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兼容並蓄」的真正威力

2017-11-20 07:00

? 人氣

世界經濟論壇(WEF)每年冬季於瑞士滑雪勝地達沃斯(Davos)舉辦年會,歷次論壇均聚集全球工商、政治、學術、媒體等領域的領袖人物,討論世界所面臨最緊迫問題。圖為英國首相梅伊於2017年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進行演說。(取自世界經濟論壇網站)

世界經濟論壇(WEF)每年冬季於瑞士滑雪勝地達沃斯(Davos)舉辦年會,歷次論壇均聚集全球工商、政治、學術、媒體等領域的領袖人物,討論世界所面臨最緊迫問題。圖為英國首相梅伊於2017年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進行演說。(取自世界經濟論壇網站)

於瑞士阿爾卑斯山區、交通不甚便利的達沃斯,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舉辦地點。年會成了全球最有影響力的政經學界領袖都想參與的國際盛事。達沃斯的成功要歸功於「兼容並蓄」的威力。

多年來,政府十分希望善用天然的區位優勢,將台灣打造成國際會展中心,對外既能增加國際能見度,對內可活絡商務觀光市場。

確實,區位優勢提供的交通便利性,是吸引各國政商要人來訪的關鍵,但卻非唯一要件。否則位於瑞士阿爾卑斯山區、交通不甚便利(僅有兩條主要道路)的達沃斯(Davos),不會成為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 WEF)年會的舉辦地點,更不會令人重金在手而一票難求。

從1971年史瓦布(Klaus Schwab)創設WEF時,他僅是一位日內瓦大學年輕的德裔商學教授,WEF也不過是匯集歐洲企業高層主管的小型集會看來,很難想像它如今竟是不少國家領導人、眾多諾貝爾獎得主和數百位世上最有影響力的學術與產業界領袖,每年必然親自蒞臨的國際盛事。

WEF得以壯大至今,與半世紀來的全球化及跨國權力菁英崛起,導致國家權力褪色,全球缺乏集當代社會發展思潮與權力於一身的領導者有關,更要歸功於史瓦布拓展WEF網絡秉持的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原則與「兼容並蓄」的運作方式。也就是搭上大型企業集團風生水起的趨勢,將利益相關者原則擴充為全球企業公民(global corporate citizenship)概念,把企業、政府及民間社會均視為全球社會的利益相關者,而從全球化獲得廣大利益的企業,應有回饋社會的義務。

再以「兼容並蓄」的邏輯擬列每年一月獲邀至達沃斯參加年會的名單,與會來賓不只有頂尖的產官學界領袖(支付高額年費的會員),更有非營利組織與年輕的全球領袖(免費參加)等。這種種設計,皆使跨科際的WEF平台具備正當性、權威性、真實性,遂有了引導與促進各界討論全球、區域及產業的迫切課題,以致力推動世界進步的重大使命。

世界經濟論壇除了產官學界來賓外,亦邀請非營利組織及年輕全國領袖免費參與。圖為查德的非營利組織運動者Hindou Oumarou Ibrahim於2017年會演說。
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除了產官學界領袖外,亦邀請非營利組織及年輕全國領袖參與。圖為非洲查德(Chad)的婦權及原民權益工作者Hindou Oumarou Ibrahim於2017年年會演說。(取自世界經濟論壇網站)

更關鍵的是,達沃斯位於中立國瑞士的領土內,摒除政治爭端於門外,強調與會者為人類社會謀求最大福祉的共通點,諸如產業菁英、學術成就、科技創新、慈善工作等,而非與會者的差異(如政治立場)。這也是2015年烏克蘭危機持續延燒,西方各國與俄羅斯間的關係凍結下,來自俄羅斯的與會者仍能悠然地穿梭在達沃斯年會中的原因。

由此可知,想成就一個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中心」,必須熟稔打造網絡效應的技巧,且以兼容並蓄為要。可惜的是,台灣社會充斥黨同伐異的操作,執政者視野亦相當褊狹,終使各種「○○中心」的期盼,僅能以不了了之收場。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02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