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如果國民黨不當「忠誠反對黨」

2017-11-20 07:10

? 人氣

國民黨立委17日試圖阻止勞基法修正草案付委未果,於議場外召開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17日試圖阻止勞基法修正草案付委未果,於議場外召開記者會。(顏麟宇攝)

慶富案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藍綠互咬的大案,雙方都針對他方疏漏狠命攻擊,而對己方疏漏拼命廻護。原因是慶富「藍綠通吃」,從扁政府到馬政府蔡政府都關係密切,足以打通上下關節,肆無忌憚搬錢;什麼銀行、軍方、地方政府全是配合上級,總統府正副祕書長及各局處長都是奉命行事。藍綠沒有一方是無辜。

問題出在,民進黨身為執政黨,撘建防火牆自保是常態,因為基於「責任政治」,執政黨必須對施政負責,全世界執政黨都是等待「做不好,就換掉」的守方。倒是身負監督與制衡重責的主要攻方國民黨,同樣拼命保護馬英九、對弊案「避重就輕」「親疏有別」,與他們2014年失去立院控制權以來「不問對錯,凡事反對」的做法如出一轍。這讓人民,尤其是帶動政黨輪替的中間選民,看不到國民黨有忠於國家人民、秉持「我比你優秀,我才能取代你」的理想,也就是看不出國民黨有成為「忠誠反對黨」的氣象。

民主國家的「忠誠反對黨」確實責任重大。當人民不滿於執政者時,人民就會寄望反對黨為民喉舌、站在人民這邊。遺憾的是,大多數民意不支持只剩一中原則、沒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國民黨卻採國共合作方式,主張「放棄各表」的九二共識。洪秀柱主張「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居然當選國民黨主席。而大多數民意支持轉型正義、年金改革,國民黨竟把志在「政黨公平競爭」的清查不當黨產當做清算國民黨,並聲援反年金改革的極少數人(那些反年改的軍人,行徑及訴求更像「黨軍」而非「國軍」)。

20171114-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14日至八百壯士帳篷探視退伍軍人弟兄。(顏麟宇攝)
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14日至八百壯士帳篷探視退伍軍人弟兄。(顏麟宇攝)

同時,已造成資方勞方消費者三輸的一例一休,明明有近七成民眾支持再修法,國民黨卻以「一例一休對勞工有何衝擊,企業所需彈性為何,目前都是瞎子摸象」理由,反對付委討論、霸佔立院主席台,把七成眼睛雪亮的民眾當做瞎子。更別說中學生群起反課綱微調、原民立委主張原民使用羅馬併音、師生要求中學國文降低文言文比例,乃至最近客委會主委李永得要求以客語報告,都被國民黨立委及藍營有力人士指摘是「去中國化」、「去中華文化」、「去中文化」!

這樣的反對黨完全無助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體性及政黨政治發展,即使勉強形成兩黨政治,也是災難性的「敵對式兩黨政治」,除非民意(主權在民意志)足夠強大,能及時扼止一方或雙方走火入魔,否則一定鬧到雙方「玉石俱焚」「殃及人民」不可。

國民黨之所以不能成為忠誠反對黨,其「革命體質」是原因之一。黑伍德的《政治學》指出:革命型政黨是反體制或反憲政的(不要忘掉中華民國憲法一誕生,就馬上被國民黨凍結,是在李登輝時代才結合在野力量,進行憲法増修,回復憲政的),其目的是不擇手段掌握政權。此類政黨一旦贏得權力,勢必壓迫或禁止反對黨,並建立與國家機器的長久關係;政黨與國家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政黨本身取代了政府,創造出「黨國一體」的機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