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補教名師收入多誇張?競爭對手開價3億2300萬搶人

2017-11-19 15:42

? 人氣

香港補習班林立。(取自維基百科)

香港補習班林立。(取自維基百科)

「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這句中國應試教育的諷刺寫照也適用於香港。在那裡,更有收入堪比娛樂圈明星的明星補習教師。頸繞耳機、身穿整潔筆挺的襯衫、一頭時髦的發型-林溢欣(YY Lam)正在激情澎湃地上課,這是一種一般在政治家身上才能看到的激情,但是和政治家不同的是,林溢欣不是在闡述經濟或社會議題,而是在為學生輔導中文,幫助他們准備應對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ong Kong Diploma of Secondary Education, HKDSE)。這一素有「香港高考」之稱的考試決定學生是否能上公立高校。

德新社記者剛剛描述的林溢欣是他在一個視頻中的模樣。他可能是香港最知名的補習教師,在遵理學校(Beacon College)任教。該校沒有向記者敞開大門,也沒有回覆記者的採訪請求。「在一般的中國學校裡,我們只是重復教授同樣的課程和課本,作為老師,不需要做太多准備工作」,林溢欣介紹道:「而在補習班,我們試圖用有趣的方式講授同樣的東西。」

「有趣」也許不是用來形容其授課方式的最佳詞語,但是無論如何,林溢欣在香港人氣極高。2015年10上旬,補習機構「現代教育」在多份報章刊登全版廣告,公開以8500萬港元(約新台幣3億2300萬元)的天價聘請在對手學校任教的「補習天王」林溢欣。

香港補教名師林溢欣(德國之聲)
香港補教名師林溢欣(德國之聲)

學生不堪重負

遵理學校的補習老師也許是當地的明星,但是他們只是香港補習文化的一個縮影。據香港貿易發展局估計,該產業2015年價值高達27億港元。然而補習中心之間也有差別。如銅鑼灣的Mini Grandmasters這種小一些的補習學校裡授課個性化,也更加低調。高中生Thomas Wong每周會去Mini Grandmasters補習四門課。他說,上補習班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學校的課太難」,他感覺補習老師可以教得更多,「我喜歡補習班,那裡的課很有意思」。

也有學生認為,學業壓力之大,幾乎無法承受。據《南華早報》報導,2010年至2014年期間,香港平均每年有23名學生自殺。學生和家長精益求精的態度也是補習產業繁榮的主要原因之一。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比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比較教育教席教授貝磊(Mark Bray)指出,最新數據顯示,逾一半多的香港中三(國三)生和超過70%的中六(高三)生在進行不同形式的補習。在普遍實行填鴨式教育的香港,像林溢欣這樣的補習教師算是一種當地特色。貝磊說:「其他地方可能也有這樣的老師,但是可能沒有在香港這麼誇張。」

老師壓力也大

在貝磊看來,過去十年,香港補習業迅猛發展的原因之一是香港高等教育的開放。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香港只有兩所大學,現在已有八所公立大學和許多私立高校。「八十年代的時候,許多人都會說,他們家的人不會去上大學,也許會上技校或者直接開始工作。之後因為高等教育的擴展,在短時間內就普及到千家萬戶。現在的問題就是,我想上大學,但是怎麼才能上?」

大學錄取的學生數量有限,公立大學的名額尤其緊張,大量學生由此湧向諸如林溢欣的補習老師,尋求考上好大學的「妙招」。同樣在遵理學校任教,曾在牛津大學讀書的英語補習老師林作(Joseph Lam Chok)認為,對於很多學生而言,這些補習老師相當於他們的救星,因此被高度認可。

這份認可對於頂尖的補習老師和學生而言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林作現在一周交12節課,剛入職時曾有過一周20節課的強度。他說,許多同事都半夜三、四點才睡覺。他說自己加入遵理學校時,一位老師甚至因為過勞而去世,他發燒帶病上課。「我們補習老師一天24小時幾乎都在工作,備課,想著如何給學生上課。」

安靜/任琛(德新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