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中雄觀點:蒙古之冬

2020-09-27 07:00

? 人氣

作者分享自己冬日在蒙古經歷的故事。(作者提供)

作者分享自己冬日在蒙古經歷的故事。(作者提供)

我依循著蒙古傳統習俗,盛了一杯河水,先向天潑灑,再盛一杯灑向四周,最後盛起一杯灑向遠在台北的父親。這樣完成了敬天、敬地、敬父親的儀式。

那天,烏蘭巴託的天空正飄著微雲,友人告訴我,已經一個多月沒下雪了,但望眼過去,大地依舊是冰封雪覆。太冷了,任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上天所給予的蒙古啊。近幾年來,幾乎每年冬天都會回到蒙古。只是今年的冬天特別冷,但我卻感到特別的溫暖,因為我心中充滿著愛與感激。

早上接到家人從台北打來的電話:「爸爸已經安詳地走了。」離開台北的前一晚,還帶著妻小與父親共進晚餐,因糖尿病截肢多年的父親坐在輪椅上殷殷垂詢著,一切都如往常一樣;誰知不過短短五天,竟是天人永訣。從遙遠的家中「快快回來吧!」傳來母親疲憊而期盼的聲音,我心中一陣悲愴,忍不住痛哭了。獨自佇立在窗邊,望著白雪覆蓋的故鄉大地,腦中一片空白。友人的安慰聲,漸漸地將我如雪花飄蕩的心緒喚回。陸陸續續地,友人們都趕到旅館來,大家商議著如何處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有人幫忙去安排緊急簽證,有人去訂機位—從烏蘭巴托到北京的班機,最快也要後天才有,真叫人心急如焚。這時,蘇赫走到身邊問了父親的生辰,就趕到甘丹寺請喇嘛為父親誦經祈福超渡,約一個多小時後,蘇赫回來了,交給我經喇嘛祈福後​​能保佑父親的本尊佛像、哈達及香灰。蘇赫哽咽地說:「帶回去吧,這是我為伯父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自遠古以來,流傳在蒙古的一種習俗,當父親過世後,為人子者應到尊貴的博克多汗山(聖山)掘起一撮泥土,到孕育蒙古大地的土拉河(聖河)汲取聖水,安放在父親的靈旁,如此父親將永遠地依伴著蒙古故鄉的泥土、故鄉的水。

土拉河。(作者提供)
土拉河。(作者提供)

達西達瓦局長此時找來了一輛中型旅行車,為的是使大夥兒都能伴著一起去博克多汗山及土拉河。車子從旅館一路駛往城外,好靜,大家都沈默著不出聲,靜得讓人感到比車外零下二十度的氣溫還要冷。

「巴特,快到了!那邊就是博克多汗山了。」友人開始叮嚀著依照蒙古習俗應該注意的事項,我也專注地一一默記在心。車子過橋後,沿著土拉河一直駛到山邊。空曠的鄉間冷風吹得比城裡更要強些。

站在山腳下,仰望著白雪覆蓋的山景,「巴特,脫下手套,我陪你一起爬上去。」我與蘇赫手腳並用,像似蒙古傳說中的蒼狼,直往山上攀去。到了半山腰的一塊巨石旁「巴特,就在這裡!」蘇赫站在一旁,口中念著經文,我跪在雪上,用那早已凍僵的雙手撥開厚厚的雪層,一邊撥著堅硬的泥土,一邊喃喃自語,輕聲地告訴父親:「爸爸,這是故鄉的泥土,這是故鄉的泥土,它會永遠地陪伴著您……」眼淚汨汨地滴落在手中,捧著有雪與草根的聖山泥土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