫無任何違反學校所訂的相關作業法規明文之處,早為社會各界所公認。敢問郭同學又從哪裡腦補出一個法定的最低門檻?身為校外人士,她有何立場審查台大的大學自治與自主有未確實執行?

更嚴重的是,郭同學更認為新一波高教的私有化、市場化、法人化,又逢中國因素夾雜高額資本財團,意圖入侵台灣高等教育。可是同一個財團家族事業群,早在十年前就捐贈給台大法律學院遷回總區用的兩間系館,迄今也以該財團相關親屬的姓名與企業命名。怎麼這就不算高教中資化?這麼多年來怎麼也沒人抗議呢?

如果按照一個最起碼的知識累積的方式,來審視這樣的訴求。抗議學生大可以根據最近十年內享用中資財團所捐贈大量資源的台大法律學院為樣本,在各種方面的表現進行大量實證研究,反覆驗證高等教育被中資財團化以後有何具體的負面效應,來進行充分舉證後的說理。例如按照同一指控的標準,中資財團化以後十年來的台大法律學院,到底是研究的品質變差了,還是考上律師司法官的人數變少了?又或是全院師生早已開始集體傾中,當年太陽花運動時有出現過全院師生力挺服貿的情況?

現在經過實證研究以後的系統論述完全不存在,這種所謂「高教中資化」莫名其妙的指控,並沒有任何具體事證可以支持。卻單憑猜測幻想用停學鬧革命的方式,來指控台灣首屈一指的學府,對任何還自稱學生的人員來說,恐非所宜。

20180129-反高教中資化陣線於台大校門口抗議。(盧逸峰攝)
反高教中資化陣線於台大校門口抗議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資料照,盧逸峰攝)

這種訴諸於陰謀論的審判,對台灣高等教育斲傷更為嚴重之處在於,口口聲聲反高教中資化,但自己屢次使用台獨意識型態審查台大校內所有活動,是否合於其政治正確的行徑,不合胃口者就要以予封殺。這又是哪門子的民主化?像郭同學這樣累次在台大校園的活動方式,基本上與中國共產黨派到各大學內的所謂黨委書記的做法,在邏輯上本質毫無二致,只是有程度上的差別而已。

如此說來即使真的有所謂「高教中資化」,與郭同學跑到台大公然要求,審查表演活動與後任校長意識形態的歷次蠻橫行徑相比,又有什麼可怕,共產黨再怎樣囂張,還不至於跑來台灣的大學派出黨委書記控管一切吧?

台灣大學乎?台獨大學乎?台大存在的目的,難道就只是為了貢獻於台獨的精神嗎?

回歸到事件的本質,在本次選舉中遴選規則未具體規範,遴選委員與候選人之間的關係應如何申報並公開,或許真有一定程度的瑕疵。但既然法無明文要求依規定候選人要揭露此事,要稱這次選舉違法或重大不當而無效,顯然就不容易成立。如果要把相關法規修正清楚,自然也不應溯及既往,而應該從下次選舉時起適用。至於管中閔當時未主動揭露此事,究竟出於故意還是過失也難以考證,或真的只是粗枝大葉的爺們忘了。各遴選委員是否也未曾知道注意此事,而也應有相對應的責任,這又何能獨責於管爺?這樣就嚴重到要否認此次選舉的效力嗎?

更何況我國證交法上的獨立董事,本質上類似於公司法的監察人,只是其角色要更積極主動。現在如此多人眾口一詞,認定獨董與副董之間必能有勾串情事,而違反利益迴避。不就向社會公開承認上市上櫃公司的獨立董事,普遍性的都在打假球嗎?以後台灣各事業體這麼多獨立董事又要怎麼運作?

如果真的要為台灣好,難道此後不應該仔細研究獨立董事的制度該如何改進,才能達到其監察公司營運的立法目的嗎?如此說來管中閔此次當選台大校長,卻趁機暴露而後能改善台灣的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制度,那他此次參選還真是上天派給台灣的天使。

倘以人心道德論,因為台大校長望重士林,所以更不應該容許犯一點點的錯,這也更加難以服人。因為同樣嚴苛的標準,難道也一開始就適用於一樣不久前也曾望重士林過的楊泮池與翁啟惠嗎?大家心知肚明。

20180125-民進黨立委何欣純、張廖萬堅、蘇巧慧25日召開「大學校長遴選,疑雲重重,標準何在?」記者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何欣純、張廖萬堅、蘇巧慧25日召開「大學校長遴選,疑雲重重,標準何在?」記者會。(顏麟宇攝)

至於等而下之顛倒引用順序的抄襲論文說,更為學術慣例所不足論。這只是更讓人看清楚,要打倒一個台獨人士不喜的大學校長,用心有多堅定且險惡。

但台獨人士所失算的是,使用政治不正確立場攻擊甚至謀殺管中閔的人格而未逞,就等於反而證明了管中閔的信仰仍是正確的,也必然使得與他同政治立場的藍營更快走出被汙名化的困局。管中閔最後從容走進台大校長室的那一刻,他雖然聲明任內不參予政治,但是他經此一役的洗鍊,當然就會成為繼蔣萬安之後,在國民黨全面在野時期萬人矚目的新星。執政者與其意識形態盟友動用如此大的聲勢與資源,居然沒有打死管中閔的人格,那就只會打高管中閔的人氣。

然而仍然必須審慎關注且盼望的是,無論局勢如何發展,一定馬上會就任的管校長,上個職務是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的院長。他也是自1993年孫震校長卸任後,四分之一世紀以來第一位社會科學背景出身,乃至於經濟學權威的台大校長。面對長期輕人文社會重理工生醫的台灣社會,管校長如何帶領台大在他的任期中,強調人文氣息,關心社會脈動,這極其令人期待。

管校長本人具有豐富的經濟發展相關學理與實務經驗,治理下的台大作為一間國立綜合大學,如何動員起數萬師生的集體智慧,為台灣目前極為困頓的局勢設置方向,才對得起納稅人的血汗錢。要為經濟奇蹟的重振找尋出路,也是台大在台灣社會的思想導引方面應有之義。

管校長上任以後最重要的一件工作,就是記取本次遴選中的教訓與暴露出的問題。這一任校長要盡快修改相關遴選規則,強制公開更多的參選者與遴選委員的必要資訊。使得校內對下一任校長如何產生關注的師生有更多的參予管道,例如參考現行中央研究院的院長遴選機制。這一次校長遴選出現的瑕疵,即使不影響本屆校長的當選正當性,仍應修改相關制度以確保類似的爭議,到下次校長選舉時都不會再出現,以杜悠悠之口。因此現在止謗莫如自修,管校長就任後不宜拖延,應該盡快責成研擬全新的校長遴選辦法。俾使一件各人意識形態之爭,成就可長可久制度根本變革。

最後管校長應當要特別細微觀察,並且要始終努力堅持的是,在任期內數年如一日地要與那些曾經反對過他,質疑過他,意識型態絕對相左的師生和平共處,縫合已經上線上綱的統獨政治鬥爭所撕裂的傷口。只有管校長先放低姿態,謙卑地尋求自己與校內最大多數人之間的共識,聽取他們的意見,才會使得所有先前劍拔弩張的故事,最後都能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遴選歷程萬分曲折的管校長,在外界最深重的質疑中,走上了學苑祭酒的位置。雖然這麼多人不看好他,但是任內情況無論如何變異,到底只有他自己能以行動證明自己。身為台大在學生,誠摯希望管校長此次遠征所最後得到歷史的評價,不是如被戰後學潮趕走的莊長恭,而是真能成為二十一世紀的傅斯年。

祝願管校長與台灣大學都能好運。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班學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