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卻不知家在哪:《留下來生活》選摘(3)

2020-09-27 05:10

? 人氣

洞穴潛水是一項極具危險性的運動,因為在水裡、在黑暗裡,且無法隨時上岸呼吸。若發生意外,幾乎死路一條。(示意圖,美聯社)

洞穴潛水是一項極具危險性的運動,因為在水裡、在黑暗裡,且無法隨時上岸呼吸。若發生意外,幾乎死路一條。(示意圖,美聯社)

旅行久了,對於人事物的依戀變得很低。畢竟能裝進背包裡的不過那些,每一趟旅行都在提醒著我:凡是能夠被拿起與放下的有形之體,都是身外之物。

結束了墨西哥的行程之後,同行者們分道揚鑣,有些人飛去古巴,有些人搭上從洛杉磯轉回臺灣的班機。而我則是拖著疲憊的身軀,入住坎昆(Cancun)靠近瀉湖畔的青年旅館。離開之前,我給自己三天的時間休息、閒晃、用一個人的步調與視角看看這個地方。

可惜說到休息,坎昆恐怕不是我的最佳選擇。這座位於加勒比海沿岸的城市,從一九七○年代開始就被政府設計發展成度假勝地。專門吞吐觀光客的小小機場,離墨西哥首都約兩個半小時的飛行時間,每天平均有兩百架班機起降。若是來到「飯店區(Hotel Zone)」更能夠感受到精心規劃的商業氣息,大部分駐足此地的旅客,抵達機場後就會坐上度假村專車,直達三餐全包的大飯店,享受幾日無憂無慮的陽光與沙灘。

有人說坎昆根本不算是墨西哥,比較像是一個遺世獨立的,派對天堂。

這裡被稱為美國人的後花園,他們來到這不需要滿二十一歲才能喝酒,舒適宜人的天氣,加上相較之下便宜到不行的一切花費。在二○一七年的數據統計中,有三千五百萬美國人造訪這座城市,而此刻的我,是在充滿西方臉孔的派對叢林中,試圖尋找一片寧靜的小傻瓜。

猴子旅社是光芒四射的飯店區當中,最平價的旅館。入住當天是星期五晚上,猴子旅社不愧仍是坎昆的一部分,交誼大廳便是酒吧,木質地板搭配半開放式的戶外區,還附有歡迎在池內飲酒的游泳池。不但設備齊全,還請來DJ與MC,轟隆轟隆地喧嘩著夜。

我有提到我是想要好好休息嗎?那天晚上的結局是,我加入了交誼廳的團康遊戲,與一群講西班牙文,來自拉丁美洲各地的年輕男女一起跟著音樂搶椅子,得失心作祟如我,還搶來第一名的寶座,贏得免費調酒。凌晨兩點,喝完馬丁尼的我終於精疲力盡地回到背包房裡,和下鋪室友打過招呼,鑽進去我的床位。床位像一個櫃子,拉上簾子後成為私人盒子。

在盒子裡仍聽得到大廳的電子音樂,雖然門口貼著告示:兩點後請保持安靜。恐怕週末即是例外,坎昆的夜未眠從來不被幾個想睡覺的人掃亂興致。我在翻來覆去的同時,想起位於南方一小時車程的圖倫(Tulum),許多潛水客在那落腳,最著名又特別的是那得天獨厚的瑪雅溶洞。

謠傳說溶洞是隕石墜落造成的,聽起來很浪漫,事實上,整個猶加敦半島(Yucatán)是一大塊離開海底的珊瑚礁,其中地質較脆弱的部分崩塌成天然洞穴,裡頭盛著清澈涼爽的淡水,在瑪雅時期被視為通往亡靈之界的入口。多變又複雜的地下通道吸引世界各地的潛水好手聚集於此,看著照片中那半透明的藍色,我想,那就是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