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教宗訪武漢?不懂教廷者放的假新聞

2020-05-01 10:00

? 人氣

詹皮尼(左)沒有聽聞任何祕密安排教宗方濟各(右)訪問武漢的消息。(翻攝自Augusto Zampini Twitter)

詹皮尼(左)沒有聽聞任何祕密安排教宗方濟各(右)訪問武漢的消息。(翻攝自Augusto Zampini Twitter)

一則假新聞吹皺一池春水。台灣媒體熱炒,由義大利政府牽線,梵蒂岡正在祕密安排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訪問武漢。聽聞教宗準備去中國的消息,神父詹皮尼(Augusto Zampini)向記者表示:「問題是,教宗連疫情嚴重的義大利北部都去不成。」

《真相報》的報導破綻百出

和方濟各一樣,詹皮尼是來自阿根廷的義大利移民後裔,擔任教廷促進人類全面發展部(Dicastery for Promoting Integral Human Development)秘書長,並在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之際,在四月初由教宗任命,負責梵蒂岡全球疫情任務小組的協調工作。

當疫情引發經濟衰退、社會衝突與地緣政治摩擦之際,詹皮尼與教廷國務院密切合作,與各國政府保持聯繫、提供建議。不過,詹皮尼沒有聽聞任何祕密安排教宗訪問武漢的消息。

教宗到武漢的消息出自義大利極右派日報《真相報》(La Verità),在聳動的標題〈梵蒂岡與(義大利)總統府重振習近平的計畫:教宗訪問武漢〉下,指出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的秘書長詹佩提(Ugo Zampetti)多次進入梵蒂岡與教廷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密會,籌畫讓教宗方濟各訪問中國,首站為最早爆發疫情的武漢,以帶來「重生」的象徵意義。

在台灣外交部、教廷發言人否認傳聞後,台灣媒體繼續炒作,在中國因為隱瞞疫情而腹背受敵之際,教宗訪問武漢不失為教廷外交的一著好棋,並引述梵蒂岡事務專家郗士(Francesco Sisci)的文章指出,教宗可望在疫情下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然而,郗士向《新新聞》表示:「教宗訪問武漢是一則假新聞,一起手法拙劣的陰謀論,放出消息的人一點也不懂梵蒂岡的遊戲規則。」

郗士在北京人民大學擔任研究員,也是全球第一位訪問教宗方濟各談論中國的記者。他說:「沒人在協商教宗訪問武漢,梵蒂岡也不願意他國政府插手中國事務,這只會讓梵、中關係更加複雜,不符合雙方利益。」

教廷外長加拉格(左)與中國外長王毅(右)在2月會面時有談到疫情。(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教廷外長加拉格(左)與中國外長王毅(右)在2月會面時有談到疫情。(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習近平還沒準備好見方濟各

了解教廷運作以及義大利政治的人,都看得出《真相報》的報導破綻百出。但真理才剛穿上鞋,謊言已走遍半個地球,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對國際事務相對疏離,讓捕風捉影的陰謀論有了操作空間。

從方濟各還在阿根廷擔任主教時,便與他熟識的梵蒂岡專家瓦倫堤(Gianni Valente)也說,最近的幾任教宗都不斷在擺脫西方陣營的影響。「況且梵蒂岡和北京已經有聯繫管道,磋商教宗訪問中國,不需要中間人。教廷與中國的外交部長今年二月中在慕尼黑會面,更證明雙方可以直接溝通。」

他接著指出:「《真相報》的報導相當荒謬,缺少消息源也不可信,立場極端,且長期抨擊教宗方濟各,目的在於製造爆炸性的媒體效應,引發對梵、中對話的質疑。」《真相報》的報導在四月八日刊出後,沒有任何西方重要媒體跟進,直到台灣媒體刊出,才陸續有否認傳言的報導。

教宗方濟各從不掩飾想訪問中國,以及與北京領導人見面的願望。二○一五年他和習近平同時經過紐約機場,但北京在最後一刻收手,歷史會晤成空。去年習近平訪問羅馬時,教宗也特別留下空檔,不過北京再度表示「還沒準備好」。

在羅馬或第三地會晤,到教宗訪問中國仍有一段距離。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三度在羅馬拜會方濟各,但因為天主教會與東正教會的歷史糾葛,還有複雜的烏克蘭問題,教宗至今未能訪問莫斯科。

儘管教宗方濟各說過,只要北京發出邀請函,明天就出發,但在客觀上還有行程安排與安全部署的考量。

出訪須考量教宗安全與健康

方濟各在一五年訪問中國移民比例最高的義大利中部城市普拉托(Prato)時,曾評估教宗的代步小車行經中國城,卻因為街區太過混亂,維安不易,最終放棄。

方濟各高齡八十三歲而且年輕時罹病導致肺功能受損,當病毒還在肆虐,這些都是出訪的考量。五月訪問馬爾他的行程已經取消,原本預計九月在匈牙利舉辦的國際聖體大會(International Eucharistic Congress)也延期到明年九月。

北京與梵蒂岡每季固定的會面也因為疫情延宕,不過,受訪的專家都認為,即使一時之間無法見面商討,但在今年九月到期的主教任命協議將會續約。

教宗訪問中國,還要北京點頭。前年簽訂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後,第一次有中國主教到梵蒂岡參與世界主教會議,承德主教郭金才與延安主教楊曉亭當面邀請教宗訪問中國。

今年二月中國遭疫情重創,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與教廷外交部長加拉格(Paul Gallagher)會晤時也說:「在對抗疫情上,相信梵蒂岡能發揮建設性的角色。」

緬甸主教要求中國為疫情擴散負責

郗士分析,當許多國家批評中國隱瞞疫情,美中關係越來越劍拔弩張,北京體會到或許可以請梵蒂岡擔任和事佬,但要打出教宗訪問中國這張牌還太遙遠,「頂多是習近平『開始』考慮這個可能性,讓教宗到中國會被解讀為,他給了天主教一張通行證。雙方經歷長久的猜忌、怨恨,近來關係改善,但說不上非常親近,彼此是摸著石頭過河,小步前進。」

方濟各也必須仔細盤算,因為對同性戀、離婚等議題態度寬容,而且同情移民的困境,他面臨許多保守派的激烈抨擊。與中國對話也招來香港榮退樞機陳日君的強烈反對。

支持主教任命協議的緬甸仰光總主教、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貌波(Charles Maung Bo)近來也坦率指責:「中共傷害了全世界的人民,要為疫情負最大的責任,而首批受害者的是中國人民,他們也是中共政權打壓的受害者。」

和教宗一樣同屬耶穌會的經濟學家季侯德(Gäel Giraud)也說:「中國將利用這個危機以及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在美國災難式的防疫措施,試圖成為全球的領導者。不過要記得一件事,中國是問題的根源。」

義大利疫情嚴重,教宗方濟各步行前往羅馬的聖瑪策祿堂為義國百姓祈禱。(美聯社)
義大利疫情嚴重,教宗方濟各步行前往羅馬的聖瑪策祿堂為義國百姓祈禱。(美聯社)

北京與梵蒂岡關係日漸加溫

儘管有批評聲浪,隨著疫情從中國轉移到西方世界,梵蒂岡與北京透過口罩外交、人道援助等關係日漸加溫,耶穌會的期刊《公教文明》(Civiltà Cattolica)也推出簡體中文版。瓦倫特說:「這些具體的互動,證明雙方繼續一起往前邁步。」

主教任命協議簽訂後,中共打破禁忌承認教宗是中國天主教徒的領袖,但仍嚴管宗教活動。在病毒受控前,教宗若大無畏前往中國,也必須和教徒保持社交距離。但方濟各已經在網路上與信徒相會,封鎖期間,他每天主持的彌撒直播,在中國也看得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