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宏政專欄:地方創生不能複製陸客觀光模式

2020-07-24 06:50

? 人氣

地方創生的難度在於既要維持社區自發行動與在地認同,還要整合資源,維持財務均衡的商轉模式,不能常態性地依賴政府資金投入。(資料照,呂紹煒攝)

地方創生的難度在於既要維持社區自發行動與在地認同,還要整合資源,維持財務均衡的商轉模式,不能常態性地依賴政府資金投入。(資料照,呂紹煒攝)

地方創生的難度在於既要維持社區自發行動與在地認同,還要整合資源,維持財務均衡的商轉模式,不能常態性地依賴政府資金投入,需要一個生態體系的建構,政府資金只需要在啟動初始投入。

二〇一六年小英政府執政,根據野村綜合研究所提出的一份台灣人口調查報告,設定了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是軌道建設)計畫以及地方創生計畫。行政院在一七年五月召開第一次地方創生會報,並設定一九年為地方創生元年。

台中市政府由研考會主委吳皇昇率隊與霧峰區長北上出席國家發展委員會「行政院地方創生會報」工作會議。(圖/臺中市政府提供)
行政院在二〇一七年五月召開第一次地方創生會報,並設定一九年為地方創生元年。(資料照,臺中市政府提供)

地方創生無法解決人口問題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國發會)官網資料,地方創生「為國家安全戰略層級的國家政策,將以人為本,透過地方創生與新創結合,復興地方產業、創造就業人口,促進人口回流,並以維持未來總人口數不低於兩千萬人為願景,逐步促進島內移民及配合首都圈減壓,達成『均衡台灣』目標。」 以目前台灣實施的經驗看來,這個包羅萬象的「國家安全戰略層級政策」有幾個基本問題必須釐清,才能為台灣公民社會改造注入活水。

地方創生要透過復興地方產業來促進島內移民,維持城鄉(或南北)發展平衡,這邏輯是清楚的。但如何「維持未來總人口數不低於兩千萬人」,則從來沒有聽過任何官員、學者或野村報告解釋過。

台灣未來二十年將面臨人口加速老化,老年人對年輕人比例急速上升的問題,而非人口總數要維持在多少。事實上,根據國發會的人口推估,台灣人口總數約在五〇年前後會下降到兩千萬,那時台灣的老化比例已經趨於穩定。是否需要維持在兩千萬人之上,其實沒有什麼「國家安全戰略」意義。這種奇特的人口學誤解,顯示民進黨政府從來都沒有認真的人口政策(有關民進黨政府的人口政策請參閱一五一六期專欄)。

地方創生的難度在於,它要在維持社區營造的社區集體自發行動與在地文化認同之外,還要整合人、地、產,維持財務均衡的商轉模式,不能常態性地依賴政府資金投入。

這就是日本「地方創生達人」木下齊所說「政府補助金是毒藥」的理由所在,因為這會讓地方創生淪為沒有成本效益的文青煙火秀。但反過來說,地方創生也不能全然商品化,否則只是假復興地方產業之名,行剝削地方文史人力與文化資產之實。

以地方文史或自然環境深度旅遊為例。深度導覽需要的解說員是長期在地耕耘的文史工作者,他們希望傳遞知識與認同的對象,是真正想要深入理解在地脈絡的遊客。產品的提供者與消費者必須共同合作,將遊客帶入一個有別於日常例行工作的在地時空體驗儀式,才能銘刻「難忘經驗」(memorable experience)的記憶。

古色古香的傳統建築,同時也是保存的最完整的聚落。(圖/金門旅遊網)
地方創生也不能全然商品化,否則只是假復興地方產業之名,行剝削地方文史人力與文化資產之實。(資料照,取自金門旅遊網)

假借創生之名的惡性一條龍剝削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宏政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