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榮鎮觀點:一個院士的謬誤與墮落

2020-07-24 06:30

? 人氣

前副總統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1954年獲國民黨提名,當選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資料照,盧逸峰攝)

前副總統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1954年獲國民黨提名,當選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資料照,盧逸峰攝)

日前,前副總統陳建仁應邀於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社會對話展演講,分享其在威權時代的政治啟蒙及對轉型正義的看法,強調有真相才可能和解,避免威權時代的重來。由於其演講內容諸多偏離史實,引發各界的質疑及批評,一個前副總統、中央研究院士、頂尖的知識分子的演講,觀點見解為何如此謬誤與墮落?

首先,他將家族偽裝為228事件的受難者。陳建仁的曾祖父陳波,為旗山大地主,經營布匹買賣致富,注重教育,先後把收養的陳順和和陳順源兩人,於童年時送去私塾學習漢文(中文)。陳順源曾任台灣商工銀行(第一商業銀行前身)蕃薯寮支店書記,收養了陳新安,留學京都大學。1951年陳新安生下陳建仁。

陳新安出席頒獎典禮,表揚228事變辦理初次設籍登記有功人員。(吳榮鎮提供)
陳新安出席頒獎典禮,表揚228事變辦理初次設籍登記有功人員。(吳榮鎮提供)

1945年二戰結束,陳新安獲謝東閔重用,派任高雄縣政府戶政課課長,1947年6月3日更出席高雄縣政府頒獎典禮,表揚228事變辦理初次設籍登記有功人員。1948年官派旗山鎮鎮長。1951年轉任台灣省政府農林廳專員。1954年獲國民黨提名,當選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後因霸佔百甲魚塭,受害漁民召開記者會抗議後,被監察院彈劾,連任未成,卻於1957年獲高雄市長陳啟川重用,擔任高雄市政府主任秘書,1966年躍升內政部總務司司長,退休後投資礦產、房地產致富。綜觀,陳新安是國民黨重用下的受益者,一生官運與財運扶搖直上,其家族豈是228事件的受難者?

其次,刻意操作省籍對立剝削意識。他認為228事件是「中國高官、逼台灣民」的省籍對立剝削。他表示,1947年228事件爆發,當年國民黨接收台灣,外省人壟斷了所有的權位。果若外省人壟斷所有權位,他的父親怎能有此機會擔任官派首長?其實,當年國民政府不但沒有排斥曾在日本時代總督府任職的台灣人,反而更加重用,陳新安就是個例子。陳建仁竟然附和台大獨派教師陳翠蓮的 「中國高官,逼台灣民」的主張,認為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追究台灣人民的政治忠誠,剝奪他們參與公職的權利。

陳新安為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涉嫌霸佔百甲魚塭。(吳榮鎮提供)
陳新安為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涉嫌霸佔百甲魚塭。(吳榮鎮提供)

再次,隱瞞及閃避父親的豐厚成長背景,以及威權時代給與父親的好處。他說,父親當任鎮長的時候,有一天許多軍人突然帶槍闖入辦公室,還用刺刀對準他父親,要他搬出去,因為他父親只會講台語,不會講國語(普通話)…。其實,陳建仁的家族是個漢語化的家庭,從其曾祖父陳波開始,為了經商,家族孩子在童年時即被送到私塾學漢文。如果陳新安不懂中文,又如何在1945年擔任縣政府戶政課長後,一路官派旗山鎮鎮長、台灣省政府農林廳專員、高雄縣長、主任秘書,以及內政部總務司司長?

可以說,許多帶來災難的謬誤見解,背後都有大名鼎鼎的知識分子撐腰。陳建仁的這場演講,刻意偽裝家族是228事件受難者、操作省籍對立剝削意識、隱滿家族豐厚成長背景,以及誇張了威權時代國民政府為反共、護國、保台所造成的過失,而刻意不論政府在二戰以後戮力建設台灣,免於中共統治的功勞。這場謬誤不實的演講,不但扭曲了228事件及威權時代的真相,也彰顯一個知識分子袒護當權者的墮落,更著實豎立蔡政府的新威權。展望未來,228事件還是政客取之不絕的提款機,威權時代的真相將更模糊,台灣人所期待的社會正義將越來越遙遠,災難卻已在不遠處等待。

*作者為大學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